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木經惟影展 不拍物體 捕捉情感

2015/1/12 — 13:56

綑綁、裸露、色情,提起荒木經惟,大家準會自然與離經叛道扣上關係。1940 年出生的荒木,至今出版逾四百本攝影集,以都市生活為背景,鏡頭流露他對女體和性的無限好奇。其妻青木陽子更是他最喜歡愛的模特兒,作品集多有妻子的留影,當中更不缺裸裎身體的影像。有人會批評說,荒木是個變態,作品挑逗性想像,敗壞社會風氣;有人認為荒木作品表述無窮生命力。究竟我們如何評判荒木的作品?繼早前香港藝術中心展出部分荒木作品之後,AISHONANZUKA 畫廊現正舉行荒木經惟首個香港個展。或者我們可以先親睹、再討論。

「攝影不是拍攝物體 而是捕捉情感。」--荒木經惟《寫真的話》

廣告

廣告

荒木經惟從不迴避對尋索性愛的欲望,他曾寫道:「我一離開母親的子宮,就開始紀錄她的性」,也承認早期攝影時有跟相中女角做愛。直至他在工作場所遇上作家青木陽子,便找到一生中知己和最好的模特兒。婚後出版的攝影集《感傷之旅》,將陽子的裸體、二人做愛的過程、口交的畫面、高潮的表情,毫無保留地展現人前。縱然他對女體迷戀,但無改對妻子深厚的感情。二人的婚姻維持接近二十年,到 1990 年以陽子的離世告終。當陽子病危於床上,荒木對她的照顧溫柔細緻。他坐在床邊,把罐頭橙放進口裡嚼爛,再給她餵食。手術和放射治療最終也起不了作用,陽子斷氣他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平平的,但還是溫暖的」。

愛欲一生,夫婦緣份雖然不長,但期間荒木經惟靈感活躍,短暫但多彩的關係,有如劇場。「愛的劇場」收錄他在 1965 年前後的攝影作品,其中不乏妻子的身影。這輯照片現時首次在香港展出,同場尚有荒木十多幅名作。或者二人膝下無人,多產卻反映在一輯輯的攝影作品集,渺渺延傳。

 

---

「愛的劇場」

展期:即日至 2015 年 1 月 18 日

地點:AISHONANZUKA 畫廊(香港香港仔黃竹坑道 39 號偉晉中心 1 期 13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