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作品在藝術家的家

2015/2/12 — 12:19

不久前收到一個「家,是一個展覽場所」 (Home is an Exhibition Space) 網上聯展(www.untrou-art.com,展期至 4 月 6 日開始)的資料,由獨立藝術團體 untrou-art 主辦,協辦單位就有 Sans、Design Outhere、Banshichu 等,從,參加的 20 多位藝術家及創作人來自香港、北京、台北、紐約、柏林等,香港藝術家就有小高、許仲賢、陳啟藍、羅美曼、廖偉棠、黃振強、李智良、曾永㬢、黃良藝、趙崇英。

網上展覽固然不是新鮮事,但筆者總是未有一個網上展覽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雖然之前都有一些畫廊表明不會做實體展覽,只會在網上搞展覽,不是他們展覽問題,就到底還是體驗問題,到目前為止都仍是好像看電子目錄,作品顯示在電腦螢幕上,無論將作品 scan 得幾好,讓你左拉右拉,放大縮細,都沒有令人有去行去睇展覽的感覺,或者真是等到善用虛擬立體技術,或者才能解決所有問題,如果不是,也只不過是徒有展覽之名,但無展覽之實。

說回這次「家, 是一個展覽場所」展覽,筆者自己覺得展覽以藝術家的家為展場這概念也很好,而且從網站看到的圖片,又的確是不同地方的藝術家將作品,包括繪畫、相片、雕塑、裝置等,放在他們的家或日常生活的地方(有些好像是工作室,或者有些藝術家根本盲是住在工作室中)的某個角落,好像李智良的《To Here Knows When #006》放在廚房的櫃上,李耀的《有關現實但與藝術無關》放在門後、許仲賢的《Home is an Exhibition Space》放在桌上、羅美曼的《Read Me No 1 & 2》放在睡床上、陳啟藍的《山海經》掛在窗旁的牆上、趙崇英的《你得走自己的路》放在地上、糖果鳥的《Home is an Exhibition Space》放在廁所馬桶上等,也有作品就佔了很大空間,好像古天長的《家的角落》、Celia Catureli的《For My Mother》、Christine Kriegerowski的《Staircase》等。

廣告

每件作品一張相,加上一兩段文字說明,以及聲音解說,不一定是有人(應是藝術家)自己解說,有的是播放一段聲音檔案,如許仲賢的《Home is an Exhibition Space》,播出的應該是其作品的聲音檔案吧,因為其文字說明就是:如果遇到限制嘅時候時,就跟佢跳舞啦。不過,筆者發現有些藝術家的聲音也頗磁性,很吸引人,看不到真人,只聽其聲。

廣告

今次展覽集合了不同方藝術家的作品,又以各人的家為展場,這種網上展覽方式的確是一種很經濟、實際及合理的展示方式,但如前所言,每件作品只有一張相,而且不可以放得很大,未必看到某些細節。

自己最喜歡的有郝楠的《管道沉思》、Celia Catureli的《For My Mother》等,但也很喜歡李智良、糖果鳥等將作品放在廚櫃、馬桶上。其實,就算有客人在畫廊舉行的展覽看過你的作品,之後買回家,他們可能會收在夾萬中,也可以掛在牆上,也有可能放在廚房、廁所、天台,或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中。

在資料中,也發現他們在油麻地 Kubrick 舉行實體展覽及發佈會,又會有延伸活動,就是年底在牛棚藝術村 1a Space 舉行「沒事發生的今天」跨媒介展覽。其實,就算有實體展覽,但也沒有可能重造各藝術家的家吧,這要花太多人力物力了。

或者,作品在藝術家的家中,跟放在畫廊、藝術博覽會、美術館,是完全不同的事,那些地方是充滿種種考慮、計算,是市場、體制的產物,但從實際角度來看,又沒有可能沒有這些市場及體制產物。另外,或者網上展覽某程度可以讓藝術家最自由及自主地展示作品的平台,畫廊、藝術博覽會、美術館等,都是有一定的經濟、政治、社會等不同方面的考慮,而不可能完全地從藝術出發。

走出了藝術家的家或工作室,藝術作品其實是不已變成……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