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家起來吧! 黃嘉瀛:不是大名,更需要工會

2016/8/12 — 11:18

冇大台,冇主席,有優惠,有蛇齋餅糉。係咪工聯會嚟㗎?NO,它叫「香港藝術家工會」。

香港藝術家黃嘉灜,近日在網上為「香港藝術家工會」召募會員,不是惡搞,不是參與藝術,而是「真‧工會」,目前已經超過一百人響應。她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成立工會的構思已經醞釀多時,只是終於有人行出來開波。會員暫時以年輕藝術家為主,但她相信工會的影響力無減,直言:「唔係大名,更加需要工會」。

一張題為「香港藝術家工會 入會」的 google form,近日於網上流傳,寫道任何人過去五年曾於香港公開發表任何當代藝術創作,工作並定居於此,即合乎入會資格。登記亦只須留下姓名、電郵、地址、電話,以及必須回答「你憑什麼入會」的問題。

廣告

「香港藝術家工會」暫時未有 facebook 專頁,也未訂立會章、規則。《立場新聞》聯絡到發起招募行動的黃嘉灜,聽她解釋成立藝術家工會的緣起。

黃嘉灜憶述,早在去年李天倫在港大美術館的展覽遭受審查之後,藝術界已經出現組織工會的呼聲。香港藝術家程展緯,曾經提出「藝術家約章」,鼓勵藝術家自發與合作機構約法三章,捍衛創作的獨立自主,惟參與採用的藝術家有限。部分藝術家後續討論,組織工會的意念則繼續發酵。

廣告

及至今年年中,香港藝術家黃宇軒 (Sampson) 與林志輝在環球貿易廣場 (ICC) 展示的作品「倒數機」被腰斬,再次引起藝術家關注是否有需要成立組織,捍衛業界權利,黃嘉灜問:「李天倫被審查,Sampson 嘅 ICC 事件,點解無藝術家工會幫手出聲明、跟進?」

黃嘉灜認為,組織工會可加強藝術家的保障,例如:進行談判時,藝術家不再是以個人名義參與,而是有組織代為出面;剛畢業的藝術學生,與合作機構簽訂協議時,亦可向工會求助,確保條款合理,直言「不是因為審查事件,我們才覺得要做,而是工會應該存在。」她又指出,香港藝術界經常「指意大粒出聲」,角色太過被動,希望透過成立工會,叫年輕藝術家更有力量為不義的待遇發聲。

過去一年多,黃嘉灜眼見得籌備三年的英國藝術家工會終於成立,前活化廳廳長李俊峰亦曾邀請台灣藝術家協會來港分享經驗,叫她與身邊的藝術家朋友都相信,「要開始其實唔難,只係難在點樣維持」。

按照原本計劃,黃嘉灜與朋友「一人拉十個朋友嚟」,預計召集至少六十名香港藝術家,下月舉行會員大會,商討召集人、會章等細節。不料,入會表格公佈一天,已經收集到超過一百名藝術家響應,會員增長速度,遠超預期。她表示,大部分申請入會人士都是年輕藝術家,當中有 30 至 40 人比較活躍。

黃嘉灜雖然未有透露會員資料,但強調不擔心藝術新晉為主削弱工會的影響力。「藝術界唔只係由 established artists 話事嘅。」她承認好些藝術家前輩抱持觀望態度,又批評部分藝術家「怕得罪人、怕拿屎上身」,直言:「宜家最大嘅問題就係,上咗岸嘅唔理其他人,有影響力嘅人唔願意幫助其他同行」。

朋友曾規勸黃嘉灜,指「一個出名嘅藝術家,喺 facebook 出一個 post 都好反應過一個工會」,但她卻說:「就係唔係大名,先更加需要工會。年輕藝術家、剛剛畢業嘅藝術學生,大家都唔可以單靠一個人」。

舉辦第一次會員大會之前,黃嘉灜計劃下周首先推出問卷,收集會員與抱持觀望態度的非會員意見,梳理眾人對於「香港藝術家工會」的期望。她笑言,工會起步之初,將以聯誼為主,「吃喝玩樂,蛇齋餅糭」;政治方面則「有事再算」,但相信「有事就會有人出聲」,「希望有咗工會,大家就會比較敢講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