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茫然先生》的監控你我他

2018/9/27 — 12:57

《茫然先生》是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的即將公演最新創作,第一次觀其劇目、乃至其英文名字 Mr. Blank亦不以為然,直至看到其節目介紹簡單幾數字「一間空房,密閉的是空間還是記憶?在忘記與茫然之間」就瞬間覺得有趣極了—— 在一個密閉空間的一個茫然先生,不就與現今世代的我們嗎?不同的只是這個密閉空間,其實有多大而已。《茫然先生》所探討的,正是這些年頭以來,我們不斷不斷討論的監控與自由。

開宗明義定義為舞蹈劇場(Dance Theatre),以當代舞作為「語言」說故事,《茫然先生》除了有CCDC的駐團編舞桑吉加,亦邀來潘詩韻作為劇場構作(Dramaturge),從文本創作以致表演的形式上加入各種元素,並與不同人士交流啟發,如與跨界藝術家魂游探索不同角度,再回到排練場上與編舞及舞者,在「監控」這個大題材創作發展。在監控的議題上,多媒體與現場投影的形式設定是能夠想像得到的,把演出現場的場景設定為充滿可看到甚至找不到的監控鏡頭,再讓觀眾在特定時間看到這些鏡頭攝錄而得的影像,都似是理所當然的。然而這都只是盛宴的頭盤,至於主菜如何,就從監控這味食材上多花巧思。

「監控下的自由」講座
攝:Lee Wai Leung / www.worldwidedancerproject.com

「監控下的自由」講座
攝:Lee Wai Leung / www.worldwidedancerproject.com

廣告

承認與否都好,香港人對監控其實毫不陌生,甚至在不知不覺間與監控相處得好好的。不是嗎?網上購物及社交平台的瀏覽紀綠,都已經成為了市場推廣的大數據;你在智能手機上的指模早通雲端,在外太空巡遊幾圈環遊世界到達地球另一邊;街頭上當初防止罪案發生的「天眼」監視器,誰知道今天的錄影片段是如何處理嗎?金融體系下的個人信貸評分、醫療病歷互聯紀錄、手機電腦裡的私密照片…… 不能再想了,想一想就覺得可怖。資訊爆炸的數碼年代,是否早已如電影The Truman Show《楚門的世界》一樣,世界其實都是虛構的攝影棚,到處佈滿隱藏的鏡頭,所謂真實只是營造出來的真實,遇到的每個人其實都是一個又一個精心安排的角色,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都被拍下紀錄讓全世界看到,唯你一人未知。也許你正在細閱文章的這一刻,也被Big Boss觀看著。對了,誰是Big Boss?如果他在看著你,他是誰?誰在這刻坐在監視器動動手指頭然後不斷zoom in?

廣告

魂游提出了「Role reversal」這個概念,簡而言之就是不同人在不同位置上擔當的角色扮演。你以為你被Big Boss盯著?Big Boss可能只是物業管理處的盡責高級經理,又或是IT部門的八卦無賴技術員同事,甚至是你家中的小心眼老爺奶奶?監控並不一定指向政治性,本來就滲在生活之中,你我他都可以是這個Big Boss,說穿了是扮演著監控者的一員,其實沒有很複雜。你有否曾幾何時(想過)在家安裝鏡頭去窺看外傭姐姐,看看她有否在你上班時在家中偷懶偷竊甚至偷情?當你被賦予權力,你可能也會盡情運用,甚至想盡辦法令自己擁有這個權力,好讓自己大權在握高高在上、知己知彼穩操勝券。一旦有了權力結構,幾乎無可避免就會出現不同程度的結構暴力,當中就包括了監控這一環,從而再把權力延伸出去,就似是史丹福監獄實驗一樣,要將一個大學生變成瘋狂獄卒,也只不過三兩天的時間功夫而已。

魂游

魂游

被監控之所以帶來恐懼,是因為其個人自由被威脅以致懼怕陷入更大的無知與未知之中。易地而處,你又會如何選擇?於是在《茫然先生》裡,觀眾對於「監控」的體驗,並非只有最順理成章的乖乖坐著被監控。桑吉加與潘詩韻將讓觀眾在文化中心劇場裡自由遊走,與演出的舞者共同存在於同一空間;而在四處遊走觀賞舞者演出的同時,觀眾更有機會參與監控,全權操作劇場裡的鏡頭,隨他們個人意旨決定投放出來的影像,直接決定了演出如何進行,令每一場演出都不一樣。至於甚麼觀眾才可以左右大局?舞者將如何與觀眾發生不同的連接與關係,以致彼此在創作團隊精心設計的監控之中?這需要在劇場裡才知道答案了。畢竟,現實世界裡亦沒有人知道真正的遊戲規則,就如《書房裡的旅人》(Travels in the Scriptorium)裡的主人翁一樣,在白茫茫一片裡尋找點點蛛絲馬跡,似見青天卻是雲霧。《茫然先生》啟發自這部小說,不知觀眾步出劇場時,會覺得是故事結束還是章節伊始?

——

城市當代舞蹈團《茫然先生》

日期︰ 2018 年 10 月 5 至 7 日
時間:15:00/20:00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詳情:http://www.ccdc.com.hk/zh/site/p/4?pid=74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