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蹈交疊生命,影像記錄旅行 ── 預視《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2016/8/5 — 17:23

記得高中時候,文學老師教我們寫作。課堂上他放了陳綺貞的歌《旅行的意義》,至今依舊念念不忘。

那時候我們討論過,我們出外旅行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是為了所謂的增廣見聞,還是要找一個理由安慰靈魂?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你看過了許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廣告

然後,暑假便來了。我們四散。儘管如此,現在每次談起在外地生活或旅行的故事,我總會想起這一首歌。

X      X      X

廣告

「你擁抱熱情的島嶼/你埋葬記憶的土耳其/你留戀電影裡美麗的不真實的場景⋯⋯」

看舞蹈錄像影片《一百萬個足印》(One Million Steps)時,我又再想起《旅行的意義》。可能是因為影片中荒廢的建築物,讓我想起上年自己一個膽粗粗飛到波斯尼亞自由行。我還記得那些殘存大廈外牆或地上的洞,髹上紅漆,他們叫做「薩拉熱窩玫瑰」。

《一百萬個足印》講述一位女踢躂舞者現身土耳其伊斯坦堡。那時候伊斯坦堡正處於公民抗命。假如你三年前有看過相關新聞片段,也許你還會記起這些趣怪畫面:居民早晨夜裡留在家中對著窗外,用鐵造煲鑊羹叉互相敲打。這些廚具是糊口的工具,代表民生;擊打出來的噹噹聲,猶如在呼喚一眾人民起來發聲,抗議在上位者的霸權及不公義行為。這位女踢躂舞者走進遊行隊伍,用手用腳用舞蹈,以自己踏出的節拍感應居民們的痛心。

以街頭踢躂舞的形式來貫穿影片是最好的選擇。穿插意象的節奏有懾人的震撼,子彈槍聲、軍隊走過的鞋聲、遊行隊伍敲打歌唱,再來是逃走的畫面、救護車的閃燈、哭泣的抽搐⋯⋯重覆的節拍突出無奈的景觀,天空烏鴉在叫、人在地上靜止、默哀、等待⋯⋯

以往到歐洲旅行常遇到遊行,我都喜歡佇足觀看。以外地人的眼光看當地人的生活,理性上也許不能斷言誰對誰錯,但那種協力的感染力有誰可以揮散呢?正如伊斯坦堡的公民抗命和波斯尼亞內戰過後的歷史痕跡,有待重建的城市面貌,眾多子彈炮彈洞,無力感猶在。

X      X      X

「你離開我/就是旅行的意義。」

忽然想起,廿二歲那一年,我在台北待了三個月實習。那是我這生其中一段無比快樂的日子。後來我有機會留在台灣工作,孰去孰留,那時候躊躇了一陣子。

相比起《男生.故事》(Boy Story)中的舞者,他們便勇敢很多。1996年,編舞家伍宇烈為城市當代舞蹈團創作了《男生》,與六位舞者黃狄文、王榮祿、吳文安、葉步鴖、劉傑仁和陳宜今結下不解緣。當中有五位在少青年代越洋離家,獨自從馬來西亞飛來香港學舞尋夢。

《男生.故事》是一齣動人的紀錄片,說的是存在於男生與男生之間,廿年至今仍未曾減退的情義。每位男生輪流憶述彼此相遇和再聚的記憶。當年跳過的代表作《男生》變成了他們緣份的連結點,亦見證大家離開故鄉,在不熟識的地方打拼,然後尋找自我,用自己的經歷和生命去跳舞的感動。

同樣是紀錄片的《男神卡卡》(Mr. Gaga)講述以色列著名編舞家納哈林(Ohad Naharin)的舞蹈生涯。故事由他小時候接觸律動開始,再到他選擇飛到美國紐約鑽研舞蹈。在外地生活總會經歷過前路迷惘,期間又邂逅愛人Mari。後來納哈林選擇回到以色列發展,他所編的舞卻遭到當地政治領袖以宗教理由壓迫。他拒絕妥協,遂牽起了社運風潮。忽然間,他成為了社會的文化領袖。2001年Mari離世,後來又遇上第二任妻子Eri。人生無常,這叫納哈林思考家庭和理想之間的平衡點。他的人生路走過起起跌跌,一段段往事造就了這位以色列著名編舞家的創作動力。

X      X      X

回到最初喜愛跳舞的原點,重拾昔日快樂的感覺,那份情感相信到老仍在心裡,好像沒有離開過,百般滋味也許羨煞旁人。我喜歡旅行,也喜歡在電影中蹓躂。至於台灣的工作,我沒有接受,最後還是選擇飛回香港。我相信香港還有美好的風景。

眾人踏上屬於自己的旅途,各有生活奮鬥的目標。而你去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以上影片都將可在今年八月初《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2016》(Jumping Frames International Dance Video Festival 2016)中看到。影像節為期兩週,以推動舞蹈影像發展為主。看過影片,我相信你會更佩服和尊重舞者們。他們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竟有如此倔強的精神和力量!喜歡「舞蹈」和「錄像」的你不可錯過!

--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日期:2016 年 8 月 4 至 14 日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jumpingframes.h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