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謬的「北京M+」

2016/3/7 — 17:12

M+ 博物館
(圖:西九文化區網頁)

M+ 博物館
(圖:西九文化區網頁)

抱歉在上一篇文章寫得太多,令周文慶誤讀了。而周文慶與胡恩威兩位最大的邏輯問題是 Sigg藏品等於M+的所有藏品,所以Sigg所品展展了什麼、欠了什麼就等同M+將會展什麼、會缺什麼。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無視在文中羅列過的M+的香港藝術家藏品,而危言聳聽說M+有一個中國藝術藏品展,就等於應改名作北京M+,斷然是混淆視聽嘩眾取寵。

在前文已回答M+在香港藏品與展覽的思路,在此不贅,但胡氏與周氏兩位在與香港藝術生態脫節的狀態下,在場外提出所謂「質疑」與「擔憂」,卻未曾聽見有任何建設性的論述。在前文提出M+對本土藝術的策略,被周氏說成M+將以北京代替香港當代藝術,以策展人之口說出,這種危言聳聽只代表了周氏的無知,正如他引用胡氏一句:「香港與臺灣都不是中國藝術」,在亞洲的當代藝術論述中,除了中國內地因為政治原因,將兩地納入中國的範圍內,西方的論述從來沒有將香港納入中國當代藝術體系以內,未知兩位從何見得M+有這個傾向。

我們檢視M+策展團隊如何利用Sigg收藏,除了劉香成的六四照片以說明歷史事件外,整個展覽並沒有將香港納入中國當代藝術討論範圍之內,更將Sigg收藏中的白雙全作品放到上一個討論亞行為藝術的展覽之中,可見這個分野是策展上故意的策略,亦即說明沒有北京取代香港的陰謀。今次展覽其實就像在巴黎東京宮看到一個大型中國當代藝術展,總不能說是中國取代巴黎的當代藝術吧。

廣告

在藏品來說,Sigg藏品只是整個博物館的一部分,以這小部份的作品評論一個博物館,是犯了典型的以偏概全的謬誤。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館藏中,購入個人收藏作為公共館藏的比比皆是,甚至現在舉世聞名的博物館,如 Freer Gallery of Art 或美國國家藝廊的核心館藏都是購自個人收藏,實在看不到收購一個瑞士人的收藏──還是世界最重要的中國當代藝術收藏──會影響到香港人的自主能力與館藏的公共性,未免看低了M+的策展團隊了。再者,就算真的有缺失也好,館藏是持續地增加的,其缺失也能在未來的收購中得以補足,收藏從來都是一件這樣不停成長的事,討論的時候應當加入未來的可能性才對。

廣告

兩位似乎是對博物館有最狹隘的想像:要求每一件藏品都是經過了公共討論,才能對得住香港人的錢,這其實在其他地方又是常態嗎?狹隘之二,看來兩位是希望M+作為香港人的博物館,應當全數購入香港人的作品,方可以代表到香港當代藝術,就拿趕了在M+前開幕的新加坡國加美術館,定位也是將新加坡當代藝術放到在東南亞的文化論述中,還是要將當地藝術與周邊地區作比較,才能做得到這個目標,而藏品必然要包括了本地和外地的作品。

M+的收藏策略非常之透明,以香港藝術為核心,輔之以中國與亞洲其他地方的藝術,要兼收并蓄才能稱得上「博物」館吧。在前文所引的策展人訪談,看到的是博物館的策展人如何抵抗着政府的自我審查,更說如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整個策展團隊就會辭職,到底是什麼原因才會令周氏如此偏聽呢?

M+的資料着實好找,但兩位寫作評論時,既沒有提出例子,也沒有就着任何資料作評論,難道就能以不是文化研究者來推搪過去嗎?胡恩威更曾是本地文化研究雜誌《文化視野》的主編,這樣無中生有的流佈這些危言聳聽的評論,又說得過去嗎?還期望二位真的能對香港的當代藝術有實在的論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