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在醫院」:讓我們看見生命的可能

2018/7/20 — 15:10

蒼白的空間、冰冷的儀器、混沌的藥味、消沉的臉容⋯⋯可是你對醫院的印象呢?人之所以諱疾忌醫,未必單純害怕肉體被疾病折磨,亦因心理上抗拒醫療場所的鬱悶感。為了改善情況,非牟利慈善團體「藝術在醫院」自1994年起,邀請不同藝術家實踐「將藝術融入診療場所」理念,舉辦各種結合表達、藝術和治療元素的創意工作坊,帶領病者及院友炮製藝術作品,藉以紓緩壓力,尋求積極態度面對治療;同時,透過多項伙伴和義工計劃,也讓公眾了解病患的日常、醫護的工作,重新思考專門處理生老病死的場域,究竟跟每個人有何聯繫性。

病患不等於脆弱

參與「藝術在醫院」計劃近十年的藝術家阿三回憶,過去未至於討厭醫院,可是印象難免刻板及負面,「認為醫院整個環境著重功能,不是看病就是檢查,講目的和效率,空間設計要清楚、部門要分流,絕不人性化。不想留太久,身處其中情緒也不會好。」

廣告

經過多年思考及探索,阿三發覺復康者及醫護的關係比想像中密切。例如,自2014、2015年到九龍醫院的晴天復原中心,為精神科康復者舉行工作坊,留意醫護跟服務使用者的關係很像朋友,復康者為中心貢獻不少。「我選擇『攝影』為工作坊媒介,邀請參加者在醫院內拍風景,但基於私隱,院方恐怕我們會拍到其他病人及家屬。晴天中心的職員十分想康復者勇敢面對自己,於是幫我們『過五關斬六將』爭取到在院內拍攝。」

康復者的投入亦令阿三感動,「我給康復者很大主導權,以數碼及寶麗來攝影配文字,呈現個人的醫院日常及個人感受。他們主動分享轉介到復康中心的歷程,姑娘協助重建自信的經過,或參與醫院工作的情況。醫護人員也坦言看到他們正解開心結。讓我發現眼前生命個體的勇氣。」

廣告

踏出第一步總是好的

同樣跟精神病康復者合作的白雙全,由於親人有類近的病歷,令他渴望深入族群的運作模式,「城市愈來愈壓逼,情緒病、自閉症非常普及,我不想獨善其身,尤其想認識『青山醫院』的運作,探索這個常被人嘲笑的地方,內裡的真實狀態和人性關係。」

雙全事前準備頗多,「跟姑娘查問很多資料,了解參加者的能力。不敢期望太多,一來,他們的精神難以長時間集中;二來,姑娘也不建議外來者過份介入他們的精神世界。我盡可能調整心態和細節。第一堂,安排大家做『正面字』,在利是封上寫一個有安全感的字;第二堂做『思念石』,第三堂和第四堂做『希望盆景』,希望他們將之放在家中,能夠產生正面和舒服的感覺。」工作坊有何影響,盡是未知數,但他有感,「即使我們只做到外圍的事,但總算是一個開始。怎樣延續理解,待日後再想。」

醫院也能是孕育情感的地方

黃淑琪(Ki)覺得工作坊像一場發現,「讓我們探索更多藝術與生命的可能性。」當日她想到婦產部門,全因自己剛好懷孕,想知道「在一個城市中,生命是如何誕生的?」使然。

「開始時想著在這個計劃裡做藝術可以有兩種取態:一種,是單純根據個人直覺和感受去行動;另一種,是在限制中踩著綱線做事。我對後者充滿好奇和想像,明白醫院需要講求實際和功能性,『藝術在醫院』正好給予空間,從中了解醫院的系統及狀況,探索可將美感及情感注入其中的空間。要接觸婦產部門似乎並不是想像中般容易,最後透過藝術在醫院的牽繫下,接觸到一間聯合醫院附屬的幼稚園。幼兒與在醫院工作的家長成了工作坊針對的現象,我嘗試製造一些機會讓孩子與父母能站在同一個平台上溝通,讓父母觀察小朋友在上一節課堂中繪畫的作品,並臨摹畫作,透過過程回想起孩子的世界,以聯繫雙方的心靈。最後一課,又將媽媽跟子女在產房拍的第一張照片做成藍曬照片,將相片聚焦到母親與孩子之間的情感,令人聯想到聖母聖嬰的形象,彰顯『生命來臨』的美意。」父母都感動這些工作坊所帶給他們的,Ki道:「這正是『藝術在醫院』的有趣之處,它的重點不是『藝術在醫院怎樣發生,而是當藝術進入醫院後,我們期望營造怎樣的空間,給人怎樣的印象。』,如果有多點情感聯繫,將更美好。」

重建微妙的人倫關係

重新連結人與人的情感關係,也是兩位負責認知障礙長者的藝術家朱卓慧 (Margaret)和鄭淑宜(Eastman)的得著。

Margaret說過去入醫院通常看病或做訪客,只留意醫護工作忙碌,但策劃工作坊卻可從新角度觀察院舍生活,「看到老友記像回社區中心般,每天有些烹調、健腦班或藝術活動,生活節奏慢一點,有舒適的環境做練習,是相對安樂的空間,讓我有有不一樣認知。」尤其完成工作坊後,跟姑娘聊天,獲對方提點跟老友記溝通要訣,「像注意說話字眼別太抽象,老友記會不明白,幫助我注意和改善課程,以至日常相處。」而跟陪伴者(如子女)聊天,說起長者在家中和工作坊狀態大不同,「原來老友記在社交環境喜歡講笑、搞氣氛,讓子女認識父母另一面,我非常感動。偶爾也會想起,跟自己父母該怎樣相處,面對他們的需要。甚至有一天,當我變老,又會如何自處。」

Eastman笑言也收集到不少長者心聲,「起初擔心用藝術家角色跟老友記相處,他們會覺得陌生,因為大家年輕時代,跟藝術的關係比較疏離。幸好,上完第一堂,他們很快接受我,還聊起很多往事。譬如當我安排生活圖像做填色作品時,有位老友記因以前專做女士洋裝,對西服、套裝好有反應,於是我專門找些戴安娜的圖片給他看,但發現捉錯弄神,舊時代的人印象最深刻的人物,其實是英女皇!(笑),像有位老友記還仔細憶述『70年代英女皇來過愛民村,我和阿仔衝出去迎接她!』這些反應裡,令我發現他們縱然肉體衰老以外,內心還是有逗趣一面。」但Eastman直言憑幾堂課,不敢定斷完全了解長者實際所想,「每堂課他們都享受,然而是否能掌握心理,自問未做得好。私隱問題,怕觸動大家情緒,我跟他們的交流,仍然難以太深入。日後我希望能跟醫護多溝通,甚或為醫護做些工作坊,一起梳理和收集資訊,回應長者需要。」

圖片提供:藝術在醫院

 

《對話的風景–駐院札記》

日期:29/6 – 29/7/2018(週二至週日)
開放時間:上午11時至下午7時
地點:1a 空間(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4號)
參展藝街家:阿三、鄭淑宜、朱卓慧、白雙全、黃淑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