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學院──早熟的畢業展

2016/2/5 — 14:35

藝術學院畢業展2016

藝術學院畢業展2016

早熟的不只是日期──藝術學院今年把畢業展從往時的七月推前至一月──早熟的還有作品。這是我認真地看完整個展覽之後的感覺。

作品早熟,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不好事?其實很爭議。但我覺得一顆早熟的果子,很大可能會錯過最燦爛的日光。

 

廣告

早熟的作品形式與展示方式

畢業展可以說是藝術學生「出道」要跨越的門檻,也是大眾接觸新生藝術家的初次機會。於是,一名畢業生要怎樣透過作品的形式向外界「傳達」自己的創作理念與個性?

廣告

我在展場所看見的大多數作品,都「太完整、太專業」了,就像隨時準備可以掛上畫廊的牆上一樣「乾脆俐落」。這對於已經 Well Established 的藝術家來說,是常見的、也是專業的表現。他們不必再展示在獲得鑽石之前,必要的去除多餘沙石的實驗過程。因為他們已經花了很多的時間(透過不斷的展覽與媒體報導)去建立、實踐與傳達自己的藝術理念。所以我們一看見凡高的一幅作品,無需太多的介紹,就立即能感受到它的美,理解它的背景與脈絡,甚至在腦海中主動喚起、連結上他的其他作品。但對於初出道的新生藝術家來說,一開始就展出完整的「鑽石」成品,就未免過於「早熟」了。(是因為同學們刻意仿效專業藝術家的展覽方式嗎?)因為觀眾(即使是專業的觀眾也)是沒法單從幾幅畫、幾件雕塑或幾張相片、加上幾行作品簡介,就能理解一名初出道的藝術家的作品意圖與概念,更不用說真實地理解藝術家創作的背景、脈絡與個性。

我認為,畢業展最好的作品形式就是坦誠直率地把自己探索的、實驗的、關注的東西,真切地、赤裸地展現給觀眾看,包括那些作品在邁向成熟前所必要的沙石與缺憾、那些實驗過程中的成與敗、那些曾出現的困難與應對的方案。往往就是這些沙石、缺憾、獨特的創作經驗與探索過程,成就作品最引人入勝與最人性化的地方;也是拉近作品(或藝術家)與觀眾距離,並促進彼此相互的理解與溝通。

所以,我覺得畢業生的作品珍貴的地方,在於作品形式的天真、直率與誠實;展示方式的可貴之處,在於他們的幼稚、大膽、實驗性、破格與跳出默守成規的框框的嘗試。因為太過刻意的「早熟」作品,與四平八穩的「完整」展示,就可能把一些非常重要與難能可貴的東西刪除了(當然它也可以是策略性地隱藏自身的無知、愚昧與其他不想人知的東西)。作品是憑空出現的、還是藝術家經歷過一段漫長時間的探索、實驗與思考的成果?我翻開作品書刊,還是得不到任何更多與創作的歷程有關的訊息。

 

早熟的主題與內容

我粗略的統計一下,有約四分之一的作品的主題與內容過於「早熟」。我所指的早熟的意思,就是作品的主題與內容太過龐大,要表達的概念過於難以捉摸、複雜而源遠流長。藝術經驗尚淺(與年齡無關)的你暫時沒有足夠的能力、經驗與智慧 Hold 得住個問題,還未能深刻了解問題的背景與脈絡,並提出個人獨特的見解或嶄新的角度。

舉一些在展覽中我認為早熟的作品題目:資本社會的發展、物質城市中人類的生存狀態、生命的進化論、社會中性別議題的定位、人類與地球的關係、全球暖化與文明的盡頭、消費主義的批判、天堂與地獄、緣份與靈魂、後現代⋯⋯

以上隨便一個,都可以成為德國卡塞爾文件展的主題,並邀請全球各地最出色的藝術家們進行一次天翻地覆的馬拉松藝術競賽。這些問題都非常源久流長而龐大複雜,實在不是一個新生的藝術畢業生能 Hold 得住的。再加上它們已被太多出色的腦袋,長年累月地地思索了上百年上千年。於是,一名年輕的畢業生的作品,就很容易地就成為跟人口水尾式的表達,或重複說一些阿媽是女人般的 Facts(事實)。

舉個例子,就像思考「資本主義社會」這個龐大的主題。除非你是馬克思,能喚起一個幽靈在歐洲的城市中遊蕩,並進行批判。否則你就要非常小心,因為它極困難。探索「資本主義」這種主題,由於已有太多傑出的天才腦袋探索了過百年,於是對於初生的藝術家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的畢業作品主題「選擇」。除非你對這個主題有深刻的研究或非常個人獨特的經驗與理解,否則你的作品始終缺乏說服力與感染力。

但並不是說新生藝術家不可以碰這些龐大的主題與敘述,只是你需要找出個人非常獨特的觀點與角度(而這是極困難的)。以思考「資本主義」這個問題為例,舉一件非常出名的批判與反諷資本主義的藝術作品。美國藝術家 David Hammons 在 1983 年的紐約街上擺地攤,賣的是他親手搓的一個個不同尺寸(XS至XL)的小雪球。他把在藝術市場上「昂貴」的藝術品,低廉地賣給收入低廉的工人。這件「小品」藝術,諷刺與批判把一切都變成商品買賣的資本主義(與藝術市場)。它引起反諷與反思的是一個最基本的問題:人們怎麼會買一個隨即溶掉的小雪球?

我記得當年創作畢業作品,當我對自己的創作方向感到困惑的時候,我的 Mentor 就問我:什麼東西是你最關注的?什麼經驗是你獨一無二地擁有的?我說我連續吹了六個小時的泡沫。於是我擁有了一種個人獨一無二的經驗,並在這種經驗中發展出了我的泡沫雕塑。

如果年輕的你真有雄心壯志要去探討龐大而複雜的主題,那很好。要訣是,從你最切身最獨特的個人經驗出發,去天真直率地切入你真正在意、密切關注的事物(當然,天才除外)。

 

後記:

總的來說,除了我個人特別麻煩的挑剔,整體的作品質素還是挺不錯的。以下介紹幾件我個人(絕對的偏見)偏愛的作品。

何綺雯的作品

何綺雯的作品

首先是何綺雯的作品(Study of image 003、《閱讀在溶解的詩》)。一出電梯,就可見到。我實在太喜歡這件作品了。我每天影印那麼多紙張,卻沒有想過以碳粉來創作如此富詩意的作品。它令我想起Malevich的《Black Square》。

姚俊樺的陶瓷實驗

姚俊樺的陶瓷實驗

對面是姚俊樺的陶瓷實驗(Test Piece in Nature)。他把來自大自然不同地方的泥石混合一起燒製作品。得出的「成品」似乎不怎麼成功?不過我喜歡他的嘗試與實驗的精神,他展現了一名年輕藝術家所真切關注的事情與他將要邁向的成長方向。

黃靜雯作品

黃靜雯作品

還有黃靜雯用泥漿在石頭上不斷重複的畫圈圈的行為藝術嘗試。她畫呀畫、圈呀圈、畫呀畫、圈呀圈、畫呀畫、圈呀圈、畫呀畫、圈呀圈⋯⋯在我看來,這是一種多麼無力與虛無的掙扎。但生活,但藝術,大概就是這樣不斷地圈呀圈、畫呀畫、圈呀圈、畫呀畫──

莊鈞婷的繪畫(三之一)

莊鈞婷的繪畫(三之一)

莊鈞婷透過繪畫媽媽與弟弟的故事,來思考家人之間的關係。我喜歡她筆觸的直率與天真。她嘗試深入自己的記憶中去發拙那些潛藏的個人私密的故事,並以畫筆與色彩沒有遮掩地呈現她情緒與情感。

鄭瑞如的繪畫(四之二)

鄭瑞如的繪畫(四之二)

鄭瑞如在木板上的繪畫(Reminiscence of something)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她很出色地利用了木板的紋理作為作品的肌理,這使她充滿奇幻的畫面瀰漫著超現實的夢幻。

Mohm Seri的記錄短片

Mohm Seri的記錄短片

身為父親的 Mohm Seri 拍攝了一段段記錄短片,記錄他與 15 歲的兒子相聚相處時的溝通與隔閡。他嘗試透過作品《Sidekick》了解他與孩子的關係,從而反思自己與父親的關係。這是一件直白而誠實的作品,簡單而感人。

鄭凱丹的攝影

鄭凱丹的攝影

還有鄭凱丹的攝影,她以自身赤裸的身體在一個有混凝土梯線的房間,籍著來自窗外的陽光,拍攝與空間(或大地)互相作用的情感記錄。房間與梯級冷冰的尖硬的幾何「角落」,與她活生生的暖熱的有機的肉體,形成了物質官感上的衝突。而從窗外闖入的亦硬亦軟的陽光,使它們和諧地拼貼在一起。

曾綺文的作品

曾綺文的作品

最後是曾綺文的作品。她用蜂臘作為主要的繪畫媒介,並創作了一件又一件難以言說的、又自然流露出詩意的畫作。我在那裡立足了很久很久,為的是等待那些未知的情感慢慢地滲入我身體的細胞裡。

 

展覽資料

INCITE 喚.煥 - 藝術文學士畢業展2016

日期:2016年1月24日至2月15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四至五樓包氏畫廊(香港灣仔港灣道二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