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發局選戰・2】劇盟副會長冼振東:我和業界都需要改變

2019/10/11 — 11:15

「當年(ADC 選舉)我第一個提名李俊亮......三年前,覺得有新人入去試下好啊,但依家覺得佢要抖抖啦。 」2019 年藝術發展局戲劇範疇候選人冼振東說道。

三年前藝發局選舉,冼振東提名演藝學院導演系師兄李俊亮參選,當時雖認定李俊亮勝算不大,但能多一位「黃絲」新血加入選戰,何樂而不為?最終,李俊亮爆冷當選,擊敗對手黃秋生。

沒想到,三年後,提名人成為挑戰李俊亮連任的選戰新進。

廣告

冼振東入行逾 25 年,行內暱稱為「大佬東」,現任香港專業戲劇人同盟(簡稱:劇盟)副會長。他透露不時有業界朋友向他反映李俊亮的表現未如理想、「表達方式建制咗」,與劇團間溝通不足,當初一些改變的承諾亦沒有兌現。他不禁質疑李俊亮過去三年的「政績」,是否有利業界長遠發展。

廣告

「大佬東」越說越激動,更向對方陣營喊話:「其實我好想問下文化同行嗰幾位朋友,你知唔知李俊亮做成點㗎,唔係三年前連線,依家又連線先得㗎!」他遂直言,參選「係想尋求change」,為業界,也為自己。

劇盟副會長冼振東

劇盟副會長冼振東

事業學業臨瓶頸 參選求突破

2012 年,冼振東加入由民政事務局直接資助的九大藝團之一的香港話劇團,在資源相對充裕的環境下,曾任駐團導演,現為話劇團聯席導演;同時,於香港大學修讀教育博士學位。自演藝學院畢業後入行至今打滾廿年,在外人看來,其戲劇事業可謂修成正果。但他卻認為,學業與事業此刻均遇到瓶頸,「冇咩突破,做到嘅已經做曬」。不知這次參選,會否成為這位劇場前輩的另類突破? 

「如果選到嘅話,肯定做到死為止」冼振東笑道,聽起來像玩笑,卻是事實。自稱「立場態度強硬」的他,早已預想自己若走入機制,爭取改革,定會得罪不少人,但最後仍然選擇參選,「加上做呢個位冇得申請 ADC 資助,我又分唔到舊餅,冇空間搵食、做到死都唔緊要,真係純粹為回饋業界」。

資助上落車機制「唔好」須率先改善

雖然說話直腸直肚、大聲夾惡,又自言「好似黃毓民」,但冼振東參選念頭早於一年前就開始醞釀,始與劇盟成員討論參選事宜、會否有勝算等。直到今年7月,大細路劇團忽然從藝發局三年行政資助團體「降班」至一年資助團體,一下子決意參選,不再猶豫。

冼振東自 2013 年起擔任藝發局審批員(戲劇),亦曾任兩年大細路劇團的常任評審。他坦言過程中對劇團印象正面,並稱讚其劇作老少咸宜,他就劇團表現撰寫的評審報告亦「好鼓勵性」。然而,今年 7 月大細路劇團被「降班」,三年資助減為一年,而那一百多字的評核報告中卻沒有詳細交代變動原因,令人難以信服。冼振東怒斥:「你至少都回應我常任評審嘅報告,逐點指出有問題嘅地方,咁我咪心服口服囉......呢啲資助、升降班,係公帑嚟嫁,點解可以咁無厘頭!」

後來,他毅然推卻藝發局的邀請,不再續任下屆審批員。「我 officially 推咗呢個邀請,就係想話俾佢聽,個機制唔好。」

他認為大細路劇團事件,正反映現行機制的許多問題:過於保守、效率欠佳、缺乏清晰指引、評審框架及標準等,未能有效評鑑團體的藝術水平。他強調,如其政綱第二點所指,「完善機制」最重要,需制定良好的評審框架與標準、薪酬指引等,「所有嘢要有根有據,唔係你話畀幾多就幾多」。

冼振東在荃灣大會堂排演《時光倒流香港地》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冼振東在荃灣大會堂排演《時光倒流香港地》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既然藝發局係一個分餅嘅機構,咁主持人係民選嘅話,係可以做多啲嘢;入到制度,搞好機制,令政府唔可以係投放資源嗰方面,話乜就乜,咁樣其實唔係發展緊。」

有見及此,冼振東政綱決定從機制出發。三項政綱中,「透過完善機制:支持卓越、幫助拓展、匡扶新秀」,是他當選後的首要任務;成為業界與政府之間的「行動橋樑」,則是達至前者的一個行動方式,向政府反映業界訴求,爭取資源。

至於政綱第三點「捍衛戲劇創作自由」,冼振東強調,「唔係攞個稻草人出嚟打」,亦相信另外兩位候選人不會質疑這點。他認為,面對大時代,戲劇無法避開某些題材不說,獨善其身,「戲劇冇辦法唔係關於人生、社會」,業界需要一個自由空間去創作,講香港故事。

但捍衛,說起來容易,真正殺到埋身時,有多少人能堅持到最後?

「李俊亮同 Joyce 都會話自己會做㗎啦,但我覺得自己嘅勇氣會大啲,去做呢樣嘢。」冼振東承諾,要為業界把關,阻止日後白色恐怖出現在劇場。從事戲劇教育多年,他很希望學生長大後入行,劇界能夠有充足資源以及自由度予他們發展興趣。

「我想創造一個更好嘅香港比佢哋。」46 歲仍繼續上街抗爭的冼振東說道,「年紀大,今次(反送中)冇雨傘行得咁前,但我都要行出去,因為要保護啲學生」。

今年三月,冼振東在劇作《正是這樣的生活》中飾演正生書院校長,學生前來捧場。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今年三月,冼振東在劇作《正是這樣的生活》中飾演正生書院校長,學生前來捧場。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無懼「鎅票」 讓選民多一個選擇

選舉談政綱、談理想,也要談策略。

三位候選人中只有冼振東,沒有與其他範疇候選人組成聯盟。張佩華(Joyce)與另外三名演藝畢業生組成聯盟「Arts 4 More」,參選四個不同藝術範疇,更議定共同政綱;李俊亮亦組成四人連線,其中三人上屆結盟當選,盟友陳錦成、周博賢更是該範疇今屆大熱候選人。反觀冼振東,看似孤軍作戰,但他卻認為,自己與相識多時的張佩華,「好似好連線咁」。

公佈參選人名單之後,冼振東應邀與張佩華見面交流。冼振東坦言,很欣賞張佩華,十分同意對方提出的政綱,且隨口便能說出其中一項,如設舞台劇本庫及版權交易諮詢服務。他大讚曾從事戲劇、電影、出版工作並出任劇展監制多年的張佩華,在如何找資源、市場經營上經驗豐富,方向清晰。而自己的優勢則是較強的論述能力,加上修讀博士學位,多年的邏輯思維訓練,他更能迅速抓住問題核心,對症下藥,同時以合適的手法向政府表達意見。

只是,對手如此優秀,又同為挑戰李俊良連任,會否擔心「鎅票」?冼振東承認,難免有「鎅票」情況。他最初曾與張佩華「協調」,想過其中一人退選,但經討論後認為不必要走到這步。他相信,既然兩人政綱各異,選民反而可以直接按政綱內容作出選擇。

冼振東遂指出兩人不同之處,「Joyce 覺得出面可以有好多渠道搵資源,但我覺得政府責無旁貸,呢個係我哋最唔同嘅地方,但都應該互相補足」。張佩華建議推出現場演出數碼平台「HK THEATRE LIVE」,突破劇場地理限制,開拓新市場;冼振東則強調從政府手上爭取更多資源,「打大個餅」。

儘管路線不同,兩人有個「君子協定」;最後無論誰當選,都盡力將對方的政綱引進藝發局。冼振東甚至呼籲選民,「唔同意我嘅唔緊要,支持 Joyce」。

在學校禮堂排練完,冼振東向學生進行解說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學校禮堂排練完,冼振東向學生進行解說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政府唔聽,我唯有辭職」

至於信心及勝算,冼振東認為自己未必能獲得戲劇以外九大範疇的選票,坦言選情「唔明朗」,但會「盡做」。沒有把握卻堅持參選? 他豁然答道:「咁其實任何選舉都係 change,當你想 change 嘅時候,你就選㗎啦。」

擔任藝發局民選委員,無人工,工作量大,又不能申請藝發局資助,可謂吃力不討好。因此,冼振東直言「選唔到都未必係一件壞事」。他強調「冇著數」都要做,「因為要 change,對選民又好,自己又好」。

然而,進入體制後面對的現實掣肘,改變並非易事,想過最壞打算嗎?「有。」

「如果我真係盡咗力,全世界都見到我做咗好多嘢,而政府都係唔聽,咁我唯有辭職。」他認為辭職和當年立法會選舉「五區總辭」一樣,以強硬姿態控訴政府,根本無意發展藝術文化,滿口謊言。但冼振東坦言,自己雖然不希望走到這步,但非毫無機會。

「當然啦,我都會吠得好大聲」,用盡所有方法,包括定期向業界報告施政情況等,政府若依舊充耳不聞,冼振東會毅然離開體制。他強調,真正想做事的人,不應戀棧權位,「真係唔好同我講,留低難過離開」。

 

文/鄭晴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