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情反目對簿公堂 Ulay 控告 Abramović 侵吞合作項目收益

2015/11/17 — 13:32

愛的反面是恨。舊情不再,大不了不再見面;但舊作猶在,收益又要怎樣處理?

對,就是曾經叱吒一時的藝術界情侶──Ulay 和 Marina Abramović。二人分手之後,2010 年在 MoMA 演出期間再遇見,舊情人都熱淚盈眶。如今動容畫面不再,YouTube 上的片段亦已刪除,五年後的今日,他們準備法庭見!

Ulay 和 Marina Abramović 曾經有過親密關係,更是彼此的創作拍檔。他們在 1988 年宣佈分手之後,協定以拆帳處理合作項目日後收益,惟 Ulay 懷疑 Abramović 分帳不公,並在展覽中刻意隱藏前拍檔名字,引起 Ulay 強烈不滿,事件最終訴諸法庭,本月內於荷蘭阿姆斯特丹開審。

廣告

原名 Frank Uwe Laysiepen 的藝術家,多年來一直以 Ulay 名義參與藝術創作,1976 年開始與「行為藝術之母」Abramović,共同創作多部前衛行為藝術作品,例如:兩人接吻至昏厥的《Breathing in / Breathing out with Ulay》等。二人在 1988 年結束情侶關係,也就藝術創作進行分家。拆夥協定,組合 12 年間的創作檔存由 Abramović 所有,日後相關作品利潤以 5:3:2 (藝廊、Abramović、Ulay)的比例分配。

Ulay 上周向英國《衛報》透露,即將在月內對前度愛人提出訴訟,控告對方涉嫌侵吞收益。他憶述,分手的 16 年間收過三次來自 Abramović 的帳單,一共收到只有 3.1 萬歐羅(25.8 萬港幣)收益,「好多錢入咗佢 (Abramović) 嘅戶口,因為佢有個好好嘅會計師嘛。」入稟法院,他要求 Abramović 提供過去七年合作作品的交易帳目,方便調查對方有否刻扣收益,日後亦須每半年提供一次帳目資料。

廣告

錢是一件事,但對於藝術家來說,被人看見,受到肯定,是更為重要。Ulay 還有一項要求──日後 Abramović 展出合作項目,必須標明 Ulay 作為合作藝術家。

Ulay 解釋,16 年前的拆夥合約指明,Abramović 展出合作作品時,須要註明 Ulay 的合作藝術家身份,「我唔知佢 (Abramović) 係咪理解錯咗,但佢無落我個名囉。」去年,Ulay 準備出版回顧紀錄,Abramović 一度應承為出版物接受訪問,並允許使用二人之前合作的相片,後卻來臨時反口,叫 Ulay 一怒之下將所有抽起的內容,刷上粉紅正方形以示抗議,「我真係好 hurt,非常 hurt。」他認為,二人分手以來,對方走上明星之路的同時,將他的功勞從藝術史上抹去。

面對種種指控,Abramović 未有當面回應,其代表律師強調當事人不同意 Ulay 指控,並認為對方的所作所為損害當事人名聲,揚言無懼對簿公堂,誓將用盡所有法律手段捍衛權益。

Abramović 帳目混亂早有前科,今年 5 月就一度指未收到合作對象 Jay-Z 的捐款,數日後又作澄清,說是自己搞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