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葉莎沙的少女變蝴蝶

2015/7/27 — 14:28

葉莎莎的《Transformation》系列 I-IX

葉莎莎的《Transformation》系列 I-IX

如果筆者要做蟲,最好是甚麼蟲?應聲蟲?臭蟲?屍蟲?早幾天到過位於中環 PMQ 的 Art Projects Gallery,那裡正舉行本地年輕藝術家葉莎沙(Peony Yip)的首個個展「變.化」(Transformation)(展期至 7 月 26 日)。畫廊一邊掛了十幅《Transformation》系列的原子筆畫,看到是三個長了鹿角的少女,逐漸變成蝴蝶,最後一幅是三隻圍著一朵花的蝴蝶;另一邊掛著另一個十二幅《Transformation Zodiac》系列的原子筆畫,將西方十二星座的特徵,改為配上蜜蜂、甲蟲、蝎子等,所以雙魚座是兩隻蜜蜂,雙子座是一隻有兩個頭的蜜蜂,山羊座、白羊座、金牛等就是長了對動物的角的蟲,獅子座是蜜蜂配上獅子尾巴,而天蝎座就仍是蝎子等。

用變形為主題,一邊是少女變成蝴蝶,回歸大自然,一邊是將星座變成昆蟲,也是回歸大自然,看看藝術家的資料,年輕的她原來是在牙買加出生,在那裡生活了十多年,之後回港讀書,不知位於加勒比海地區的牙買加的文化是怎樣的呢,一般人的生活是如何,是否很易接觸大自然,筆者只認識牙買加的咖啡豆,以及牙買加的短跑運動員。

葉莎莎《Transformation》系列 X

葉莎莎《Transformation》系列 X

廣告

看過葉莎沙的作品,多多少少令自己想起法國昆蟲學家 Jean-Henri Fabre 的《昆蟲記》、卡夫卡的《變形記》、日本漫畫家手塚治虫的《人間昆蟲記》,還有一套很舊的電影《The Fly》等,不過,好像除了《昆蟲記》,其他都好像是偏向黑暗,說的都是人性或社會的黑暗面,而葉莎沙的作品好像不是那麼黑暗,而變形或變態,多少是一種反映自然現象,而不是諷刺人性那樣黑那樣深。在《Transformation》系列中,少女蛻變成蝴蝶,如藝術家所說明,是代表了人們自我重生的過程,回歸自然的願望,如果這系列繼續發展下去,應該會不只有少女吧,雖然藝術家都仍是少女,或者會有男女老幼吧,也不只變成蝴蝶,至少應該會好像《Transformation Zodiac》中有好幾種昆蟲,當中蜜蜂及甲蟲也有好幾種啦。

廣告

葉莎莎《Transformation Zodiac》系列的巨蟹座

葉莎莎《Transformation Zodiac》系列的巨蟹座

如果筆者可以選擇變成某種蟲,會是甚麼呢?除了蝴蝶、蜜蜂、甲蟲等,或者蜻蜓、螳螂、飛蛾、螞蟻等,但應該不會是蟑螂、蝗蟲、蚱蜢或虱吧。不過,為甚麼要回歸大自己,就一定要變成昆蟲或其他動物,就是不可用人的身份回歸自己,或者就是因為人的存在已經變成大自己的敵人,有人就即是不可能與大自己共存。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