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不是重點──專訪楊秀卓

2015/8/18 — 12:20

Photo by Calvin Wong

Photo by Calvin Wong

「你想像一下,當田裡的禾稻長至心口高,微風吹過,一片金黃輕輕搖曳,稻米間卻插著二十支銀色的巨物,初看會覺得震撼,再多看兩眼就會覺得不妥。為什麼會有工字鐵在田裡?究竟它想說什麼?」

時為五月中,楊秀卓老師(楊sir)已經到訪過新潟一次,跟香港團隊敲定了作品細節,也大致決定了物料,此時正要再度動身前往當地預備作品。他這樣解釋創作概念:「工字鐵豎在田中其實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我們的經濟發展是不是可以去到這樣的地步,連農田都要被發展、被破壞淨盡?」楊 sir 認為新自由主義導致國際資本自由化,掠奪式的發展令世界各地的環境被無節制地破壞,近如香港,政府硬推新界東北發展,美其名是為了住屋需要,實際上是要求居民與本地農業在龐大利益面前讓路。新潟是產米大縣,稻田本是山野間尋常風景,冷硬的工字鐵在其中顯得格外突兀,侵擾了越後地區有名的棚田美景,遙遙呼應香港被推土機威脅的農地與自然環境。

新界東北發展逼在眉睫,是楊 sir 相當關心的議題,不過經濟發展與在地居民、自然環境的角力並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日本政府在六十年代提出興建東京附近的成田機場,就惹來當地農民的強烈反彈,這後來成為世界抗爭史中一場非常著名的運動,所以作品的根源雖在香港,其實也暗暗連繫着日本以至世界被發展巨輪壓迫的一群。即便如此,楊 sir 最希望還是把這件作品帶到香港鄉郊的脈絡中,可惜因為資金問題難以實現。

廣告

「但有機會在日本做也好,往後訊息會回到香港,這叫做『出口轉內銷』啦。」楊 sir 笑言。「一直以來,我心目中的觀眾都是香港人,創作多年也從沒離開過香港這個題材,因此向來不太有興趣在外國做展覽。」令他改變主意的是他稱為「團長」的袁易天(TV);得悉整個香港項目以農業先行,而且他一直欣賞的 TV 也會參與,楊 sir 才決定加入。

這次的作品概念由楊 sir 跟 TV 碰撞出來,原初的想法是在稻米田中放三十條漆成鐵鏽色的工字鐵,後因成本問題減至二十條;又由於真正的工字鐵太重、太昂貴,因此改以木材模仿。工字鐵的顏色由楊 sir 最初屬意的鐵鏽色換成銀色,原因是 TV 認為銀漆在陽光照射下可以加強刺眼的視覺效果,楊 sir 由此又想到在工字鐵上鑲鏡面,但為怕鏡子日久失修令農夫受傷而作罷。就像打乒乓球般,經過來回的討論與修正,才得出如今「米田中有二十條仿工字鐵」的方案——畢竟農業才是主角,作品理應得到耕種者認同才放入田中。

廣告

香港團隊也很重視農地主人柳信子的想法。柳女士的丈夫過世前在這裡種的米備受讚許,這次經過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及 NPO 法人越後妻有里山協働機構的工作人員幫忙協商,柳女士決定把田地借予香港團隊耕種及放置藝術品,眼見她和亡夫引以為傲的田地重拾生氣,她表現得相當高興,也很喜歡作品的完成圖。

楊 sir 回港後,剩下的落樁腳、刷油漆、組裝、固定在田裡等工序已經由團隊的其他成員完成,二十條工字鐵屹立在剛插滿秧苗的米田,在夕陽斜照下尤其刺目。「作品由整個香港團隊負責製作,這次我不是以個體藝術家的身份參加藝術祭,而是作為團隊的一員,我和我的作品並不是主角,官方的宣傳品中也不會有楊秀卓的名字。」來到耳順之年的楊 sir,早已不再關心作為藝術家的名氣或榮譽之類,重要的是作品能否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抗衡世間的不公義。

 

(原文刊於《大地予我》通訊七月號。「大地予我」為2015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Team Hong Kong 的項目,由 Sense Art Studio 策劃,伍集成文化教育基金會贊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