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不須是條孤獨狹窄的路:專訪馬來西亞策展人林愛偉

2016/1/25 — 16:38

【採訪、撰稿:李欣潔】

今年的ART KAOHSIUNG高雄國際藝術博覽(以下簡稱 ART KAOHSIUNG)的活動裡,馬來西亞當代藝術特展區(Malaysia Platform)的策展人─ 林愛偉,對我來說是相當特別的存在。畢業於美術學院的她,並沒有將自己侷限於一套既定的藝術機制:她做過馬來西亞獨立刊物《椰子屋》的美編,也經營過咖啡店與畫廊;又經歷八年在馬來西亞國家美術館從事學術研究,而近期則來到台灣持續藝術學習之路。正因為深知作為藝術家的艱難,所以她更藉由在不同領域的工作機會,努力推廣藝術。此次馬來西亞當代藝術特展區的計畫,便是其中一個賦予自己的任務。

 

廣告

不再霧裡看花: ART KAOHSIUNG馬來西亞當代藝術特區

提到與ART KAOHSIUNG結識的過程,林愛偉表示除了過去以策展人身分參加博覽會,結識了一些台灣畫廊好友,主要還是因為在馬來西亞美術館工作的經驗,讓她能與台灣等亞洲國家進行長期深入的藝術交流。

廣告

「日前我代表馬來西亞美術館出席劉國松學術研討會,拜訪不少台灣公、私立藝術機構,因而認識了孔哥(張學孔先生)及畫廊協會幾位前輩。加上今年秋天開始在北藝大攻讀碩士,天時地利人和,才讓參與ART KAOHSIUNG的機緣能夠達成。 」

除了上述愛偉提到的個人因素,東南亞在近兩年台灣藝文圈討論的火熱程度,或許也是催化此次活動的另一原因。今年ART KAOHSIUNG順勢將這樣的趨勢帶進會場,主打高雄作為 「東北亞及東南亞藝術的交會平台」,東北亞部分致力於介紹日本抽象藝術,東南亞區則邀請林愛偉策畫馬來西亞當代藝術特展區,同時舉辦相關學術論壇,專注於介紹馬來西亞藝術給台灣的觀眾。

Kedai Kopi Li Fong at Jalan Cheng Loke, 2012. ©陳剛毅 CHIN Kong-Yee

Kedai Kopi Li Fong at Jalan Cheng Loke, 2012. ©陳剛毅 CHIN Kong-Yee

愛偉在策展論述中特別寫到,此次帶來的作品將「從區域地理,亞洲移民的歷史背景,各文化傳統及民族身分,原生動、植物,歷史建築及古蹟,傳統建築與懷舊,女性主義等」來呈現馬來西亞當代藝術的風貌。問及為何想策劃這樣包羅萬象的議題性展覽?愛偉解釋自己多次出國交流時,發現亞洲其他國家對馬來西亞藝術的印象都是霧裡看花、「感覺好模糊,無法看清楚。」的狀態。然而當觀眾有機會親身接觸,多半都會對作品探討的題材以及當地多元的創作語彙感到相當驚艷。因此愛偉決定選用各種議題面向,搭配多元的風格與媒介形式,希望讓台灣藏家對馬來西亞當代藝術風貌有更深更廣的認識,而不僅止於表象的觀看。

 

認識東南亞藝術:我們都需要一點叛逆與冒險的勇氣

事實上不只馬來西亞,今天我們所聽到與談論的「東南亞」,也常讓人陷入一陣迷惘。這個詞彙或許可以幫助有效定位地方,卻很難幫助對地方有更具體而真實的認識,反而時常因為這個詞彙的便利性,將身在其中的地方簡化為均質單一的圖像。

愛偉認為面對這樣的「東南亞」框架,藝術創作反而是更珍貴而具包容性的溝通方式,因為它可以成為語言之餘、框架之外,另一種認識地方歷史或議題的途徑:「真正的藝術家必然會去思考、定位自身的身份背景與歷史文化,從中進行深刻反省,再轉化為個人獨特的藝術創作。

Pendatang #1-#9, 2015. ©周春美Bibi Chew

Pendatang #1-#9, 2015. ©周春美Bibi Chew

Do not trust Anybody, 2015. ©Saiful RAZMAN.

Do not trust Anybody, 2015. ©Saiful RAZMAN.

Beauty & Strength,2014. ©郭麗芳 Jasmine KOK Lee-Fong

Beauty & Strength,2014. ©郭麗芳 Jasmine KOK Lee-Fong

不過愛偉也提到由於地理位置與政治條件,使得東南亞區域內差異雖大,但梳理藝術史的發展,便會發現彼此之間仍存在許多交會連結與相互影響的脈絡。例如過去「新馬本一家」,因此直至1960年代前的作品,普遍被人統稱為「南洋風格」。但近期研究時她發現不只新、馬兩國,泰國當時似乎也曾受到該潮流影響,呈現類似的作品風格。至於東南亞各國在分別獨立後,近幾年的創作型態逐漸出現明顯區隔。

例如新加坡比較偏向學術、觀念、檔案(archives),表現形式也趨向多媒體及裝置。泰國多半注重細緻的傳統畫,以傳統故事及反映當地生活文化面貌為主要題材,不過年輕一代則朝向更為輕鬆、活潑的創作型式。印尼的藝術作品非常多元且勇於批判。菲律賓則因深受宗教及西方影響,議題除了具高度批判與反思,畫面也常反映濃濃的宗教味及西方寫實畫風。

愛偉以自身長期觀察描述的東南亞經驗,宛如帶我走過一片繽紛風景,也讓人感覺到「東南亞」就像是引領進入迷人雨林的一個深深召喚,當我們過於仰賴手上那本由西方世界書寫的指引,而不夠有勇氣用自己的感官去感知叢林裡的自然耳語,傾聽生長於當地人的聲音,或許終究只能在一樣的路徑裡頭打轉,而看不見那些更為原始純粹的生命力。要理解「東南亞」,或許我們都需要一點不聽從指引的叛逆,以及幾分敢於冒險拓荒的精神。

 

藝術環境:適時地支援,才有可能變好

隨著今日藝術市場的日漸蓬勃,因應需求的雙年展與藝術節活動不斷冒出,博覽會似乎也是必然趨勢:「我覺得這是不能不辦,也不會不辦的,只是能辦到什麽程度,方向怎麽定。」愛偉肯定地說。她認為市場給予的機會,當然對馬來西亞的藝術環境有所幫助,然而她同時也憂心馬來西亞內部長期存在、卻不見改善的問題:例如藝術領域的政策管理、决策人眼光、預算規劃等,這些面向都遠比不及於鄰近新加坡的發展。

Still life, 2015. ©Juhari SAID

Still life, 2015. ©Juhari SAID

而近期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開幕,不僅讓東南亞藝術史的討論與知識生產越漸熱絡,也再次宣告新加坡欲成為領導東南亞各國藝術發展的強大野心。對於往後馬來西亞在整個東南亞藝術史的建構過程能扮演什麼角色,愛偉感嘆道,馬來西亞美術館機構無論在政策或管理人才的選任上,永遠隨政治轉變而更換, 完全不是訴諸專業素養,無法有效累積知識,更遑論在此薄弱的基礎上要佔有任何藝術的話語權了。與其期待政府單位改變,她認為唯有靠商業畫廊、私立美術館、策展人及藝術家各盡一己之力,並適時建立相互支援的網絡,才有可能讓整體環境變好。

 

藝術不須是一條孤獨而狹窄的道路

從一位學創作的純藝術院學生,到畢業擔任獨立刊物設計與編輯,接著又與朋友一同開設咖啡廳從事餐飲業,直到現在同時兼顧學術機構的研究以及商業空間的展覽策畫,藝術對愛偉而言從來都不是一條孤獨而狹窄的道路。過去多類型的工作與合作模式,反而成為日後藝術實踐的重要養分。相對於獨自在工作室裡埋頭作畫,團隊合作能夠從他人身上學習更多,也彌補自身的不足。儘管合作代表著必須共同承擔未知的風險,以及過程中一定程度的妥協,然而這也使得藝術表達存在更多可能性。每一個個體或都能在過程中稍稍體認到,藝術不是只(能)等於創作,她也可以是一種跨出自己舒適圈的勇氣,懂得接受不同想法意見的胸襟,或者對他人身分位置設身想像與理解的能力。

Old Pants as New Properties a.k.a. Blue Pants as Brown Properties, 2015. ©曾國輝 CHAN Kok-Hooi

Old Pants as New Properties a.k.a. Blue Pants as Brown Properties, 2015. ©曾國輝 CHAN Kok-Hooi

愛偉提到:「這次ART KAOHSIUNG如果没有先前的認識與交往,以及藝境畫廊及新苑藝術等台灣畫廊朋友軟、硬體上的支持, 以初來乍到的新人來說,是難以成就任何事情的。」從她的言談能感覺到,相對於一般策展人習於伸張個人的獨到見解,她記得的反而是那些一路上結識的緣分;跨領域的合作關係縱使讓她的身分曖昧不明,但與其汲汲營營找尋求某種藝術界的認可,願投以真誠之心與人相處,進而從中理解更多自己與他人、以至於整個世界的關係,或許才更有其意義,久而久之,總會能引起一些共鳴的。

林愛偉的藝術之路縱使比一般人迂迴蜿蜒,卻也因其始終踏實走過、認真以對,而能夠得到他人的幫助與支持。正如她告訴我:「要想在藝術領域綜合學術與商業,除了兩方面都必須有完善地溝通,最重要的還是長期地去經營彼此的關係。學術與商業,有著一種說不明的界線,但好的作品,終究會得到認同與愛好者的支持。」

 

湃思紀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