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博對話】藝術大爆炸 之 腦殘遊記

2015/4/24 — 16:23

Art Basel HK 2015

Art Basel HK 2015

香港今年 3 月,很多人都說是藝術大爆炸,展覽事件展銷特別多,提到爆炸,當然要說它的殺傷力與廣泛性,不然它只會是粒小子彈,而事實又簡直像動漫龍珠式的爆炸場面,一時間將所有的元素包括藝術、時間、空間、人流、流動性等壓縮成一點,然後爆出最大能量來吸睛吸水, 但現在算來又好像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一樣。

話說因應「立場」給予的「功課」,早前跟另一位作者蔚藍行伙炭、Art Basel (AB),也各自在不同時間走過 Art Central (AC)、不同的展覽(也算是經驗重疊的一種),總之一大堆跟社會環境不太關事的藝文活動。最後得出從空間著手探討香港 3 月的藝術事件。說來,我們對空間的理解大都指涉到物理的層面,然而,我們還可以將空間論述分到其他層面上,至少還有生產環境或是文化社會的建構空間上,甚至從中建構的人際關係、情感也是當中的產物,然而,這次我不想寫得太離地,也不想加太多價值判斷,只想記下我在「空間」上觀察到的現象,令大家能從中提出一些叩問。

藝術大爆炸期間中遠大廈舉行的展覽
開幕當日尚有現場表演

藝術大爆炸期間中遠大廈舉行的展覽
開幕當日尚有現場表演

廣告

我在意當中的無形空間,也包括衍生出來的產物,正如巴特先生說城市是我們和他人相遇的地方,當中包含社會活動交換、顛覆、決裂、遊戲⋯⋯其實我們亦可將這概念類比到這類「掏空」於現實社會的藝文活動上,從這堆藝術爆炸事件中,總有一部分是自以為或彰顯著文化菁英上的高位,這個不用大花筆墨詳述,而不說活動內容本身,高檔活動底下又怎少得周邊的浮誇 gossip 事(看慣八卦事的你會懂的)——那邊一齊切燒豬,另一邊酒店級的 refreshment  足令人飲飽食醉的時候,柴灣尾又可以令你狂歡一輪(去年派對因深宵太嘈而有人報警求助,但這些過氣的花邊事,who cares?),聽來 AC 也很旺丁,聽朋友說星期日就似行年宵花市一樣,場內擠湧得你無法自主你的身體與行動,而且又得食又有得行,大排長龍畀 200 文入場睇平時 commercial galleries 免費任睇的作品亦樂此不疲。一大堆平常人賣不起或沒留意的高尚藝術品,由草地一遍幻化成萬呎帳篷、工廈成為派對場所、畫廊化身街市檔,只欠有人出來叫賣⋯⋯種種的活動多元地盡現無論在空間、經濟、文化上的邊緣與中心間的角力(抱歉本文不對此詳述)。 我們也不能否認這些因素成就了 3 月不少藝博活動中極大的吸引力,這威力確實在香港的文化活動少見,能讓藝博或藝文活動浮出大眾的地表,而更值得討論的,是一班對香港藝術甚少認識的一群包括畫廊負責人(詳細可參閱梁寶的文章)以及觀眾,參與一些在港發生的文化事件上。

廣告

這一大堆塑造出來的文化情境,成就了香港 3 月的藝術大觀園,「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當我身邊的藝文朋友愈來愈少參與藝術爆炸的活動,感到心灰意冷或沒趣時,亦有不少藝術家願意投身進去,利用作品回應「本土性」,而另一邊廂的大眾參與也實在不容忽視,用 AB 或 AC 為例,還記得當日去 AC ,有兩個頭髮泛白的遊人問在場工作人員「入面有咩睇?」,然後竊竊私語說「如果入面有中畫(中國畫),畀錢入場又有咩所謂。」當晚 AB 亦見蛙王像撒溪紙般的儀式⋯⋯我不想猜度別人用什麼目光來理解這些事,只知遊人不太理會蛙王撒來的東西,照踩可也。AB 與 AC,說得難聽點其實是個攞正牌以攤販為主調的文化經濟形態,不過入場的人士又有多少當它是個賣買場?我不知有多少人抱著「文化觀光」或是「到此一遊」的心態,然後不帶走半點雲彩,只留下幾張 selfie,不信的話你自己到 Instagram 看看,然而,這種「消費」實在很難頂,也不知它在香港藝術的發展中有何許價值。

Art Central 2015 帳篷

Art Central 2015 帳篷

還記得當蛙王沿電梯走出會展時,一切如常,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這種斷裂感,不比我由 AC 沿添馬公園到會展時少,而這一堆畫面在心中卻久久未散。

編按:2015 年 3 月,藝術大爆炸。大型藝博會和一串連周邊展覽、活動,日程豐富的三十日轉眼過去,關於藝術的討論就如此冷卻下來,甚至中止了嗎?如果我們相信,藝術文化源自生活,生活未尚中斷,藝文討論又怎會隨著藝博會落幕而結束?《立場新聞》文化藝術版特邀八名「臥底」,潛入各大藝術大爆炸活動,發掘有趣的討論,整合成【藝博對話】系列文章,引發各種後續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