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台上的《愛・回家》?談談大龍鳳

2015/9/9 — 14:38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文:趙仙】

抱著看一齣瘋狂喜劇的心態入場觀看《大龍鳳》,可能會使我覺得比較有趣,也會對劇目更加寬容。

的而且確,演員們的演出都是落力而認真的。尤其是朱栢謙(向來的偏好吧)和飾演陸居男的楊偉倫,演出令人拍爛手掌。舞台效果及多媒體演出上也用得恰如其分,例如用舞台空間呈現佳成房間與「家居」雖處同一時空的隔絕、又例如用即時錄像在舞台上呈現即時通訊,亦有令人滿意的效果。

廣告

正正因為演出和舞台效果都好,才令我對劇本的失望更大。

《大龍鳳》好不好笑?是頗好笑的。但它有趣嗎?不有趣,至少我覺得如此。那些令人發笑的部份,絕多都是「反射式笑料」。就是說,例如粗口、食字、屎尿屁又或政治抽水等等,一聽就令人發笑的材料。這些東西是好笑,但為何我又覺得這並不是「有趣」的東西?或許是因為那種快速消散的「搞笑消費」痕跡?先不說個人口味,就是瘋狂的笑了一場,那就如此而已。

廣告

喜劇的處理很困難:如果要求太高,不止想要陳腔濫調的情節及浮泛的「反射式笑料」的話。喜劇也可以惹笑而雋永,例如同樣大規模的《笑之大學》,當中令人發笑的爆發點固然少不得反射笑位,但更主要來自對角色塑造後,角色定型從故事推進之中出現與預想中的落差,造成實在的笑料。同樣長度的結構,《大龍鳳》卻只能以「反射式笑料」帶動氣氛,實在是有點浪費了。

講到人物的塑造,《大龍鳳》是單薄的:角色們平面典型,加上其職業、為人背景也僅僅是志在玩弄定型、製造笑位而已,而不是實在地將角色的變化放入背景,引領情節推進。我甚至認為《大龍鳳》可以將角色的職業背景等等抹去,簡單化成一個四口(五口?)家庭的倫理故事。例如佳成的角色似乎在戲劇開始時僅僅是一名因工夜歸、略為頹廢的家中長子角色,後半部在影像自白過後突然為其加入了「毒男」、「宅男」定型,不可謂不突兀。

而即使背景簡化成家庭危機加上現代都市人的網絡世代焦慮,筆者還是覺得太勉強了--全因為故事最後,面對戲劇前半種下的張力,也是用一個最輕散且無驚喜的手法處理去了:就是大家各自引爆自己的心結,最後一團和氣、齊心就事成。而在一家人高興合照的一刻,我卻赫然發現這就是全劇的終幕,令我不知所措。有一刻,我甚至想起無線電視的《愛・回家》--事情不也是大家有所隱瞞、越瞞越難收場,最後卻因為生於有愛之家,使事情在大合照一刻就得以解決?

但是,這樣的故事,有需要用近三小時規模的劇作去呈現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