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然保育工作者看【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2015/9/11 — 16:41

終於能夠踏足【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相信藝術界的朋友對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陌生,但其他朋友應該較少聽聞這個古怪的名字。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2015】已經踏入第六屆展期,由 2000 年起日本人北川富朗策展大地藝術祭,以藝術作為橋樑,融和及連繫人與大自然,說明人類是自然世界的一部份。

日本草間彌生的作品《花之妻有》

日本草間彌生的作品《花之妻有》

廣告

北川富朗為【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發起人及藝術總監,在他的著作 《北川富朗大地藝術祭:越後妻有三年展的 10 種創新思維》中寫道「我想讓那些一戶戶人家逐漸消失的村落中的老爺爺老奶奶有開心的回憶,即使只是短期間也好。這便是大地藝術祭的初衷。」看到這句我深受感動。

廣告

北川富朗以藝術重新將人流帶到鄉村,透過在農地、大自然中安放裝置藝術,吸引人流走進鄉村,使鄉村再次活起來。【越後妻有】在日本北陸新潟鄰近地區的一個大型藝術祭,被稱為是 Restoration of Land 。在北川富朗策劃下,還有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在瀨戶內海不同的小島的藝術品,吸引人流再度走向式微的漁村,被稱為 Restoration of sea 。

無論日本、香港、台灣,很多地方都面臨鄉村沒落,年青人都往城市跑,尋找鄉村以外的生活,曾是著名魚沼越光米的產地,日本北陸地區新潟也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年輕一輩都往城市去,不願留下,鄉村地區只淨下老人家守著農地,農業也逐漸沒落。

這些式微的農村或漁村,因著擺放裝置藝術,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流到訪,不少長者將原本的住所改建為 Eco village 。

大地藝術 Land Art 源自上世紀 60 至 70 年代,在歐美地區有藝術家發現為何藝術品只放在藝術館或美術館,他們的藝術作品是由自然物料製成,認為應將藝術作品放回物料原地,漸漸地他們跳出藝術館的框框,開始將這些藝術品放回到大自然之中。 這一種與大自然連上關係的藝術,有稱為 Land art 大地藝術、 Environmental Art 環境藝術及Earth Art。

在藝術版中曾經看到四篇藝評,當中的觀點十分認同,例如在展期以外,越後地區便是一片的冷清、藝術祭中沒有邀請本土藝術家進行藝術創作等。作者的評鑑十分精準有見地。詳情請參看:

【越後妻有 1】誰的活化?──雪國藝術祭的前世今生

【越後妻有 2】誰的故事?──廢校美術館的繪本和果實

【越後妻有 3】誰的參與?──藝術是唯一的方法?

【越後妻有 4】誰的改造?──藝術祭的波及效應

從自然保育工作者的角度看【越後妻有】,是有另一番體會。在香港鄉村沒落也有出現,很多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如鎖羅盤、白沙澳、荔枝窩等,曾經是盛極一時的梯田、農田。隨著鄉村生活艱苦,這些客家圍村有不少人選擇移居海外或搬出市區。現時這些客家圍村不是在郊野公園範圍,被定為「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村民有的是棄村、有的是全體村民同意變賣土地給發展商,發展出低密度的住宅。

除此以外,香港的自然保育及環境教育工作一直處於樽頸,現行的環境教育政策已經是 1995 年所實施的,多年來沒有更新沒有改變,環境保育的工作一直停滯不前,不少市民更認為環保與發展是對立。另一方面,我所接觸到的香港教育改革,也一直沒有改變,學生和家長仍是以考試為本,仍然處於同一個框框之中,自然教育在教育制度下仍然停留在表層,不夠深度。例如,在香港的自然教育,不少中學考察會選擇參與米埔自然護理區、教育區兩間郊野學習館舉辦的考察,考察時間短,學生從自然世界獲得的啟發輕微。

【越後妻有】給我一個新的體會,若然透過藝術創作可以使沒落的鄉郊重新、吸引市民的關注、又能透過藝術創作讓人與大自然連繫上,讓人的心靈藉著創作得到療癒,達到保育人的心靈與大自然。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