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家與工藝:談《九承九》展覽

2017/8/30 — 16:46

鄭志堅的《東方紗廠》

鄭志堅的《東方紗廠》

【文:鄭嘉豪】

《九承九》展覽在2017年1月,在牛棚藝術村1a空間內展出。由9位90後初畢業的年青藝術家策劃,在不同的工藝領域中學習,當中包括有編織、蝕刻、活版印刷、造香、倒模、刺繡、紙糊獅子面具、玻璃工藝及手繪青花瓷。他們各自用不同的藝術語言,賦予傳統工藝新的意義,敘述藝術與社區的連結。師傅會著重產品的實用性和以可行性為原則,而藝術家們則探索工藝與藝術之間,可以發生的可能性。轉化傳統工藝的技巧和功能,創造新的藝術作品,令觀賞者透過作品的藝術語言交流了解工藝。展覽場地同樣是賦予藝術空間意義的古蹟,與展覽意念接近。

展覽當中鄭志堅的《東方紗廠》,從他作品簡介中,說出用香和灰燼作為創作的媒介。作品呈現土瓜灣東方紗廠的昔日和今天的面貌,細說整個社區的變化和背後的故事。作品在淡黃色的燈光投射下,設置在一個半米高的白色四方形立體座枱上(圖1)。在一個同樣方形高3厘米的盤內,觀眾可以俯視及圍繞着柱的四邊觀看作品。在盤的正前方可以看到一塊金色的金屬薄片,造型似一個被蓋上灰的窗口。仿似看見窗角上綠色的小草,仍然存在著一點生命力(圖3)。窗口的背後是一塊已經化成灰燼的大空地,香灰在盤內呈現出仿似現在東方紗廠的狀態-從燃燒後香灰上的輪廓,可以看到建築物排列一行一行的痕跡(圖4),塑造一種無人荒涼的氛圍。他用香灰物料的本質語言傳遞訊息,令作品附加另一層意思。「香」是一種祈福的東西,但燃燒到最後只剩下灰。人造物,東方紗廠和造香一樣始終會隨著時間而瞬間即逝,價值何在?

廣告

(圖一)作品設置在一個半米高的白色四方形立體座枱上

(圖一)作品設置在一個半米高的白色四方形立體座枱上

廣告

(圖二)香燃燒後留下,仿似建築物排列的一行一行痕跡。

(圖二)香燃燒後留下,仿似建築物排列的一行一行痕跡。

(圖三)香燃燒後只剩下一堆灰燼。

(圖三)香燃燒後只剩下一堆灰燼。

(圖四)窗角上綠色的小草,仿似存在著一點生命力。

(圖四)窗角上綠色的小草,仿似存在著一點生命力。

工藝的物料本身,是内容的載體。作品當中可見的是燒盡的香灰,但香原本的形態、燃燒時的煙圈和香氣,這些香的精湛之處可以怎樣在作品中辨應出來?而造香的過程中蘊藏着時代的意義,是在文化和人類智慧的不同條件下產生,怎樣處理才可以在觀眾前呈現出來?藝術家們的作品連結起對當下社區發展問題的反思,但傳統工藝精神又在哪裡呈現?另外,師傅用盡一生時間專研一種工藝,非常值得我們尊敬。藝術家苦未能把工藝精湛之處表現,會否有點貶低傳統的價值?工藝技巧被機器精準的技術取替的今天,師傅和工藝的價值在那裏?值得我們反思是處於現代繁忙都市中,如何抽出一點時間學習工藝。透過藝術可以給大眾和學生從另一種角度接觸工藝,提升對傳統工藝興趣,將其有趣的地方傳播開去。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第一課(張煒森主講《由好奇/評論 到 評論/好奇》)獲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