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己情緒自己搵 —「心之飛人」葛羅托斯基表演訓練入門課程

2019/8/10 — 12:45

覺察的能力,就如內心的一道火光,讓人記認自己的模樣(攝影:Cliff Wong)

覺察的能力,就如內心的一道火光,讓人記認自己的模樣(攝影:Cliff Wong)

每次演戲,我習慣先分析劇本﹑角色動機等,常以頭腦分析文字背後的情緒,排練時再重現自己的理解,這創作方式,使我講台詞時,有時用力地手舞足蹈,像演卡通片一樣,有時聲音感情充沛,身體卻像睡著了,僵硬如機械人,在舞台上身體和聲音難以協調的問題,纏繞了我快有十年。

去年年底,我有幸參加史蒂芬﹒王(Stephen Wangh)爺爺教授的「心之飛人」工作坊,課程的一部分,以波蘭劇場大師葛羅托斯基(Jerzy Grotowski)設計的身體練習,喚醒演員的身體感官和想像力。這些練習讓我發現了不少潛藏於身體的記憶:當第一次和全體同學練習「Cat」,我雙手推地,雙眼看著右邊,側起右腿踢出去,我把身旁的同學當成練習對象,眼前出現從前被某人羞辱的畫面,我愈踢,身體逐漸生出憤怒,情緒到了一個位置,我自然地說出台詞。說話的時候,我感到身體有股推動力盛載著文字。自此,當我需要喚起「憤怒」,我只要雙手推地,看著對手踢腿即可。

Stephen Wangh(圖右)為「心之飛人」始創人,教授形體表演達四十年。(圖片來源:流白之間)

Stephen Wangh(圖右)為「心之飛人」始創人,教授形體表演達四十年。(圖片來源:流白之間)

廣告

史蒂芬爺爺今年已屆七十六,未能在課上親自示範身體練習,去年的工作坊,示範的重任全部交給他的華語區助理導師黃家駒,家駒體內像藏著一座火山,每次他示範,都專注在自己的身體﹑排練場所給他的感覺,以及跟場上的人的連繫,全然地執行每個動作和細節,身體能量豐沛得如火山爆發,熔岩緩緩從火山口流出。同時,他又有水象星座的敏感,關顧著場上的參加者。當我們做練習時,逐漸淹沒在情緒之海,或是開始抽離,他會默默地走到各人身旁,提醒我們回到呼吸和身體,繼續探索更多意象。

廣告

看到這裡,你也許會問:「參加家駒教授的心之飛人表演入門課程,他會不會複製史蒂芬爺爺的教學內容呢?」答案是……不會。因為葛羅托斯基曾說:「如果人們真的在做著我的工作方向,他們就不應該複製我。如果他們真的是在做我的方法,他們應該有不同做法。」,所以,當年史蒂芬爺爺不會複製葛羅托斯基的教學,家駒也不複製史蒂芬。他循著興趣,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多年來,家駒跟隨資深專業戲劇藝術工作者吳偉碩學習「心體一技」訓練,此方法主要讓演員發展覺察其身體的運作模式,以及身體和呼吸所帶來的直覺。

黃家駒(圖右靠中)為Stephen Wangh的華語區助理導師,曾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及台灣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分享「心之飛人」訓練。(圖片來源:流白之間)

黃家駒(圖右靠中)為Stephen Wangh的華語區助理導師,曾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及台灣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分享「心之飛人」訓練。(圖片來源:流白之間)

因此,今次八月底「心之飛人」葛羅托斯基表演訓練入門課程,家駒將「心之飛人」結合「心體一技」兩個訓練方法,目標是透過身體練習,引領參加者接收呼吸和身體隨之而來的感覺,發展覺察內在的能力,使其找到通往特定情緒的方法,令演員「自己情緒自己搵」,創作時,直接利用最有機的工具——身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