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空間浮沉錄 ‧ 前言】深水埗藝術空間的生生滅滅

2017/9/26 — 12:27

不靠政府,不靠藝廊,藝術空間如何做到「獨立自主」?「藝術家自營空間」(artist-run artspace)在這個語境下應運而生。

早在 1950 年代,美國洛杉磯率先出現「藝術家自營空間」,而香港的藝術工作者則在 1990 年代陸續開設藝文空間,作為展覽表演和聚會用途,抗衡政府場地的使用限制,以及私人空間的高昂租金。其中以「藝術公社」、「1a space」和「Para/Site藝術空間」最為人熟知,經歷制度化存活至今,發展成具規模的藝術機構。

千禧年前後,本地藝術家自營空間相繼出現。自 2015 年起,多區出現不同背景的「新藝空間」,其中以深水埗最為集中:先有「百呎公園」搬入鴨寮街,同年同街還冒出了「咩事」;大南街上則先後出現「common room & co.」和「合舍」。創立之初,這些藝術空間都帶著一個共同信念:除了依靠公營機構資助之外,藝術空間可以怎樣營運下去?自主存活模式,是他們實驗的目標。

廣告

「百呎」與「咩事」團隊合照
(圖片來源:「咩事藝術空間」facebook)

「百呎」與「咩事」團隊合照
(圖片來源:「咩事藝術空間」facebook)

廣告

「諗唔同嘅辦法去營運,又真係各自都做到,各自有佢哋嘅 style。」歷史較長的「百呎公園」,其創辦人何兆南(South)解釋開設空間的理念較為純粹,劈頭已沒打算依靠展出的藝術品維生,開支由幾名創辦人共同分擔。

「咩事」創辦人李傑則認為,百呎公園「自己拎錢出嚟」的營運方式「好辛苦」,所以轉而游說藝術圈中有能力者,以私人贊助方式支持藝術空間的發展,實踐圈內的「資源重整」。

「common room & co.」

「common room & co.」

作為再後來者的「common room」,創辦人林欣傑(Keith)坦言,「百呎」、「咩事」的展覽有質素,但「好似見到佢哋好辛苦咁樣」,所以開設「common room」之初,已將自負盈虧定為目標,以賣咖啡的收入支持同場舉行的展覽。他相信,藝術空間能夠持續發展才算健康成長。

隨著今年年中,「百呎公園」宣佈「放大假」;早已明言只做兩年的「咩事」也在本月撤出鴨寮街。是否意味著以藝術家自資、私人資助維持藝術空間的「生存實驗」失敗?賣咖啡撐藝術的方向,又能否做到長期持續發展?

《立場新聞》專題【藝空間浮沉錄】,專訪三個深水埗藝術家自營空間的創辦人,以「百呎空間」、「咩事」和「common room」為例,探討營運藝術空間的實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