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展絮語】夢遊世界盡處的仙境

2018/10/30 — 10:00

在英國 Tate Modern 美術館成立10周年紀念前夕,其總監Nicholas Serota接受《The Observer》訪問,記者問他如何在這崗位上屹立不倒10年之久,他毫不猶疑的答道:「走進藝術家的工作室,並看見他們新的藝術作品。我逐漸意識到,這些藝術跟20年前的同樣難以理解。藝術家總是在挑戰我們,好讓我們重新思考、重新窺視世界、重新探索自己。每次去到一個工作室或一家畫廊,我總是被挑戰,且知覺:生命從這一刻起要重新再來。」

每次從繁忙的工作、喧鬧的生活走出來,與朋友到美術館看看展覽,感覺就像久旱逢甘露,有洗滌心靈的作用。其實藝術可以很平民化,撇掉艱澀的美學理論,只要純粹用心去感受、欣賞,便能讓忙碌的都市人得到「階段性」的重生。

廣告

曾經在倫敦的 Hayward Gallery 參觀過極棒的展覽——「Ernesto Neto: The Edges of the World」。我看著小朋友們在那裡奔來跑去,碰這摸那,莫名的興奮跳脫。我終於明白,藝術的力量之大,能讓人得到真正的快樂。

Ernesto Neto 是巴西著名的建築藝術家,它的作品散發出巴西國家文化的熱情與澎湃,也吸引著觀眾去享受這個視、聽、味、嗅、觸五感共生的夢幻國度。於我看來,他的建築裝置作品,像巨型蜘蛛似的節肢類動物,只有皮膚和骨骼組成的結構,沒有筋脈肌肉。Neto用砌模型似的木塊作骨架,加上一層又一層色彩鮮麗又半透明的紗絹作嫩膚,建構出會呼吸、活生生的迷離樂園。當參觀者走進藝廊就是走進這些生物的身體內,我們成為展品的一部份,與它融為一體。

廣告

一進去,紗絹所用的紅、橙、黃、綠、粉紅、粉紫等鮮艷顏色已經吸引了我的眼球,有如置身童話世界。周圍走走看看,摸摸這樣,碰碰那樣,所有東西也很新奇。在這邊廂,我們可以進去一隻紅色水母狀的生物體來玩打鼓遊戲。另一邊廂,我們則可以脫鞋踏入心肌血管的隧道探險。

Neto在離地半米鋪了七彩半透明紗絹,因紗布的韌力與彈性,一踩下去腳板就會到地,所以第一下竟有踏空的感覺,讓心裡怯了一下。摸著隧道壁遊走,會看見在皮膚的肌理縫隙內藏了不同的香草,芬芳撲鼻。另外還有一個一個實甸甸的東西垂吊下來,原來是內裡藏有大量胡椒粉末的喉嚨吊鐘,觀眾會不自覺伸手去摸一摸,感覺怪怪的;搖一搖,它會散下一點點胡椒粉;嗅一嗅,味道濃郁。再進去中間的位置,就提供有很軟棉棉的梳化,讓人舒泰地躺下來享受這空間。

展覽還延伸至外面的陽台,提供特製予參觀者游泳戲水的展品,簡直超乎想像匪夷所思,您可曾試過在人家的藝術品裡戲水呢?Ernesto Neto與 Hayward Gallery的敢作敢為,震撼了觀眾的思維。

無論是一家大小、雙雙對對的情侶、或是三五知己良朋,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投入,完全陶醉於這巨大生物的體內。這就像展覽場刊的簡介般說:「Incorporating spaces both for contemplation and play, The Edges of the World invites us to move freely through and around it; to explore and wonder, to relax and be energised, to think, to dream and to have fun.」這絕對是新一代參與玩樂型藝術展覽的全新體驗。

作為設計師,工作量大,不斷輸出,而吸收新事物的機會則愈來愈少,常有腦袋被掏空、創意被搾乾的難受感。能參觀一個好的展覽,可使心情放鬆,享受不一樣的滿足。心靈給清泉澆灑過後,自然而然地感覺煥然一新,不需強求,也能靈感無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