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過介」有無過界?

2015/8/11 — 14:23

《流離的心》 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流離的心》 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多媒體是近年表演藝術的「新」元素,其實說「新」也不是那麼「新」,過去數年,大大小小話劇和舞蹈節目也積極融入多媒體元素,既為製作團隊帶來創作上的挑戰,也為市務策略帶來了宣傳上的便捷;康文署今年繼續推出「舞過介」系列,呈獻多個結合舞蹈和多媒體的跨界合作節目,率先上演的包括來自澳洲的《天碼行空》(潛行者舞蹈劇團)和來自英國的《流離的心》(湯姆.戴爾舞蹈團),從中可以看出多媒體應用的強弱優劣。

建基於文本「復仇十倍」(Vengeance Tenfold)的讀詞和作曲家薩科爾頓(Shackleton)的原創音樂,配合動作、燈光,以及數碼投射,湯姆.戴爾舞蹈團(Tom Dale Company)打造作品《流離的心》(Refugees of the Septic Heart),旨在探索人類潛意識和生命的發展。

舞台基本佈景由多支樑柱組成,中心部分設有一塊巨大環形平面,不論是樑柱或平面,也以白色為主,本身並無特別「個性」,主要功能是配合其後湧現的大量數碼投影,透過這些如像投影機「布幕」的裝置,舞台先後出現多個不同空間,由古至今、虛實相交。

廣告

技術挑戰大 投影效果佳

整體而言,《流離的心》的多媒體運用是「好」的,她的「好」至少可見於兩個層面:一方面是技術上的,由於用上了立體的「布幕」,其對數碼投影的要求則相對更高,試想一下,假設要將影像投射於一面平平無奇的牆,多多少少過界,未必太易察悉;相反,假設投影載體變得三尖八角,則任何分割上的不均稱、投影上的不準確,都有機會加倍放大,纖毫畢現。

廣告

《流離的心》 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流離的心》 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湯姆.戴爾舞蹈團在這方面可謂交足功課,多媒體部分不但投映準確,而且設計精妙,其中舞台中心部分那塊巨大環形平面,配合不同投影,更能創造出種種不同的「球體」,包括宇宙星體等等,將平面「打造」成立體,效果非常突出,為觀眾為來充分視覺刺激。

《流離的心》多媒體運用的另一個「好」,則是藝術上的,作品跨越多個不同空間,由遠古至現今,既有宇宙穹蒼、又有都會鬧市,數碼媒體藝術家巴里特.霍奇森(Barret Hodgson)利用其嫻熟的數碼技術,在舞台上創造一個一個獨立時空,精彩絕倫。

《流離的心》 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流離的心》 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單單「做得好靚」、「做得好似」的多媒體,其實不怎值得讚揚,特別是在劇場,一個追求想像力、創造力的平台,太過「像真」的話,有時反而失真,更有奪走觀眾想像力量危機,同時多媒體的優勢,絕對在其「動態」,而在《流離的心》之中,六名舞者不時都與投影共舞,因此除了舞者本身,投影仿佛都成為了舞台上「第七人」,創造互動、互動創造,印象難忘。

 

淪為背景 教人可惜

相反,「舞過介」系列另一節目-由澳洲潛行者舞蹈劇團(Stalker Theatre Company)帶來的《天碼行空》(Encoded),在多媒體應用方面,視覺效果則較遜色,演出旨在反思空間脆弱和人類置身其中定位,數碼創作主要投射在舞台後方一面直立的大牆,設計和應用上都較刻板,同時部分舞者身上亦有投映裝置,一方面讓身體直接化為影像載體,另一方面卻有局限肢體動作之嫌。

《天碼行空》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天碼行空》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此外,舞者和數碼創作之間亦欠緊密互動,不少時間後者僅僅淪為「背景」,只是一幅「變化中」的畫布,襯托前方舞者演出,失卻多媒體應有的生氣;根據導演大衛.克拉森(David Clarkson)所指,今次演出利用了最新的互動科技,整個數碼環境將會「追縱」舞者動作.不過現場所見,有關效果卻不明顯,可見不論是技術上或藝術上,仍有不少發展空間。

《天碼行空》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天碼行空》劇照
(圖片來源: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觀賞場次:

《天碼行空》
2015年6月6日 晚上八時 

《流離的心》 
2015年6月21日 下午三時



(原文刊於《大公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