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芬蘭的本土「古根漢」

2015/3/14 — 11:40

赫爾辛基「古根漢」博物館建築國際設計比賽六位參賽入圍者之一。Source: Guggenheim Helsinki Design Competition

赫爾辛基「古根漢」博物館建築國際設計比賽六位參賽入圍者之一。Source: Guggenheim Helsinki Design Competition

「古根漢基金 (Guggenheim Foundation) 」於 2011 年提案在芬蘭赫爾辛基興建其品牌「古根漢」博物館(Guggenheim Museum),這提案在市內引起爭議。「古根漢」和芬蘭政客所推廣的所謂利益不外乎是(1)可提升赫爾辛基成為國際城市,從而可向歐洲其他大城市看齊、(2)吸引訪客從而帶動旅遊業、增加國家收入、(3)可把芬蘭本地藝術推廣以及推銷到外地。

沒有負面影響嗎?或許讓我們先參考「古根漢比爾堡 (Guggenheim Bilbao) 」的個案吧!「古根漢比爾堡」 1997 年在西班牙比爾堡 (Bilbao) 建成,為第一座在美國紐約巿以外的「古根漢」品牌。德國 DetschWelle 在 2012 年一篇報導題為「古根漢後遺症」,比爾堡本來是一個被傳統煤礦和熔爐工業嚴重污染,所以博物館的降臨無疑把城市環境大大改善,去了污染工業換來旅遊業的同時亦為城市發展了當代文化、建築以及一些偏向服務的行業,亦為國家提高稅收。可時龐大的博物館建築物霸佔原有的公共空間,一時興旺的旅遊業令地區貴族化 (gentrification) ,比爾堡失去本來的社區感,本土文化和公民生活不再。如此前科搬到芬蘭,「古根漢後遺症」會發作嗎?

除了赫爾辛基計劃外,「古根漢」在 2006 年亦在阿布達比 (Abu Dahbi) 提案,可是計劃過程卻大有不同。首先在阿布達比的「古根漢」現已在興建當中,將於2017年建成。但芬蘭的計劃卻在2012年因七成半的赫爾辛基巿民反對,所以政府不得不把計劃否決。2013 年「古根漢」把計劃內容收改再次提案。主要更改包括展覽決策權屬芬蘭而不是「古根漢」,建築設計要以國際比賽來挑選而不是委任明星建築師設計,而已在興建中的阿布達比「古根漢」則由 Frank Gehry擔任設計。赫爾辛基「古根漢」博物館建築設計比賽入圍者已於今年一月公布,但這絕不表示計劃已落實進行,整個計劃依然要待市民表態支持與否,單是比較這兩個地方的決策過程已徹底體現了芬蘭的社會民主價值。

廣告

赫爾辛基「古根漢」博物館建築國際設計比賽六位參賽入圍者。Source: Guggenheim Helsinki Design Competition

赫爾辛基「古根漢」博物館建築國際設計比賽六位參賽入圍者。Source: Guggenheim Helsinki Design Competition

廣告

說回潛在負面的影響,其中財政是最具爭議性,博物館計劃涉及的費用主要包括許可費 (licence fee) 、興建費及保養,全都是昂貴支出,如此龐大的數目,許多市民希望花在對社區民間更有價值的其他建設,例如「圖書館」。圖書館是芬蘭的御寶 (crown jewel) ,芬蘭注重包容教育,公共圖書館就是令每一位市民增長知識的重要渠道,我認識許多芬蘭公司和政府高層都是公共圖書館的常客,閱讀的學習態度令人肅然起敬。

另一點是博物館選址,計劃書中赫爾辛基市提案預留一塊臨海地段予博物館,位置在市中心 Kauppahalli (Old Market Hall) 附近。芬蘭是千湖之國,水對芬蘭人有著極密切關係,海岸線形成許多芬蘭的日常生活,在沿岸興建「古根漢」會防礙天赋芬蘭的臨海公共空間嗎?

增加旅遊業方面,想深一層,到底「古根漢」還是「芬蘭」那個品牌較有名氣和質素呢?是誰提升誰的名聲呢?遊客會因為芬蘭沒有「古根漢」而卻步嗎?準是北極光、樺樹、島嶼、夏天小木屋 (merkki) 和芬蘭 sauna 浴吸引吧!

芬蘭人工作勤奮,「古根漢」對芬蘭會太巨大嗎?太傲慢嗎?由於天氣嚴峻,芬蘭半年處於嚴寒和漫長黑夜中,其餘的日子都要辛勞為這無情冬季籌備,傳統如用馴鹿毛皮在入冬前做好御寒衣物和摘下果子留待冬天亨用等,我的冰箱內便雪藏著寒冬前在市場買下的新鮮羊肚菌 (Morel) 和越橘 (Lingon berries) 。由於要好好生活得以生存,芬蘭人實而不華,仍可保暖的衣物就算輕微破了也繼續穿著,工作勤奮令芬蘭人對社會產生強烈歸屬感,踏實工作作出的貢獻令每人都自豪成為社會的一個重要分子,勤勞與其社會民主有著密切的因果關係。

芬蘭有著這些可敬的本土特質,「古根漢」要駕臨絶對不可看作順利成章。

日前讀到在香港關於「學運換代」的一篇訪問,我很欣賞四位大學學生會會長的思考、敢言和行動,訪問內容中看到四位會長除了在議題上都有共悉外,內心大致都有一個相同的憂慮—「自給自足:資源、糧食、水等的缺乏」。我在想,如果芬蘭可以面對惡劣天氣生存至今,我們香港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嗎?

我看香港與芬蘭似有些相同的軌跡,香港也是臨海城市,海港,遊輪碼頭、尖東海滂、渡海泳、天星小輪、180度維港海景豪宅、西九等臨海議題都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香港的綠化可不少啊,一半土地都是高山,大浪西、鳳凰山、大霧山等,週末漫步山中、攀山跑山、越野單車等活動在自嘲荒謬的繁忙生活中令我省覺存在的意羲。另一方面,香港「城市密集化 (densification) 」 有著其中好處,芬蘭注重環保,但民居分散令供電網絡拉得很疏很遠,耗電量反而變得比較大,所以「城市密集化」是赫爾辛基未來三十年的發展藍圖。相反香港有小巧而配套安排緊密的交通和供電系統,還有許多大廈建築物,屋頂可做天台綠化或藍化 (Green rooftop, Blue rooftop) 生產能源、收集雨水、提供食物嗎?

香港的颱風侵襲可是芬蘭沒有,所以香港並非絶對在溫室長大。有著市民與政府之間的「討論文化」,芬蘭人可卻沒有香港人的示威遊行經驗,看來香港人未必不及芬蘭人的強悍和堅持。自由對香港不是與生俱來,這反而令我們對社會民主有更細腻的咀嚼。加上香港人的本土知識、國際視野,漸漸增強的公民意識,還有現代科技支援,讓我們先別為這些問題而否定潛存的空間與力量,也許達到自給自足是 "possible challenge" 「可能的挑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