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胡莉糊濤 - 人生中的各種不辭而別

2016/9/6 — 14:24

《胡莉糊濤》海報

《胡莉糊濤》海報

作者按:內含劇透

第一次看艾慕杜華的戲,應該是當年帶着朝聖的心情,不記得是在電影中心,還是仍未結業的影藝看的《綑著妳,困著我》(Tie Me Up, Tie Me Down)。細節很多已經忘掉,只記得畫面色彩斑斕;劇情、人物性格出乎意料。當年少不更事,看得目定口呆。

有些導演喜歡挑戰不同風格、不同類型的電影,例如李安,有《臥虎藏龍》、有《色,戒》、又有《斷背山》;又例如杜琪峰,有《暗戰》、《鎗火》,又有《孤男寡女》、《嚦咕嚦咕新年財》。有些導演則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例如吳宇森、王家衛、黑澤明、Quentin Tarantino。艾慕杜華,絕對屬於後者。他的電影,色彩濃艷、風格豪放、劇情往往不按牌理出牌、可以很黃很暴力、刻劃感情卻又深情細膩。看他的《情迷高跟鞋》High Heels、《蕩女Kika》Kika、《我的華麗皮囊》The Skin I Live In、《對她有話兒》Talk To Her,都要有不論感官,還是倫理認知都被嚴厲挑戰的心理準備。

廣告

再一次帶着朝聖的心情,來看艾慕杜華第20個電影作品《胡莉糊濤》Julieta。這次的Julieta沒有亂倫、強姦、偷窺、暗室培慾、人皮面具、和死人溝通等等的離經叛道劇情。這次的艾慕杜華,正正經經的講一個女人的故事。沒有怪雞,卻餘音繚繞。

在一列通宵火車上,兩個偶遇的男人,改變了Julieta的一生。假如沒有那個嘗試搭訕的中年人,Julieta不會遇上Xoan。一個生命的突然終結,兩顆需要慰寂的心靈,成為了出軌最好的藉口。Xoan並沒有隱瞞自己已婚的身份,遇到Julieta的時候,他的妻子正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一夜纏綿,念念不忘,原來還有了身孕。妻子離世,Julieta和Xoan正式結成一對,也誕下了女兒Antia 。

廣告

忠誠,或許是奢侈的。Xoan在妻子還未去世之前,就跟Julieta搭上。一直以來,他也和藝術家好友Ava有染。Julieta的媽媽臥病在床,爸爸也就跟女傭好上了。Lorenzo 第一次跟Julieta邂逅時,Ava也尚未去世。一切,彷彿是一個循環。

沉溺於思念和悔疚,原來可以毁掉人的一生。假如那天沒有因為Xoan的不忠大興問罪之師,Xoan會在那個風雨交加的下午出海嗎?因為揮之不去的罪疚感,Julieta患上了抑鬱症。她沒有能力照顧正籍青春期的女兒,也沒有心神留意女兒的心理,和感情的微妙變化。迫不得已的,Antia在失去父親的一夜之間,進化成了大人,開始處心積慮為自己打算,然後在去18歲那年,一去不返。

世間有各種的不辭而別。例如因為各種生活上的改變,彼此漸行漸遠,沒有明確的道別,驀然回首,已成陌路。上次,原來已經是最後一次。有些是無可避免的,譬如死亡。假如在相對之時沒有遺憾,縱使分別,思念裏還會有愛。最難承受的,大概是被選擇放棄的分離。思念裏除了愛,大概還有憤怒、還有恨。到底意難平。經過了許多許多年,Julieta開始了新的生活,和Lorenzo有一段簡單而愉快的感情,有些時候,她甚至忘記曾經有Antia的存在。就在要跟Lorenzo移居到葡萄牙生活的前夕,偶然重遇Antia的兒時閨蜜Beatriz,就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她發現自己的傷口原來從沒有痊愈,再次陷入抑鬱當中的 Julieta,寧願放棄和Lorenzo的多年感情,平淡幸福的新生活。不能自拔的,她搬回曾經和女兒同住的舊居,跟着往日的足跡徘徊,守株待兔,希望可以再見Antia,她要解開女兒以離家出走來懲罰她的原因。

Julieta 取材自諾貝爾文學奬得主Alice Munro 短篇小說選 Runaway 裏頭的 “Chance", “Soon" and “Silence" 三個故事。艾慕杜華巧妙地把原著裏發生在加拿大的故事搬回他最熟悉的西班牙。艾慕杜華的電影,一向都有很多的紅色,這些都令人想起西班牙著名的鬥牛、Flamenco舞蹈、和熱情又好冒險的民族性格。Julieta片中的色彩運用,絕對令人拍案叫絕。

電影開場時那件彷彿會呼吸的鮮紅色長袍、Julieta那個簡約新居的一幅紅牆、火車上的紅色座椅、在Xoan失蹤的晚上暗紅色沙發上躺着穿著酒紅色浴袍的Julieta、那個被狠狠拋棄到垃圾桶的鮮紅色生日蛋糕、交代Julieta因為喪夫一下子變老了的紅色大毛巾⋯⋯片中還有很多的藍,藍色的襯衣、藍色的海、藍色的裝飾,在藍色的映襯下,紅色更加突出,在不知不覺間,跟我們的潛意識,表達了很多東西。

片中的Julieta分別由Adriana Ugarte飾演年輕版和Emma Suárez 飾演中年版。Adriana固然美艷動人,看過這部片的無不大贊她驚為天人;Emma亦是風韻猶存。我尤其欣賞這部電影的服裝指導。電影橫跨的時間,大概有20多年,年輕的Julieta和Xoan在火車初次邂逅,Julieta一頭短髮、濃妝、緊身短裙,正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經典打扮。然後Julieta初為人母,淡掃蛾眉,簡單、隨意的穿搭,正好切合身份。中年的Julieta打扮優雅,絲質恤衫配飄逸的長風衣,別有一番韻味。

艾慕杜華了解女性,也善於描繪女性,除了男女之間的感情掙扎,他也對母女之情和矛盾,有特別深刻的感情。他的 《前世唔修》 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論盡我阿媽》All About My Mother、《浮花》Volver,便被譽為他的「母親三部曲」。

Antia結了婚,有自己的孩子,也曾經歷喪子之痛,終於明白一個母親驟然失去孩子的痛苦。

「她沒有叫我去找她」Julieta

「信封上有回郵地址」Lorenzo

喜見艾慕杜華這個第20部作品,有一個開朗的結局。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