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照今評 · 劃時代的挑釁

2018/12/6 — 12:36

【文:李海萍】

隨着時代轉變,攝影已不受拍攝器材所限。手機拍下的照片造就無數網絡紅人,航拍機更帶領大家進入未能想像的畫面。創新科技為攝影界不斷帶來衝擊,於今時今日百花齊放的年華,攝影展「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將日本舊照再次搬上大銀幕,究竟是次展覽能否帶出新見解還是令人深思。在攝影展穿梭過後並不是預期的失望,反而帶着驚喜離開。展場一片片的白牆決意要一層一層的剥開日本過去的每一面,揭示時代畫面亦反映對攝影手法的挑釁,對照現今的攝影氣候,是次展覽仍然有着劃時代的渲染。

打開社交媒體所見,以身邊的人作為攝影對象的做法非常普遍。東松照明(1930-2012) 朦朧的佛系作品中,其中一個攝影對象是中平卓馬。當時中平卓馬正是跟隨東松照明學習攝影的學生,可以見到攝影師對日常生活的紀錄。作品佛系朦朧感好像錯手按錯快門一樣,失焦和隨性,與今天的 Snap Shot 有異曲同工之妙。另外澤渡朔的時裝系列《KINKY》,相中模特兒後來成為其太太。這輯照片除了以彩色光影給予整個黑白展覽一個透氣位,亦為「男朋友角度」的先驅 。

廣告

東松照明「編集者 中平卓馬」(1964)

東松照明「編集者 中平卓馬」(1964)

廣告

澤渡朔 《KINKY》

澤渡朔 《KINKY》

能以社會問題為攝影題材的攝影師都有反抗精神,策展人長澤章生說Provoke精神是要反對固有制度。濱口隆(1931-)拍攝校園抗爭及成田機場《戰慄的成田機場》的抗議正正有着挑釁的精神,透過鏡頭造就一個反叛的年代。反觀香港的雨傘運動、保衛菜園村都成為攝影師的題材,可見這一種挑釁精神有着橫跨時代及國界的影響力,感受到策展人對於是次展覽選材也下了一番心思,比起現代的「日系文青」照片,是次攝影展非常「落地」更能將過去與現在連結起來。

濱口隆《戰慄的成田機場》(1971)

濱口隆《戰慄的成田機場》(1971)

攝影展「挑釁時代」在香港出現有着相互呼應的力量,令人深思香港亦是否正處於一個挑釁時代。策展人在環繞攝影展外圍的一排落地玻璃窗印滿森山大道(1938-)的《意外》,如題所見是一宗宗的交通意外及世界名人的意外事件,這些作品不全為森山大道的第一身現場攝影,是透過影報章雜誌得出的演繹手法,甭管它是原創與否。而吉行耕平(1946-)以紅外線底片拍攝的《公園》,策展人以黑布圍起凝造出《公園》入黑後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站於漆黑中透過瞳孔對光線的適應才能「窺見」到這些公園的「打野戰」場面。兩位大師的拍攝手法完全推翻尋常的攝影角度,於今日來看仍然是那麼的觸不可及,策展人或許就是想大家去承接這一種劃時代的挑釁精神。

吉行耕平《公園》

吉行耕平《公園》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2018-2019 獲導師吉暝水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