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展絮語】蝶舞於琉璃箱 — 各書籍展覽式

2019/2/20 — 10:46

"Works of art often last forever, or nearly so. But exhibitions themselves, especially gallery exhibitions, are like flowers; they bloom and then they die, then exist only as memories, or pressed in magazines and books." —Jerry Saltz, Art Critic

這些年經常看很多書籍藝術與設計展覽,常常思考究竟怎樣能把書籍作品展示得好一點。

這是比較困難的事,因為書籍不同於其他藝術作品如裝置、油畫、照片等,書籍作品與觀眾的關係是比較複雜的。因為書與人的關係幾乎離不開「參與」(Participation)及「互動」(Interaction),不太可能只把書本的封面展出就能完全表達書本的意念、內容與特色。以主觀意願看,書最好能給人觸摸、翻閱與細讀吧。因為這樣,書才能透過「五感」充分表達想傳遞的訊息,與讀者作零距離的溝通。

廣告

在世界各地看過這麼多書籍的展覽與書展,以下5種是策展人常用的展示方式。

◉ 展示式①1:祼示

「裸示」,顧名思義就是赤裸裸的把全本書給觀眾看,完全沒有放在任何保護罩內。當中有兩個含義,一種是給人觸碰的、另一種是不給人觸碰的。

第一種方法當然最好。書本放在展覽場地任人自由地翻閱,這讓觀眾有高參與度之餘,亦能讓他們觸摸紙的質感、及仔細閱讀書的內容。這是最簡單、又容易展示的方法。可是,這風險非常高,在香港地區的話,書本可能展示一兩天就已經殘破不堪了。若展示的是珍品或只有一件的限量版,策展者就要認真考慮其可承受的風險了。

廣告

第二種方法也很常見,擺好書本的姿勢後,放一個「不准觸摸」(Don't Touch)的標示在旁邊,這只讓觀眾欣賞其封面外觀或內文某一版面。我剛剛到京都參觀設計師白井敬上的「組版造形」展,也是採用這種方式。

◉ 展示式②:玻璃箱
英國Victoria & Albert美術館曾經展出一個名為「Blood on Paper」的書籍藝術展覽,展品非常珍貴,本本書也是出自大師之手的古董,動輒上千萬元,亦應已買了重保險。所以,這些珍貴的書被專業人士打開了最有代表性的一頁,放進玻璃櫃中作展覽,我們只能「眼看手勿動」地觀賞這些書。這是無可厚非的,如果這些古董給破壞了,後果不堪設想。的確,某些「藝術家書籍」只看外觀也完全沒有問題,根本不需要捧著閱讀的。

◉ 展示式③:帶手套
一些書籍藝術或設計展覽,為了增加觀眾的參與度,而又想防止展品失竊或被破壞,我所曾經見過的,則是把展品放於透明膠箱內,左右兩邊開了口,加插了兩隻手術手套,讀者可以隔著膠箱與手套翻弄書本,增加了展覽的互動性,觀眾亦能更加了解這些書。相似的書展,如果擺放較貴重的書籍展品,他們就會提供帶著手套的專人在則,翻弄翻閱整本書給觀眾看,這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辦展的成本費用當然相對地增加。

◉ 展示式④:版面展示
有些展覽或書展的展品並不是太貴重或發行量相對多的,他們可採取的展出手法則是放一本進透明箱,也有一本「Display Version」放在旁邊,任由觀眾翻閱。這樣,讀者就可完全感受書本的質感,同時你想怎樣看就怎樣看,基本上是讀者作主導的展覽。

近年,我也見過有策展者把書籍版面展示於平版電腦上,讓觀眾自由放大小、翻頁,方便仔細了解內容。另外,也有一些展覽把書本當中經典的版式設計做成展示板展出,這也讓觀眾更能欣賞到內文設計。

◉ 展示式⑤:閱讀室
最後,有些展覽會在主要展場以外,再劃分一些空間出來,佈置一間「閱讀室」,給觀眾坐下,慢慢地、安靜地細讀書本的內容,讓他們仔細了解一本書的一切。這是一種非常大方、舒心的做法。

或許,這才是書籍展覽的真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