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洪銘健訪談《鬼城》的創作與拍攝

2015/8/30 — 14:30

【文:彭惠怡@香港作曲家聯會】

I. 《鬼城》

創作的背景或音樂想表達什麼?請介紹一下作品。

廣告

Ghost Town 鬼城,顧名思義,能讓人想像到一個荒廢的空間。我個人對靈異事件很感興趣,因此希望嘗試用聲音探索此題材。我以前看過一齣電影叫《鬼域》,由李心潔主演。那電影予人空虛失落,廢置的感覺,而這感覺一直儲存在我腦海裡,某程度影響了《鬼城》這作品所表達的感覺。《鬼域》是2010年的創作,那一年我到了德國Darmstadt參加一個新音樂暑期課程,在那裡買了幾份當代作曲家的樂譜細閱,那些音樂很刺激,一段一段的音樂只純粹捕捉不同的聲效感覺。我創作這首樂曲時參考了其中一些元素,個人認為還蠻適合當電影配樂,技巧上則用了一些延伸技法。而2014年的時候因應香港作曲家聯會「熱愛新音樂2014」音樂會的樂譜徵收中的樂器規定再修訂樂譜。2010年和2014年的版本內容一致,只是編制上有所不同。

 

廣告

觀眾欣賞時有什麼可以特別留意的地方?

欣賞此作品可以有三個角度。第一是作品的音樂線條。這首作品用了比較大跳躍的旋律線及小跳躍音階作對比。第二是作品的㝠想性。作品凝造可怕、懸疑的空間和效果。比如有一段是所有樂器一起奏長音,沒有旋律,當中用了不同手法如顫音(Tremolo),力度的改變和大細聲變化來凝造效果。第三是非傳統的演奏法。作品運用了比較多的滑音以及壓弓(把弓壓在弦線上拉奏以造成躁音)來演奏。

音樂有一些靜止的地方,我希望表達亞洲的陰陽美學觀念,音樂並不一定要佈滿音符,安靜也是重要的元素,可提供一些對比。在聆聽時大家可以留意一下當中動與靜,陰與陽的對比。

作品是否受東方美學影響,比如說當中「鬼」的形象始乎是傾向東方的空靈過於西方的驚憟,而陰陽美學的東方色彩就更為明顯。

作品的氣氛以及「鬼」的形象是傾向東方,比較神秘的。但音樂上則沒有銳意要用中國的元素如五聲音階,也是以西方的寫作手法為主。我希望嘗試用西方的載體去盛載東方的氛圍與感覺。

 

II. 錄像拍攝

請與我們分享你對是次拍攝的感想。

這首四分鐘的音樂其實花了兩個小時錄影,可見其一絲不苟的精神。當中除了拍攝四位演奏者的合奏畫面,更為每件樂器和樂手都拍了特寫。我也是第一次參與此類型的拍攝-預先在現場錄好演奏聲軋再播放音檔錄影,是很新鮮的體驗,而四位演奏家也演奏得很好。

 

未來創作有什麼計劃?

我在下半年有機會參加國際會議,希望跳出香港去觀摩周邊國家或歐洲的情況,從中取得第一手的資料及吸收別人的體驗,相信能獲益良多。同時,我認為作曲家要多元化,所以希望未來可以挑戰自己為一些沒有創作過或比較少作的配器作曲,例如合唱和豎琴。

 

*

作曲家簡介・洪銘健

創作靈感:書本、畫

喜歡的作家:村上春樹、金庸

為什麼欣賞新音樂:新音樂的不可預知讓人期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