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須有的廢與棄

2015/4/26 — 16:44

這一刻是寶,下一刻是草,真的是很可憐,對人,對物,同樣是這樣。早幾天,忽然想到去大會堂低座展覽廳看 WYNG 大師攝影獎作品展「莫須有」(What a Waste)(展期至 4 月 29 日)。這攝影比賽不經不覺已搞了三屆,前兩屆的主題是貧窮懸殊、空氣,今屆就是廢/棄,都是現時香港,以至全世界都正關注的社會議題,知道下屆的主題是我們是誰,從貧富懸殊到污染,再到身份問題,都是香港人正面對的大問題,按目前社會及政治情況看來,都是不可能解決的問題吧。

說回今次展覽,七位入圍者的作品,包括 Albert Bonsfills、夏志明(Remmus Ha)、林愷倩、歐鳳雯(Abby Au)、Mandy Barker、鄧鉅榮(Ringo Tang)及又一山人(黃炳培),展場也分成七等份,一人一個展區。

是廢還是棄,有用沒有用,不要還是要,都是很主觀的行為,一人手中的垃圾,或者是另一人眼中的寶貝,又或你以為草,我卻以為是寶,七人的作品各有不同的演繹及呈現,如最後拿到冠軍的 Albert Bonsfills 的得獎作品「E-Life」系列是取材自內地東南部小鎮貴嶼,在手機、電器及不同零件等電子垃圾堆中,人們的生活是怎麼,一刻前是很多人的生活必需品,一刻後變成垃圾,而當地人又在垃圾堆中找可變賣為生的寶物,一環扣著一環,由寶變廢,再變成寶。而電子垃圾涉及的,不只是廢物問題,還有污染、貧窮、衛生,以至國際關係問題。同時,筆者心想這議題實在很適合用來比賽。

廣告

不過,筆者也喜歡林愷倩的「原位」(In Situ)系列及夏志明的「回歸」(The Return)系列,前者是家中過多及雜亂的物品,後者就找來不同人倒出垃圾筒中的物件,都是一種自我審視,究竟自己擁有或擁有過甚麼呢,可能是必需的,但可能更多是必需的,但擁有卻不珍惜,又或只是擁有很多消費一會便會掉棄的東西。如果是筆者自己審視自己及朋友擁有及拋棄的東西,可能是──擁有很多,但都不珍惜,拋棄很多,但沒有用或食過。家中有很多不會穿的衣物,塞滿了整個衣櫃,但四季中穿來穿去都是那幾年而已,而且書及雜誌儲了一屋都是,家中還有很多舊文件、藥物、膠袋及紙袋……但絕大部分都只是儲起來,很少拿出來,到底它們的存在有何意義呢?但每日掉棄的,那些包裝袋、用過的紙巾、食物殘餘等,自己沒有計算過,是不是很多,或者過多,又或偏於那些種類呢。個人對廢棄的態度,其實就整合成一個社會的廢棄態度。

廣告

另外,歐鳳雯的「你眼中的廢物,我眼中的寶物」系列,又或又一山人的「拾吓拾吓/存在和尊重」系列,前系列中的電視機、銀行簿仔、公仔等,以及後系列中的酒家招牌、財神像等,這社會充滿了被拋棄或被視為應被拋棄的事物,為甚麼那麼多東西要被製作出來,但轉過頭又要被拋棄,或等著被人拋棄呢?

每次看到政府及環保團體發表的家居、工業廢物或廚餘數量,以及種種處理方法時,都在想除非全世界的人都消失,否則永遠都會繼續會製造廢物,廢棄這問題也永遠不會有解決的一天,因為不可能有不廢不棄。況且,只要看本港就著堆填區、焚化爐、環保回收、電子汽車等的政策及討論,就可以想像問題的可解決度是零。

筆者唯有盡量珍惜應有的事物,少慶少棄,不要這一刻是寶,下一刻是草。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