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蕭邦的「圓舞曲」

2015/11/9 — 16:35

約翰.史特勞斯的「圓舞曲」,是真正為跳舞而做的音樂,紳士淑女們可以隨著舞曲節奏翩翩起舞;蕭邦的「圓舞曲」,雖然也叫「圓舞曲」,但那可不是跳舞的音樂。蕭邦出入的十九世紀巴黎沙龍,不時也有人會跳跳舞,但應該不會有人配合蕭邦的「圓舞曲」或「馬厝卡舞曲」來跳,要跳也跳不下去。

不能配舞,那為什麼要寫「圓舞曲」或「馬厝卡舞曲」?蕭邦看中的,毋寧是那特殊的三拍子節奏吧!「圓舞曲」和「馬厝卡舞曲」在傳統上,都是三拍子,而且都不是正規、平均的三拍子。

「圓舞曲」的三拍,遵循平常的「強-弱-弱」分配,但其三拍間的差別,不僅在強弱變化。跳「圓舞曲」,第一步跨出去,第二步轉身,第三步收回,要讓這樣的舞步能夠從容、優雅,很自然地,第一步所落的第一拍,需要稍稍長一點,讓相擁的舞者能夠取得和諧的動能,先往反方向傾挪移下,再借勢一起邁開不去。因此「圓舞曲」的節拍就變得不平均了,第一拍不只強,而且稍長,相對地,第三拍不只最弱,而且短收,將第一拍多用的時間,在第三拍上減回來。於是形式上是三拍,但「圓舞曲」在演奏上有時會產生像是變形二拍子的錯覺,第一拍是前半的 downbeat,第二第三拍則形成了後半的 upbeat。

廣告

沒有人比蕭邦更討厭中規中矩的節拍了。他音樂中的抒情性,有一部份就是靠創造一種搖曳自由的節拍來傳遞的。他的樂句刻意不遵照固定的小節分布,暗藏許多跨小節和小節內部的曖昧連結和曖昧劃分。他經常動用隱藏的對位寫法,將和主旋律呼應的聲音寫在一些奇特的節拍上,和主旋律形成不前不後、似前似後的幻覺似關係。

同時也就沒有人比蕭邦更懂得如何運用變形的節奏。流傳下來的一個有趣故事,是同時代另一位大鋼琴家去拜訪蕭邦,遇到蕭邦正在教學生,學生無論如何彈不出蕭邦要的音樂,訪客聽了一陣子,忍不住出口幫忙,對學生說:「你沒聽到老師示範嗎?這裡要彈成二拍,你卻一直彈三拍!」學生還來不及反應,蕭邦勃然大怒,對訪客說:「別胡說,我彈的明明就是三拍!」於是接著學生目瞪口呆看著當時在巴黎最傑出、最有名的兩位鋼琴家湊在鍵盤前,大聲彈琴大聲吵架,一個說:「這樣怎麼可能是三拍?這明明是兩拍!」另一個說:「一-二-三,你不會打拍子嗎?」

廣告

引起兩人爭執的,顯然就是蕭邦的「圓舞曲」作品。我們可以不必追究那到底是三拍還兩拍,我們只需知道,正就是在三拍和兩拍的灰色地帶,有了蕭邦的揮灑空間。他可以讓「圓舞曲」華麗優雅,他也可以讓「圓舞曲」輝煌開闊,他還可以讓「圓舞曲」激動沉重。那不是原有、傳統「圓舞曲」音樂所具備的多樣變化,是蕭邦利用了「圓舞曲」不明確的節拍所新捏製出來的形貌。那是「圓舞曲」,但必須是、只能是蕭邦的「圓舞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