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奈的無奈

2016/5/31 — 11:30

「他鄉情韻—克勞德•莫奈作品展」

「他鄉情韻—克勞德•莫奈作品展」

【文:善美(相信藝術不是遙不可及、高深莫測。大家在日常生活裏也可以體會真、善、美。)】

一個大家都聽過的名字──印象派,與及大家都看過的作品──起碼在掛牆日曆、500塊的砌圖及咖啡杯見過,然後再加上當中的靈魂人物──莫奈 (Claude Monet),這樣的一個展覽應該有不少號召力。

然而這展覽有些少「局限」:(1)參展的只有17幅作品,(2)當中並沒有莫奈最出名的傑作。

廣告

香港文化博物館怎樣策展這個十分重要但似乎又「先天不足」的展覽?它是怎樣向香港的觀眾介紹莫奈呢?

看完在文化博物館的莫奈展覽就得出以下的印象:莫奈「是西方繪畫史上最偉大的風景畫家之一」(博物館網頁及展場引言這樣說),他勤於繪畫旅居的地方,包括諾曼第、巴黎、倫敦和威尼斯(展場引言)。展場入口的錄像導賞一再重複說他在不同地方寫生(下圖),還把那些地方的照片與莫奈的繪畫作對比,又說莫奈是個顧家的人,亦喜歡園藝。

廣告

錄像導賞介紹莫奈作畫的地方與他的生活

錄像導賞介紹莫奈作畫的地方與他的生活

這就是博物館向大眾講的故事。它選擇了從旅遊、畫家的生活作大綱。至於為何莫奈是「最偉大」的藝術家,展場內就沒有怎麼交代了。他與印象派在西方藝術發展的角色及風格,只在展場的其中一個導賞錄像有約略提及。免費派發的場刊內,六段文字中有一段簡介「印象派」名字的由來,另一段介紹他們處理光和水的方法,其他四段就集中介紹展品的寫生地點。就連展品擺放的次序,也是根據畫中的地點而安排,可見博物館是以寫畫地點為主幹,在導賞團或聲音導賞中也許對莫奈的重要性會有更多的描述,但最直接地看展館的處理、場刊和網頁,對此則着墨不多。看罷展覽,就覺得看了一些美麗的作品,但不會了解到這些作品或印象派對西方藝術發展的重要性。捨棄了從基本出發去介紹莫奈與印象派,轉而專注作畫地點,叫人不明白博物館對香港觀眾作了甚麼假設,是認為參觀者對印象派已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以至不需要詳細表述他們怎樣突破前人、改變藝術的語言、為二十世紀抽象繪畫鋪路等等?還是博物館認為香港的觀眾理解力有限,與其介紹莫奈與印象派怎樣偉大,不如突出他去旅遊的地方,以為這樣比較符合觀眾的口味?

至於展品只有17件,又缺乏最出名的作品,但是它們仍然可以是很好的材料,讓香港的觀眾了解到莫奈和印象派的重要性(下圖)。

展出的作品能反映莫奈全盛期與後期的風格

展出的作品能反映莫奈全盛期與後期的風格

雖然沒有著名的 “Haystacks”(「乾草堆」)、”Rouen Cathedral” (「盧昂的聖母院」)等,但展出的作品水平一點也不弱,它們仍能反映莫奈全盛期與後期的風格,當中還有驚喜呢:莫奈印象派風格的代表作 “Saint Lazare Station”( 「聖拉薩車站」,1877 [1]),以雲彩與煙霧的處理手法尤為突出,展場內的 “The Railway Station at Argenteuil” (「阿爾岡特伊火車站」,1872,圖3)就讓大家一睹這風格的演化了。

阿爾岡特伊火車站,1872

阿爾岡特伊火車站,1872

與其以旅遊地點為主幹,博物館其實可以藉著那17幅作品的特色去介紹印象派的風格與成就。當中可能要花點功夫去研究展品與莫奈其他重要作品的相互關係、解說印象派的作畫理論怎樣套用到這些展品中、又或者用展品去說明印象派怎樣開拓了西方藝術在二十世紀的發展等等。

文化博物館安排了西方藝術史上重量級的畫家在港展出,實是珍貴,惜策展方向未能突出藝術家的重要性,介紹予普羅觀眾。

--

註:

[1] “Saint Lazare Station”: 可參照英國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的資料 - https://www.nationalgallery.org.uk/paintings/claude-monet-the-gare-st-laza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