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草間彌生~生日快樂,祝願世界和平

2018/3/22 — 17:39

草間彌生最新個展@松本市美術館 (Twitter)

草間彌生最新個展@松本市美術館 (Twitter)

日本水墨書畫家相田みつを(Mitsuo Aida)以寫哲理書法馳名,他有句傳頌日本、勉勵眾人的精句:「一生勉強,一生青春。」(日語漢字「勉強」意思指學習),指常青之道在持續學習。套用在今天89歲壽辰的草間彌生(Yayoi Kusama) ,她的長壽秘訣則是以持續藝術創作,治療長期性的幻覺及驚恐強迫症。

松本市美術館藏品:草間彌生 《原爆》1954年
25 x 16.7 cm
Photo Courtesy 松本市美術館

松本市美術館藏品:草間彌生 《原爆》1954年
25 x 16.7 cm
Photo Courtesy 松本市美術館

廣告

這位生於1929年3月22日長野縣松本市的藝術家及傳奇女子,自少雙親不和及患病,經歷二戰日本戰敗及原爆,1957年28歲時與思想封建的母親決裂,離開從事苗圃生意的富農家庭,隻身赴美尋夢,在紐約期間(1958-1973)以繪畫、裝置及行為藝術等鋒芒畢露,成功作品如波點(Polka Dots) 、無盡的網(Infinity Net)、鏡房(Mirror Room)等,常被人津津樂道。回歸日本老家後,自1975年自我放逐入住精神病院,始終創作不斷,直到如今依然每天往病院對面的工作室創作文字及繪畫,狂熱如昔夢想如舊,似要用盡未完的精力,怎不令人折服?

把憎厭的東西重覆繪畫

廣告

紐約MoMA藏品《Accumulation No. 1》1962年作品

紐約MoMA藏品《Accumulation No. 1》1962年作品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藏品《A Signpost to Hades》1976年作品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藏品《A Signpost to Hades》1976年作品

一個寂寂無名的日本農村小女子,如何在那叛逆年代及男性主導的前衛藝術之都奇積地綻放異彩?要瞭解草間彌生的內心世界,莫如細閱她的個人自傳: 《Infinity Net: Autobiography of Yayoi Kusama》 —  為何她的繪畫或雕塑總是佈滿圓點?按她自述,原來她視自己的生命為畫布上其中一粒圓點,不但與畫布上其他無限的圓點連接,透過無邊無界的手法,也因此與其他背景及宇宙相連 ,這種獨特的手法及構思,配合鏡子、燈光、色彩等元素,讓其裝置增添了Psychedelic極度迷幻的前衛效果,至今仍叫一輩又一輩年輕的觀眾著迷。

草間彌生談到12歲時已被視聽幻覺侵擾,感覺周遭的動物及植物會發光發聲,甚至變成人臉與她談話,嚇得她死去活來,後來她自我救贖的方法就是不斷重覆地繪畫這些惡魔,同時視之為敵人與同志。同樣,基於對男性陽具的恐懼及厭惡,也使她不斷模仿男性陽具形狀,製成「軟雕塑」展示於她的繪畫或裝置中,如上圖所見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藏品: 《Accumulation No.2 》(累積系列),以及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藏品: 《A Signpost to Hades》 (往陰間的路標) 。

不求「卡娃兒」,祗願世界和平

相信由於少女時成長期沒有好好渡過,促使草間彌生產生創作可愛作品的動力。大眾最愛談論草間彌生人氣兼色彩斑爛的作品「大南瓜」,還有同樣逗人喜愛的「圓點小狗」,總覺得她與村上隆及奈良美智同屬日式「卡娃兒」一派;對被指「可愛」,草間彌生似乎蠻反感,原來她從不以「日本藝術家」自居,更希望率性而為,做一位具國際視野的藝術家,不被任何框框所限。當然,熟知藝術家被幻覺及焦慮煎熬的背景,也不會有此誤讀。

草間彌生 《幻之華》2002 @松本市美術館

草間彌生 《幻之華》2002 @松本市美術館

草間彌生的小狗作品 《從松本到未來》2016 @松本市美術館

草間彌生的小狗作品 《從松本到未來》2016 @松本市美術館

草間彌生位於東京新宿的個人美術館於2017年開幕,每年舉行兩次展覽,入場門票需在網上預購,最近兩個月的門票已售罄,令人望門輕嘆,可見她如何風靡日本。作為草間彌生的故鄉及創意啓發地,松本市美術館亦於2002年開幕,其中藏品草間彌生1954年的《原爆》令我份外深刻。據說草間在赴美前,曾將數千作品捨棄,令此作品特別彌足珍貴。

這幅採用水墨、樹膠水彩及粉筆創作在紙上的小畫作,筆墨細膩,畫中呈現猶如少女頭、蟲和植物的合體,也似將少女的痛苦與原爆比擬。現時,松本市美術館正展出其最新個展—『草間彌生 ALL ABOUT MY LOVE』(2018年3月3日至7月22日) — 開宗明義闡述了藝術家期盼宇宙和平的大愛與理想。顯然,經歷過戰爭,藝術家祝願世界和平,世人珍惜有限人生。

註:草間彌生自傳: Infinity net: Autobiography of Yayoi Kusama, Tate Publishing 201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