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舒伯特翻開音樂的浪漫主義

2015/11/13 — 19:25

舒伯特是音樂從古典主義過渡到浪漫主義的自然橋梁。說「自然」,因為他不是故意的,他扮演起這個橋梁角色,很大一部份不是來自他的能力,相反地,毋寧來自他的欠缺。

想到莫札特,我們立刻就在腦中說:「神童!」想到孟德爾頌,也有不少樂迷立刻在腦中說:「神童!」奇怪的是,想到舒伯特卻相對很少人會有相同的反應說:「神童!」

舒伯特早慧的發展,其實也很驚人。十歲左右他就開始作曲,十五歲就寫了複雜的『木管八重奏』(但未完成),十六歲寫成了第一號交響曲。莫扎特早慧早死,孟德爾頌也早慧早死,別忘了,舒伯特只活了三十一歲,死得比他們兩人都還要更早。

廣告

在那麼短的一生中,舒伯特創作了六百多首歌曲,外加三百多部大大小小其他作品。光從這樣的數字,我們就能推論,他很忙,而且他創作的速度很快,不然是不可能在三十一歲前累積這麼多作品的。

再進一步推論,不管舒伯特的天分多高,這麼早就開始創作,又要在這麼短時間內寫那麼多作品,他都沒辦法真正讓自己的作曲手法「成熟」。終其一生,舒伯特一直和兩種音樂形式搏鬥,直到他停筆,都沒有真正鬥贏過。一種是巴洛克時期音樂的基礎──對位法,尤其是寫作「賦格」的方式。另一種則是古典時期最普遍的音樂形式──奏鳴曲式。換句話說,太奇怪了,這位大作曲家竟然對於在他之前的時代,寫曲子一定要掌握的技巧,從未真正嫻熟。

廣告

舒伯特的音樂以旋律配上和弦為主,極少能夠運用兩條或更多的旋律來平行搭配。他的和聲進行尤其轉調運用令人嘆為觀止,但他就是學不會靈活巧妙地離開和聲原則,離開主從分配,寫作平行原則的對位音樂。

對位法需要耐心練習,舒伯特從來沒有那樣的時間。他也沒有時間充分練習如何構造主題、發展主題。他往往一寫就寫出一長段音樂放在樂曲開頭,那是很好聽的音樂,卻不是古典形式中所要的主題。一長段的完整音樂,切不開、斬不斷,要如何發展?沒有辦法分解為動機元素的音樂,又如何重組形成井然結構?

雖然舒伯特寫『彌撒曲』,也寫『奏鳴曲』、『交響曲』,但其實若以既有形式標準衡量,他的作品都大有問題。有問題,卻好聽,甚至耐聽。舒伯特能夠跳過形式檢驗,讓作品成立的方法,是放入大量的抒情旋律,讓抒情旋律在不同調性間反覆游移,也就是運用他最擅長的歌曲寫法,藉由飄搖蕩漾不去的旋律,讓人放鬆了對於形式的嚴格要求。

如此,一種新的音樂潛藏在舊模樣中出現了。一種訴諸感情氛圍而非形式安排的音樂表達風格,悄悄地在舒伯特筆下,以及後來聽音樂的人說不出來的感動中成立了,這就是浪漫主義音樂最初的印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