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鬥》在鬥什麼?

2017/3/23 — 18:01

戲曲世界有「折子戲」概念,不同戲碼選段共冶一爐,節目各有特色、觀眾各取所需;當代劇場也有類似做法,一晚雙演(Double Bill)、三演(Triple Bill)也很流行,就如香港藝術節剛剛落幕的《西西利亞狂想曲》(Cecilia's Rhapsody),一晚就有三個不同節目,而在上月底上演的《舞鬥》(Dance Off),更是一晚七演,七位編舞應邀踏上同一舞台,既各展所長,又互見高下(按演出次序):

李偉能(Joseph Lee)《並不只有我》(Confession ain't Solo)

《並不只有我》是結合身體與聲音的作品,表演者一邊透過肢體語言與觀眾交流溝通,一邊與自己開展對話:開場前,身穿一身素服的編舞、舞者李偉能已經置身觀眾席中,時而安坐、時而流連;一開場,音響設計、現場樂手姚少龍身穿黑衣登場,開始在舞者身上採集不同聲音,包括話語、歌唱,以至氣息,隨即再在現場播放,舞者繼而再作各種反應。

廣告

李偉能表示,《並不只有我》的創作起點源自「被操作的表演」,如總統演說等,同時近年常見的罪犯自白也特別令他好奇,這或許也可從作品英文名字「Confession ain't Solo」略見一二。

李偉能(Joseph Lee)《並不只有我》(Confession ain't Solo)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李偉能(Joseph Lee)《並不只有我》(Confession ain't Solo)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廣告

編舞利用「被操作的表演」這形式,來探討「被操作的表演」這主題,思考空間甚大,而在舞台呈現方面,聲音形成一重文本,身體形成另一重文本,兩者之間的角力、糾纏、交疊,進而創造出新一重風景,讓《並不只有我》成為一個非常豐富的作品;李偉能正計劃推出重演作品《回聲摺疊-…的一場獨舞》(Folding Echoes - It's dancing, a solo by...),進一步探討表演者、創作及觀眾在演出中的角色異化與轉移,同樣甚具知性,令人期待。

肖呈泳(Sarah Xiao)《?》(?)

《?》運用了不少道具,其中一面超大幅的「啪啪紙」(Bubble Wrap)覆蓋整個舞台,其後編舞、舞者肖呈泳穿著一雙高跟鞋、徐疾有致走進演區,每個移步、每次投足,都會戳破腳下「啪啪紙」,其後舞者動作轉趨激烈,包括單足站立原地並且不斷自轉,用腳捲起「啪啪紙」,兩者之間的互動則更見趣味。

單是這個設計、這些畫面,已經賦予觀眾很大的想像空間,尖銳的鞋踭與脆弱的「啪啪紙」之間,會是什麼寓意?加上舞者一身透視服飾,以及身處舞台正後方的現場樂手Rebearth等等,元素看似豐富多彩。

肖呈泳(Sarah Xiao)《?》(?)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肖呈泳(Sarah Xiao)《?》(?)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肖呈泳解釋,舞台上每一項元素,都源自其生活體驗,例如「啪啪紙」的出現,則是一次她到出入境關口時,發現不少人郵寄物品,都會利用「啪啪紙」作包裹,現場音樂本身也是她喜愛的,於是她就將一系列的元素通通放進舞台:「我都唔知會係咩!」,結果,成就了這個徹頭徹尾的《?》。

曹德寶(Hugh Cho)《順》(Along)

假如《順》是編舞、舞者曹德寶的自傳,其筆觸則始終簡單直接,同時坦誠有力,在李小龍一段有關「個人風格」訪問錄音的引領下,曹德寶一口氣跳出多段不同舞蹈,呈現多種不同肢體語彙,包括現代舞、街舞、社交舞,以及大量騰空、打翻等等,期間李小龍則一直提出有關「如何形成個人風格」等問題,一問一答之中,觀眾目擊了曹德寶舞蹈生涯的過去、現在,以至未來。

曹德寶指出,自己習舞多年,不論是否喜歡、熟練與否,身體都已印滿不同的舞動方法、特色,他好奇:舞台上的曹德寶,到底會是如何呢?「在這裡,要如何完全和徹底地表達?放下經驗,簡單去跟隨、聆聽。」

曹德寶(Hugh Cho)《順》(Along)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曹德寶(Hugh Cho)《順》(Along)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順》的創作方法並無特別竅妙,驟眼看來,甚或有人認為過於隨意,自己去跳自己的舞,但是包括有關「個人風格」錄音的反覆出現,引發一場藝術家對創作生涯的自省,以及一些別具意義的動作設計,例如繞圈跑動,同一動作在不同節奏、各種強度下的展示,每一個細節的聚合,都讓原本可以十分隨意的舞動,變得更有意思、更有力量。

莫嫣(Jennifer Mok)《你很美麗》(You are Beautiful)

《你很美麗》就如其名,是非常美麗的獨舞,編舞、舞者莫嫣一個人留在舞台後方正中央,原地跑、一直跑、不停跑;10多分鐘之中,舞者下半身動作大概一致,上半身動作一直變化,加上面部表情,形成了作品的種種變奏與異化,身處「舞鬥」的平台上,這個介乎於「動與不動」的選擇,著實非常大膽,同時很具野心。

莫嫣今次以「自殺」為重點,聚焦如「恐懼」、「矛盾」等議題,並嘗試在重覆的規律之中,探索何謂「存在」,她坦言,跳舞多年,當要放開過去的「技巧」時,自己也不無擔憂,但亦希望透過今次創作,進一步直視自己。

莫嫣(Jennifer Mok)《你很美麗》(You are Beautiful)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莫嫣(Jennifer Mok)《你很美麗》(You are Beautiful)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作品的基本設定十分簡單,創造出的想像空間卻很遼闊,一個永不停留的個體,其中一種最直接的連繫,或許就是人生,人生中一段段的旅程,主動地、被動地,我們都是持續「向前」,本來沒有Take Two的生命,卻也時刻充斥著形形色色的「重覆」,這些元素,或多或少都可以在作品之中看見得到、聯想得到。

白濰銘(Ming Pak)《900"》(900")

《900"》是充滿玩味的作品,三位舞者余曉彤、陸慧珊及潘振濠在舞台中一個正方形的框框之內,跟隨潛在規則開展一個又一個遊戲,既有關於肢體、動作,又有關於聲音、語言。

白濰銘(Ming Pak)《900"》(900")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白濰銘(Ming Pak)《900"》(900")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作品全長900秒,聚焦於「時間」上,編舞白濰銘認為,「時間」的宏觀框架本身不能改變,人人都是面對同一套規範,但是當中仍有可變、可改之處,包括節奏;《900"》不乏有趣遊戲,然而遊戲也許只是手段,用以營造情感、帶出訊息、刺激思考,如何令遊戲在形式上更好玩、如何讓作品在內容上更豐富,也許正是編舞需要更關注的一些課題。

曾景輝(Terry Tsang)《叁角厝》(Trinity)

《叁角厝》是相對傳統的作品,一方面人物關係似乎較鮮明,另一方面人物互動似乎較清晰,讓人較易代入事件、經歷,甚至建構故事;三位舞者陳俊瑋、楊靜嫻及郭之融,這個兩大一小的組合,其中一種最直觀的想像,或許就是父母與子女。

曾景輝(Terry Tsang)《叁角厝》(Trinity)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曾景輝(Terry Tsang)《叁角厝》(Trinity)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編舞曾景輝聚焦於「家」這個議題,除了個人感受、經歷,同時承載關於「家庭」的社會發展、現象;意象上,《叁角厝》調子沉重,不論是音樂的選取、動作的質感,以至神情的呈現等等,都讓人感覺暗黑,把人重重壓著,包括男女之間的博奕、成人對小孩的操控,以至舞台上出現的其他意象,觀眾也許都較易觸動、理解、欣賞。

廖月敏(Sudhee Liao)《壓.觸感》(Haptic Compression)

《壓.觸感》是聲勢浩大的作品,整個舞台地板也被膠布覆蓋,中央放了一個大型器皿,四方而透明,足夠兩名舞者賈斯伯.那維茲、鄺彥璋站立、舞動,最前排的觀眾更獲派發雨衣,山雨欲來、令人有種恐懼,或是期待?一開場,編舞廖月敏、視覺藝術家陸浩明,連同一眾後台人員一同推出一桶桶泥漿似的物料(實為粟粉加水混和而成的道具),單單是將物料加工,並且倒到舞台中央器皿及舞者身上,已經花了一段時間。

廖月敏(Sudhee Liao)《壓.觸感》(Haptic Compression)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廖月敏(Sudhee Liao)《壓.觸感》(Haptic Compression)
(香港藝術節提供,Henry Wong @ S2 Production)

廖月敏開宗明義探索表演者與物質之間互動,結合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若從這點著眼,目的或已達到:泥漿似的物料,在舞者身上的留、動、聚、散,以至在舞者之間造成的黏合、滑瀉,盡入觀眾眼簾,當舞者大幅舞動時,泥漿即時四射,甚至濺向觀眾,引起陣陣哄動;然而,觀眾或許好奇,除了純粹地探索物質的可能性,作品還有什麼?這也是編舞應該思考的。

--

觀看場次:

2017年2月25日
晚上8時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