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對藝術「商品化」與「工具化」的反駁〉相榷

2015/4/4 — 18:27

Piero Manzoni, Artist's Shit (1961)

Piero Manzoni, Artist's Shit (1961)

讀了〈對藝術「商品化」與「工具化」的反駁〉,作者似乎捉錯了用神,〈也談藝術市場〉一文對象並非藝術家,而正正是如包括周氏在內的藝術中介人——藝評人、畫廊、策展人等。周氏對我文章的誤讀,亦是文章所告誡的問題:中介人對市場群起而攻之,於是每當談及藝術與市場的時候,立即認為討論是要把藝術家的創作以市場為依歸,進而告誡之。這個自動歸邊的行為,證實了一路以來的文章,容易令人不自覺地就陷入藝術與市場扯上邊就必然要藝術家跟著市場走,而藝術家做這個行為是不要得的一個邏輯,作為藝術工作者的周氏都如此誤讀誤判,更何妨一般人呢。

〈也談〉就提出了是要改變中介人的對金錢論述的不健康氣氛,才能免去了藝術家要跟著市場走的窠臼。就是周氏文中對金錢還的觀念,先是「金錢不是市場的大敵」,後卻以「當今市場奴化了藝術」這一前提去看待藝術市場,更可惜的是,這並不是個別的論述,而是普遍掛在藝術中人口邊的說法,但放在香港,是不是這裡的現況呢?實在找不到很明確的例子去支持這個腔調。反之,是周氏的其他文章諷刺在藝博會出展的作品,但其實應該未能在藝博會的建構下,細讀藝術家的含意,只於藝博及其藝術作品的關係,前文已論及,在此不贅。

另外,周氏認為藝博沒有為香港藝術界帶來了利益,我是絕對不同意的。在 Art Basel 與 Art Central 兩個藝博會的四個新進藝術家奬項,三個歸了本地人,這恰如其分亦同時令人鼓舞。本地畫廊如Gallery Exit、am space、刺點畫廊、Cat Street Gallery、嘉圖畫廊等,願意在高成本的藝博會出展本地藝術家是難能可貴的,聽說成績可也不錯。提到的高成本是怎樣一回事呢,很多人也不知道,幾天的藝博會,畫廊需要付十到二十多萬的租金,燈光是要另外付款的,有數萬元之譜,加上藝術品製作費、裝框等等也要數萬元,加起來幾天便要二三十萬,一般售出作品與藝術家對分的情況下,一個攤位要賣六十萬的藝術品才能回收成本,所以畫廊在藝博會中的壓力是很大的。除了在展場與一眾畫廊,各藝術單位如 M+ 與 Para Site 做的展覽,再次確定了香港在當今藝術世界的地位,可見是難以抹殺商業帶來了商業以外的成果。以上往往,不就是對香港藝壇的「利」嗎?

廣告

其實說穿了,藝術家的作品只需要對自己付責任,什麼社會功能、什麼市場重不重要不是中介人所要研究的,至少在香港,中介似乎可花多一點精神去推動藝術市場去養活本地藝術家,如果沒有藝術家什麼真善美也只是空談,對市場的諷刺,還是留予藝術家拿來做作品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