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空間浮沉錄.1】理想須務實執行 何兆南:用實業滋潤藝術

2017/9/27 — 19:24

「好老實,要消失好容易,要返番嚟都係好容易,但我覺得需要堅實啲嘅嘢去支持自己繼續走落去。」百呎公園創辦人何兆南(South)說。

2012 年,何兆南和蕭國健等藝術家創辦「百呎公園」,五年之內,三度搬遷。今年七月,「公園」宣佈撤出深水埗鴨寮街的樓上舖,八月正式「放大假」。

阿南坦言,兩年前租下單位時,已知業主計劃稍後回收單位出售。面對可以預期的土地問題,他心中已有盤算。「公園」大可以維持現狀,租用另一個空間繼續做;或者「做大啲做勁啲」;又或直接「摺咗佢」。他形容,目前的情況是「暫時停低咗先」,加上創辦人各有一些計劃想做,不如抽空嘗試新方向。

廣告

「放大假」而非「摺咗」,阿南有信心「百呎公園」不會成為封塵歷史,但希望「公園」重生之日,能夠更進一步,「再出現嘅時候,有多啲資源去做。」

「百呎公園」今年 8 月正式撤出第三代位於鴨寮街唐樓的空間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百呎公園」今年 8 月正式撤出第三代位於鴨寮街唐樓的空間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廣告

三代「百呎」皆夾租

回想當初,阿南形容開辦藝術空間的目的純粹簡單,只為「一個興趣,一個嗜好」。他笑言,任何嗜好都要花錢,有人用在購物,而他不過用在做展覽。做一個藝術空間,他認為無須大綱領,「唔洗為咗咩發展乜乜乜,純粹係我真係好中意。」

本身是藝術家的阿南坦言,不少收入來自藝術圈,將收入投放回到藝術生態,也是自然不過的事。經營一個空間,最重要是「搵到方法運作」。資金有限,人手有限,他們一開頭想到的應對方法,便是「夾租」。

第一代「百呎」,與獨立書店「實現會社」夾租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第一代「百呎」,與獨立書店「實現會社」夾租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第二代的「百呎」是地舖櫥窗位置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第二代的「百呎」是地舖櫥窗位置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從第一代的上環商廈,到第三代的鴨寮街唐樓,「百呎公園」多年來與不同的組織合租。阿南坦言,劈頭已知無法獨立生存,「一星期只開四、五、六、日,其餘時間攤咗喺度,唔符合經濟效益」。他認為夾租不但減輕租金負擔,更可以互相吸納不同人流,拓闊彼此觀眾群,漸漸找到適合「公園」的空間方案。

讓藝術家發揮到盡

作為一個藝術家自營空間(artist-run artspace),阿南認為與參展藝術家的關係微妙:大家都做創作,所以更明白彼此需要和難處。他雖然充當場地提供者,但仍可與參展藝術家互相信任,其他類型的展示場地難以比擬。在他心目中,「百呎公園」是個另類空間,讓藝術家可以執行藝廊未必即時接受的實驗。

過去五年,「百呎公園」舉行大約二十場展覽,合作單位有初出茅蘆,亦有具名氣的藝術家。接收藝術家提案的同時,創辦人亦會主動邀請相熟的創作人參展。數年經驗累積,持份者都熟悉操作,愈來愈順暢。

Samuel Adam Swope 個展營造的暗黑空間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Samuel Adam Swope 個展營造的暗黑空間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直至兩年前,「百呎公園」由太子地舖搬上唐樓,空間較以前大,突破百呎。單位能夠容納兩個藝術家的作品,可以加強策展工作,甚至邀請藝術家就地創作回應,而非純粹陳示「現成嘢」。

阿南尤其記得,高倩彤和冼朗兒的聯展,將整個單位刷上白漆;而 Samuel Adam Swope 和陳閃的個展,則在暗黑的環境中進行,笑言:「無其他地方可以俾佢哋咁玩」,「公園」提供的場地讓藝術家發揮到最盡。回想起這些展覽,讓他覺得「『公園』真係做緊一啲同其他 space 唔同嘅嘢」。

對比高倩彤和冼朗兒聯展,「百呎」化身「白盒子」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對比高倩彤和冼朗兒聯展,「百呎」化身「白盒子」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堅持不以展品賺錢

「百呎公園」原本只是一個兩年的藝術計劃,但每次租約期滿都找到新的空間、新的合租人,斷斷續續經營了五年。藝術空間屢屢搬遷,阿南感激支持藝術的業主,他們認識「公園」的工作,願意提出低於市價的租金,讓藝術空間得以發生。

「大家無搵笨嘅,最多就賺少啲嘅啫!」阿南認為,資源流動的討論往往不是「由上而下」,便是「由下而上」。他提出,不同人在各個層面付出多一些,營造「上下共融共生」的狀態。大部分香港人喜歡講投資回報,但他相信互動可以更純粹地發生,「佢好中意藝術,我好中意藝術,藝術家都好中意藝術。咁大家咪付出唔同嘅嘢,有人出空間,有人俾作品,有人做中間人,成件事可以好美好」。

創辦人何兆南與參展藝術家,出席展覽開幕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創辦人何兆南與參展藝術家,出席展覽開幕
(圖片來源:百呎公園 100ft. PARK facebook)

以「百呎公園」的經營為例,支出最大的負擔在於租金。藝術家的材料費,看舖幫工的車馬費,也是有限的開銷。創辦以來,「公園」從來沒有用作品賺錢的打算,希望藝術家盡量不受限制地進行創作。

「最後我哋都守得住。」阿南坦言,「公園」的定位顯然需要展覽以外的收入,來支持藝術空間的營運。過去五年,開支全部由創辦人分擔。有圈中朋友曾經建議拍賣作品籌錢,他都一一婉拒,說:「唔想出到嗰招,唔想碌卡」。

用實業滋潤藝術

「個人嚟講,我想『公園』再做好啲。點樣做好佢呢?原來都幾需要資源。」阿南坦言,「百呎公園」要繼續走下去,困惑在於資源。他承認,單靠藝術家作品買賣的收入,支撐一個藝術空間的營運,是「好虛無,好容易倒塌」。他希望探索新方向,開拓資源滋潤「公園」,甚至整個藝術圈。

「難聽講句,實業,搞啲實業出嚟。」阿南相信,藝術要靠實業去滋潤。回想起「公園」多年來,每次展覽開幕都有朋友無償送出紅酒白酒,方能做到「有飲有食」的狀況。他想像,如果有一天這個朋友不再贊助,「公園」會怎麼樣?「如果我識釀酒,咁我咪做自己嘅 sponsor 囉,甚至可以做 sponsor 人哋嗰個囉。」

何兆南近日轉而研究釀酒,計劃發展實業滋潤藝術

何兆南近日轉而研究釀酒,計劃發展實業滋潤藝術

數月前,阿南從 1a space 的「香港藝術家自釀計劃」分享會上,初步接觸到手工啤酒的釀造方法,開始研究釀酒。計劃原意是製造啤酒,供應藝廊展覽開幕。收入扣除成本,雖然所剩無幾,但仍可儲起來,成立小小的基金,資助日後的藝術活動。他形容,計劃考慮到整個藝術圈的生態,「錢唔會好多,但個 statement 重要」。

藝術家是否真的可以透過「實業」生產,支持藝術活動的發生?阿南未有答案,但「公園放大假」正好給他一個脫軌跳線的機會,嘗試「更新更癲嘅嘢」。他強調,實驗空間的暫時休業,不代表創辦人從此放棄藝術,說:「好老實,消失好容易;要返番嚟都係好容易,但我覺得需要堅實啲嘅野去支持自己繼續走落去。『公園』會再出現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