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舒伯特的《鱒魚》

2015/11/17 — 18:48

算算,舒伯特一生真正能投注在音樂創作的時間,頂多不過只有十五年,三十一歲,他就離開人間了。十五年的時間裡,他寫了超過六百首藝術歌曲,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三百部樂曲,小的有一、兩分鐘的鋼琴曲如「樂興之時」,大的有完整的彌撒曲和交響曲。

當然,他一定寫得很快,才能在十五年內寫出這麼多來,他寫曲子的才能讓人驚嘆。但如果看過舒伯特的樂曲手稿,我們對於他寫曲子的才能,恐怕還要再調整一下評估。手稿上看出來的是,他寫曲並不如想像那樣揮筆立就,寫完這首頭也不回就去寫下一首。手稿上有很多修改的痕跡,看得出來修得很仔細。

他哪來的時間不只寫了,還能仔細修改?只能說,他寫的速度比我們原來想的還快,還有,他對待自己樂曲的態度,也比我們原來從他的作品多寡判斷的,要嚴格得多。

廣告

讓人有點不忍心端詳的,是他生命當中最後一個夏天完成的大傑作──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D958、D959 和 D960。這三首曲子都很龐大,最長的一首,D960,完整彈奏需要將近五十分鐘的時間。創作時,舒伯特深受梅毒侵害的身體已經很衰弱了,他竟然有意志寫這麼大的作品,是奇蹟;靠意志力撐住寫完三首這麼大的作品,是更大的奇蹟;寫出來的作品不只龐大而且細膩,是精品中的精品,是音樂史上毫無疑問的經典,是更大的奇蹟;還沒完,他寫了、寫完了,還仔細挑剔地改了又改,那是更不可思議的奇蹟。

我們大家很熟悉的藝術歌曲『鱒魚』,舒伯特也不是一次寫成的。這首曲子舒伯特留下了至少五個不一樣的版本,還沒有算他將這首歌曲擴充為給鋼琴與弦樂五重奏的 D667。顯然舒伯特很重視『鱒魚』,一部份的理由或許因為他很喜歡『鱒魚』的歌詞。

廣告

『鱒魚』用的是 Christian F.D. Schubart 所寫的詞。盡量忠實於德文原文,第一段說:「在一條清澈的小溪裡,一條鱒魚愉悅且快速地,如箭矢般踴躍著。我站在溪畔,帶著甜美的平和,看著鱒魚在清澈的溪中游著。」

然後第二段:「一個釣魚的人帶著魚竿,也站在溪畔,冷血地看著小魚翻騰。『只要溪水清澈,』我想:『他就不可能用他的釣竿釣到這隻鱒魚。』」

接著來了第三段突然的轉折:「終於,這賊不耐煩了。狡猾地,他將溪水攪得混濁,立刻他的釣竿顫動了,魚兒在上面掙扎著!而我,胸臆沸騰地看著那被騙了的可憐傢伙。」

舒伯特在這三段文本中,看到了許多音樂素材。溪水、鱒魚的悠遊,很容易有音樂上的聯想。短短的詞裡,有三個角色,鱒魚、「我」和釣魚的人,也就有三個不同的觀點.而且短短的詞裡,還有快速且戲劇性的變化。從愉悅、平靜到威脅的出現;從對於釣客的一點嘲弄,到看見釣客突然得逞產生的悲憤。那又提供了用音樂來表達情緒起伏、落差的眾多可能性。

舒伯特視這樣的歌詞為音樂的刺激,更是音樂的挑戰。所以他一而再再而三回到這首歌曲上,反覆接收刺激並試圖尋找出最適合的表達方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