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發局選舉 ── 為藝術行多步

2016/11/27 — 14:24

講起選舉,你可能諗起曲終人未散的美國大選、宣誓風波可能引發的立法會補選,以至決定香港命運(如果命運仍能選擇的話)、負責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搶位戰,同一時空之下,其實仲有一場未必唔重要,但就絕對唔起眼的選舉正在悄悄進行--藝術發展局(藝發局)民選委員選舉。

有關藝發局的角色同功能,詳情可以細讀官方網頁上的資料,核心工作之一就是管理每年大約1億多少少的經費,包括撥款支持藝術創作,對象主要是中小型藝團同獨立創作人,所以如果藝發局一夜消失,太陽依然如常升起,好似香港話劇團、香港芭蕾舞團同香港中樂團等「旗艦藝團」仍然繼續生存,因為其「對口」的水㗋是民政事務局,反而一眾新人、新團,隨時大幅減少、消亡。

當不少人都質疑大團往往缺乏朝氣、難免保守,目光早已轉向中小型,以至獨立創作時,藝發局的存在就更形重要。

廣告

除了節目,藝發局同時手執一些場地資源,包括位於黃竹坑、專為視覺藝術家、電影及媒體藝術家而設的「ADC 藝術空間」,以及密鑼緊鼓籌備中、以表演藝術為主的 「大埔藝術發展中心」(暫名),同時又會批錢支持業界台前幕後進修,雖然獲分配的整體資源少得可憐(可以比較一下,以2015/16年度為例,9大「旗艦藝團」獲得的總資助高達3億3千幾萬,藝發局服務對象極多、服務功能極闊,加加埋埋先得1億多少少),卻又大大影響業界生態。

講下講下,藝發局原來都幾有份量,呢個組織背後又是由甚麼人組成呢?

廣告

唔計一眾受薪的前線藝術行政人員,藝發局大會共有27位委員,屬於局內的最高決策層,負責制訂整體發展方向同運作;27個位之中,14人由特首委任,3人是政府代表,餘下10人就由藝術界投票選出。無錯!民選成份不但唔能夠同委任成份打成平手,仲要少你7席,所以一旦遇事,大權其實仍然是牢牢地掌握在建制手上。

不過卑微一點去諗,至少總算有民選成份,而呢少少的10席,亦是香港文化藝術官僚之中,唯一唯一的民主力量。

開場白可能已經長到遮蔽了大家的耳目,一開始係話有場重要而唔起眼的選舉悄悄進行,這些選戰將會決定藝發局民選委員席位花落誰家,以至未來3年的資源調撥同政策走向等等。

今次選舉之中,4席已經自動當選,餘下6個尚具競爭性的組別包括藝術行政、舞蹈、戲劇、文學藝術、音樂同視覺藝術;各場選戰之中,又以戲劇界最為引起外界注意,事關候選人之一是知名演員黃秋生,他今屆是尋求連任,對手則是來自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的李俊亮,這一場選舉被形容為「師兄弟的較量」;論資排輩,黃秋生1988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多年來活躍於影、視同舞台,「師兄」身分自然無可挑剔,至於李俊亮,本身在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畢業,能導能演,近年專注表演藝術教育,在行內其實都有相當資歷。

對上一屆選舉,黃秋生以挑戰者的身分,擊敗本已連任10年的前輩、中英劇團藝術總監古天農,上屆的「師弟」今屆成為了「師兄」,這場後浪前浪之爭,未知結局又會如何?特別是近年中外多場選舉之中,象徵「求變」的新人,往往都能獲得支持,足以改朝換代,這股風潮,今次又會否捲到藝發局之中?

同樣出現新舊對決局面的,還有音樂界別,集曲、詞、編、監於一身的創作人周博賢挑戰歌唱家費明儀,周博賢之前出戰立法會功能界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雖然未能取得議席,但亦獲得 809 票,反映他在行內都獲得一定支持,而費明儀自藝發局成立以來,已是委員之一,至今超過20年,經驗非常豐富。

不過,新還新,有時有些人只是純粹新,甚至古怪,既無(足)跡可尋,又無(往)績可尋,對於那些「忽然」參與,大家也應格外留神,引用行內一個蠻有參考價值的說法:「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支持那些平時都會去看演出的參選人、支持那些平時也會在政策論壇,在不同平台為藝術發聲的參選人、支持那些不單爭取資源,也關心整體文化生態環境的參選人。」

藝發局選舉今明兩日( 27/11及28/11)舉行,不論擁抱甚麼價值,都唔好因為凍、因為懶、因為忙、因為太多演出要睇/做、因為以為心儀候選人「夠贏」、因為唔知藝發局關自己咩事等等等等原因,任性浪費手上選票,真的要「為藝術行多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