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唔靚,但可以改變社會?

2017/1/14 — 11:06

程展緯的作品稱不上美,但落在陳育強眼中卻看到了美麗、精緻,還有一種祟高情操。

程展緯的作品稱不上美,但落在陳育強眼中卻看到了美麗、精緻,還有一種祟高情操。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藝術,看得懂嗎?尤其當代藝術是意念先行,背後的巧思還待觀者一一摸索進入。而當代藝術並不全然高高在上,它有著謙卑隨和的一面:「借用藝術,豐富日常」。

陳育強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其後於美國鶴溪藝術學院獲藝術碩士學位。1989年起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任教,主講西方媒介創作課程,並為藝術碩士研究生指導老師,剛於中大藝術系榮休不久,尋思如何於藝術以外重新摸索藝術。而程展緯這位難以概括的藝術家,人們一般稱之為「概念藝術家」,他多年來在創作人和城市觀察者這雙重角色之間遊走,作品出格,風格幽默且自有一套論述系統,多度參加海外展覽,然而創作亦十分在地。程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碩士課程,是陳育強的學生。師徒二人,對談始於「藝術,靚唔靚?」這個很基本的問題。

廣告

拍攝一種時代的關係

陳育強看過程展緯最近的攝影展:「那些作品,在傳統攝影技術水平來說可能是不可接受的,不是優美細緻光暗適度那種。別人可能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程展緯笑言所以自己的作品是賣不出去的。「我希望拍攝一種關係。」這個攝影系列是把用針孔攝影這種最原始最簡單的攝影原理:只須要密封,一個透光小孔及少量感光物料,就可以進行。於是把整個房間變成相機,再以唯一透光的小窗去拍攝房間窗外的風景。程展緯認為,每間房間的風景都是固定的,一間屋一幅風景。

廣告

而重點在於,拍攝的房間,當時是舊灣仔街巿對面的一幢唐樓,已被巿建局收回,在拍攝完畢後,該樓房就要被拆除,而外面灣仔的風景也會被重建改變,相機與被攝物都會消失。於是照片就同時證明著被攝物與相機的存在,如同麵包中間的火腿,證明麵包的存在。程展緯認為這個攝影關係很特殊,有著時代意義。因為,我們身處於巿區重建,城區升值、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時代。

陳育強認為,程展緯這輯相片,在呈現上雖然粗糙,但背後的想法是很精緻的。當代藝術,追求的不一定是表面的美麗。

概念藝術家程展緯發起「請給保安員椅子運動」,成功為保安員在工作間爭取椅子坐下。

概念藝術家程展緯發起「請給保安員椅子運動」,成功為保安員在工作間爭取椅子坐下。

藝術進入生活,改變社會

程展緯自言創作欲望很強,很喜歡創作裡即時性的部分,而且他不喜歡扭曲生活的創作,而傾向作品挖掘出藝術的靈活度,可以鑲篏入生活的任何空間。「現在因為要『湊女』,總在大埔轉,想想這是我最熟悉的社區,理應也為它創作。」於是他做了「公共籃球」。他近年更為人所熟悉的是「椅子運動」,為藝術館的保安員爭取椅子,他寫公開信給藝術館、呼籲每個人在藝術館展覽的留言冊上畫一張椅子給保安員,又在報紙專欄上持續爭取。終於藝術館的保安員都有椅子坐了。現在,他正在爭取超巿的收銀員都有椅子坐。

程展緯甚至自己去做保安。他關心現實的處境,真實的環境,思考藝術如何回應生活上的關係。他有自己的信念:「藝術訓練給我們一種特質,就是關心『一個人』的感受。我覺得要去做保安才能創作,感受辛苦、被罵,走入真實的經驗裡。」陳育強問,這樣做算是社會運動還是藝術呢?程展緯說,他不介意被認為是任何一種。「我不否認這可以是藝術品,但我想和傳統藝術品保持距離。我不介意我的創作被視為『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對群眾有激發力。」但程也補充,他在做椅子運動時,社會正在討論最低工資立法,但他覺得只談錢不夠尊重,「我們應該尊重保安員作為人,有坐的權利,不要白白浪費體力。這才是尊重。」

陳育強分析,在程展緯介入下,平常的椅子已經變成一種符號,是對工作環境的關懷;成為一種人性的象徵,與資本主義社會中把一切簡化為錢邏輯頡頏相抗。「當代藝術參與社會場域,宣揚理念,於是藝術可以改變社會。說到底,藝術不止是『靚唔靚』,而是一種非功利地看待社會的方法。」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三晚上6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