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界限 一場人人起舞的派對

2017/2/28 — 10:30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數月來追訪參與「WE Dance」的不同表演團體,眨眼這個大型舞蹈盛會已來到最終篇。在今個月第二個星期日(2月12日),我有幸可以趁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湊熱鬧參加這個活動。在12度的低溫下,最後我們卻滿頭大汗離開……

兩個白色「雕像」,其實是本地舞蹈家徐奕婕(Ivy)和傷健藝術家楊小芳(Cherie)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兩個白色「雕像」,其實是本地舞蹈家徐奕婕(Ivy)和傷健藝術家楊小芳(Cherie)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廣告

踏入苗圃公園的「自由約」,出售手作精品的市集商店已設好在兩旁開始營業,但抓著我目光的,是佇立在路中心的兩個白色「雕像」。她們二人,一個是健全的,另一人則沒有雙臂,但大家從頭到腳都塗上白色,在行人路上各個用粉筆劃上的圓圈中擺著不同定格甫士,儼如雕像一樣。她們的出現引起遊人的興趣,有些更走近打量她們,圍著拍照。

「媽媽,這個人沒有手,她是假人嗎?」有個小孩大聲問。

廣告

母親尷尬答道:「唔……我想應該是吧。」

誰不知兩個「雕像」突然以大幅度動起來,腳踏滑板一跩,便沿路溜到前方大圓表演場地的大舞台,正是當日「WE Dance」的基地。

表演還未正式開始,但台邊已聚滿男女老幼的觀眾,欣賞本港知名舞蹈學校Studiodanz的暖場演出。緊接精彩的嘻哈舞,兩個「雕像」登上舞台,以默劇形式舞動身體,還邀請小孩上台跟著她們一起跳,動動肩膀,扭扭屁股,逗得現場傳來一片歡笑。

「雕像」突然以大幅度動起來,腳踏滑板一跩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雕像」突然以大幅度動起來,腳踏滑板一跩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青年舞者聚首一堂

「今天這活動真是個好機會讓我們舞蹈界的舊雨新知聚首一堂,彷彿沒幾個大場合能聚集大家!」新約舞流負責人 Cally 說。

聚集的不只是觀眾,也是舞界不同團體。大家平日忙著排練,都未必有機會同台演出,但「WE Dance」的平台卻匯聚了多個青年舞群。新約舞流和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蹈中心(CCDC)都帶來新一代舞者的作品,後者更送上青年人的自創舞作,表達對填鴨式教育的無奈不憤。

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的中學生,亦有板有眼地表演踢腿、打側手翻。負責老師李咏靜特別挑選爲人所熟的曲目,讓青年舞者先後在 High School Musical 和 Hairspray的主題曲下起舞,帶動全場氣氛。舞者家人齊集觀眾席,全家總動員拍手和應,舉機捕捉學員的神態,家人的支持非常溫暖。

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的中學生,術教育中心的一群青春可人的中學生,穿上啦啦隊服飾的少男少女跑上舞台,隨著熟悉的音樂跳著舞步,還有板有眼的踢腿、打側手翻。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的中學生,術教育中心的一群青春可人的中學生,穿上啦啦隊服飾的少男少女跑上舞台,隨著熟悉的音樂跳著舞步,還有板有眼的踢腿、打側手翻。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多元和諧共舞

年齡不是界限,傷健亦可共舞。

香港輪椅舞蹈運動協會的作品,更是令很多觀眾大開眼界。香港拉丁舞蹈員 Holly Yau 與需使用輪椅的Philip Wong,齊齊穿上海盜王的服飾,翩翩跳起拉丁舞。我身後有個中學生跟朋友討論起這少見的舞蹈,說:「原來坐輪椅都可以跳拉丁舞!」

至於之前訪問過的共生舞團都有份參與今次演出。歡眾看著輪椅使用者都跨越身體限制,試著優雅漫舞,無論男女老幼,不管有沒有舞蹈根基,都跟著優美的音樂,伸展雙臂、輕快地踏著小跳步、曼妙地轉身,感覺煞是和諧。

共生舞團的舞者踴躍邀請觀眾與他們一起共舞。

共生舞團的舞者踴躍邀請觀眾與他們一起共舞。

大會早前透過網上招募,邀請喜歡跳舞但苦無表演機會的人,登上「人人舞館」的舞台。帶來比較陌生的舞種,例如:寶萊塢舞、婆羅多舞等。台下圍觀的人,不但舉起電話拍攝,演出結束後亦抓住身穿民族服飾的舞者合照,有觀眾甚至嘗試跟著模仿舞者的舞姿。舞蹈不但打破身體限制,更越過了文化差異,在「WE Dance」的舞台上多元共舞。

難得一見的開放空間

節目開頭亮相過的白色「雕像」,到節目尾聲再踏著滑板出場,原來她們是本地舞蹈家徐奕婕(Ivy)和傷健藝術家楊小芳(Cherie)。這表演延續默劇色彩,跳著誇張的探戈舞步,然後突然拿出粉筆在地上劃上「跳飛機」,又作前後平排玩起躲貓貓,窩心又有趣。

只是想不到她們突然會跳進觀眾席間,近距離在觀眾旁邊起舞,實是一大驚喜。Cherie就在我前面某個位置坐下,附近觀眾對她非常熱情,咧齒笑不停,有些更拿著相機不斷追著她拍照,成功跟現場打成一片。「我從觀眾的眼神感受到他們的熾熱,而且一點也不驚訝,令我很高興!」Cherie 表演後說。

她的拍檔Ivy補充:「從節目開始就能夠跟觀眾作這麼親密的交流,氣氛還這麼好,我們都很珍惜能在這種空間跳舞的機會。」Cherie 搶著說:「香港真的是需要如此開放的空間。」

走入觀眾堆中的 Ivy。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走入觀眾堆中的 Ivy。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無分老幼 以舞會友

開放空間,觀眾參與又怎麼可少?

Studiodanz 的一眾老師壓軸上場,表演有型有格的 Urban Dance 之餘,也透過「人人學堂」這環節,向現場觀眾教授幾個基本舞步。不消數分鐘,舞池圍滿了大小朋友。老師傳授街舞口訣,即使是小朋友都很快掌握動作,音樂奏起後,還跟大人一樣跳得有模有樣,大小朋友 battle 起來比拼舞姿!

在學堂學過幾招的觀眾,相信在看Studiodanz的演出時,也開始心癮難耐。節目尾聲是繼續由一班導師們主持的「人人舞池」。這部份沒規舉限制,邀請全場人士走入舞池,在嘻哈音樂伴奏下大展身手。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一晃眼,舞池又聚滿男女老幼的觀眾,人人化身舞者,一邊甩頭躍跳著,一邊大力揮舞雙手,當然不少得要再將剛才所學的舞步運用出來。有些較有自信的,更大方在人群中一秀花巧的動作舞姿,以舞會友。那時夕陽逐漸西下,但對場內參與者來說,這才是活動高潮的開始。

舞界限 舞出去

想不到在一個下午,西九文化區有這麼多參加者一起在分享舞蹈的樂趣,觀眾的參與不只是欣賞表演,還包括搖身化成舞者,以及思考關於跳舞的種種。在同一平台上,專業的舞蹈表演團體、舞蹈訓練學校、共融機構和自發的業餘組織或個人都能各展所長,開闊想像舞蹈的界限。

舞蹈交流當然不限於本地,西九文化區將分別與芬蘭三間舞蹈機構和澳洲 Dancehouse,開展兩個為期三年的「國際創意交流」計劃。香港代表的舞者分成兩批,分別到芬蘭和澳洲參與工作坊及藝術節演出;兩地舞者亦會來港交流,進一步擴闊舞蹈創作的視野。

人人可以起舞的派對落幕,舞蹈的力量還繼續伸展出去……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西九文化區「WE Dance 人人起舞」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