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藍色的愛──陳佩玲的社區藝術

2016/4/4 — 18:37

陳佩玲作品題材多圍繞日常生活體驗與想像,表達自身、城市及自然三者之關係。

陳佩玲作品題材多圍繞日常生活體驗與想像,表達自身、城市及自然三者之關係。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陳佩玲,畢業於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文學士(fine arts),主修繪畫。現居香港,工作室位於牛棚藝術村。陳氏作品以裝置、攝影、繪畫等媒介為主,題材多圍繞日常生活體驗與想像,以表達自身、城市及自然三者之關係。近年以古老的顯影方法(藍曬印相法),利用陽光和時間創作,重新想像及構造城市風景。曾於香港、澳門、法國、及北京等地展出。2011年於藝穗會舉辦《我們你們他們》首個個人作品展;2013年於法國十三區府比艾佛展廳舉行個展,部份作品為私人收藏。2008年成立「藝術到家」,致力推廣社區藝術及教育發展等。

無限溫暖的藍

廣告

藍色已成為陳佩玲的標誌色。而藍色在藝術中是特別受青睞的,維克多.雨果說過,「藝術是藍色的」;在畫家馬蒂斯眼中藍色幾乎意味著一切,有所謂「極美之藍」,最藍之藍,而藝術家所做的一切,無非是「使藍,藍的絕對觀念,完全進入現象。」陳佩玲經常運用的是,John Herschel(1792~1871)發明的藍曬(Cyanotype)技術,是一種古老的顯影技術,做法是先在底片塗抹感光物料,再利用日照,把影像留在紙布上。而Anna Atkins這位史上第一位女攝影師,亦是一位植物學家,她曾把植物標物放在藍曬的背景上,去做印刷紀錄。陳佩玲則以鋅片托底在陽光下進行藍曬,她喜歡自然藍曬的過程,天上停駐的雲都會帶來變數,象徵生命會隨環境改變。

藍色已成為陳佩玲的標誌色。她喜歡自然藍曬的過程,利用陽光和時間創作,重新想像及構造城市風景。

藍色已成為陳佩玲的標誌色。她喜歡自然藍曬的過程,利用陽光和時間創作,重新想像及構造城市風景。

廣告

陳佩玲自稱作品源於生活,她喜歡以身邊的題材創作:小時候居於澳門,有許多葡式藍花磁磚,所以藍色也就成為了城巿的重要印象,而進入她的作品。植物也是陳佩玲作品的主要元素之一,她常常留意到這種自然給予的小驚喜,把植物的生命力放入作品。「植物在城巿中很被動,很易被剷走。城巿中人與自然的關係很遠,但我覺得植物與內應該共存,而非人獨大去規劃。」《藍上彼丘》是採下的小草,藍曬後再剪裁,插在太陽能的小草機中自動搖擺。

陳佩玲作品《藍上彼丘》是採下的小草,藍曬後再剪裁,插在太陽能的小草機中自動搖擺。

陳佩玲作品《藍上彼丘》是採下的小草,藍曬後再剪裁,插在太陽能的小草機中自動搖擺。

社區之愛

陳佩玲的作品常源於社區,她對社區的觀察方式,有時是站於天台高處,跳出環境來看周遭的變化。現在時興「垂直農場」的觀念,陳佩玲站在土瓜灣的「天台農場」,身邊的植物細細抽芽生長,而高樓已經隆隆的建起來。陳佩玲留意到土瓜灣的變化,地鐵要來了,大片舊樓被拆掉,將來會被很高的屏風樓包圍,可能只有被俯瞰。「社區節奏變化太大,人容易冷感。所以我在作品中保留想保留的建築物,或一些生活的細節。在作品中是一個理想的空間。」

陳佩玲深覺社區節奏變化太大,人容易冷感。所以希望透過作品把建築物保留。

陳佩玲深覺社區節奏變化太大,人容易冷感。所以希望透過作品把建築物保留。

陳佩玲認為,「發展經濟旅遊,不能只是拆毀。」「樓宇和物件,都可以留下情感,連繫心上的共鳴,所以我想要把它們放進作品裡面。」陳佩玲重視環境,認為藝術家應該在環境上以作品多交流。「藝術品不一定是技巧上十分高超,更多是能傳遞情感上的愛。」

陳佩玲認為:「藝術品不一定是技巧上十分高超,更多是能傳遞情感上的愛。」

陳佩玲認為:「藝術品不一定是技巧上十分高超,更多是能傳遞情感上的愛。」

「最後,啊,幸福,啊,理性,我把藍色,那實際是烏黑的藍色,從天空分出,於是,我的生命化作了自然之光的金色火花。」——法國象徵主義詩人,蘭波。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六集將於4月5日(星期二)晚上8時 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