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家陳侗、張施烈:媒體以外觀看香港

2016/7/28 — 12:40

藝術家陳侗(左)和張施烈(右)

藝術家陳侗(左)和張施烈(右)

一個來自湖南,一個來自廣東,兩個異鄉人會觀看怎麼樣的香港?

炎熱的午後,藝術家陳侗和張施烈,剛好都人在香港。張施烈九歲移居香港,陳侗也搬到廣州生活超過三十年,二人都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叫記者感到驚訝。

「其實我都係睇 TVB 大㗎。」八十後的張施烈說。

廣告

「十幾歲就嚟到廣東,喺廣州都生活咗三十幾年,都識聽識講咯。」六十後的陳侗說。

出生於不同省份,成長於不同年代,現居於不同城市,陳侗與張施烈的作品,參與題為「觀看香港」的展覽。透過大眾傳播認識香港,到親身走到香港這個地方,在這裡進行創作,他們異口同聲地說要呈現「不是媒體描述」的那個「香港」。

廣告

認識的香港

移居香港之前,張施烈未嘗來港,對於香港的印象,主要來自無綫電視。他腦海想像的香港,屋都是無限大。1998 年來港,他才發現「TVB 好假」,電視佈景根本是豪宅。他直言初來埗到時「落差好大」,香港的一間屋,還不及在大陸的一間房,「物價高,又細,好密集。怎麼香港跟我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藝術家張施烈

藝術家張施烈

「被騙」的,不止張施烈一個,也不止電影一種媒介。他大學同學中,也有因為喜歡香港電影而前來升學的馬來西亞人,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吐出一句,「來到之後,發現一切都不一樣」。

年過五十的陳侗笑言,自己不那麼容易受到媒體描述影響,但來港工作旅遊,也會叫他想起看過的香港電影。警匪槍戰,作為常見的題材,並非香港生活的反映。他翻開香港報紙發現,報道多半都是交通意外,沒多少槍林彈雨。非本地的藝術家如他,直言香港題材的作品,無關當下香港人的生活,更多是揉合電視電影和主觀想像的結果。

感受的香港

人不在香港,陳侗承認香港印象往往來自傳媒,沒有真實地生活過,心目中沒有這個地方。相對於北京、上海的大陸城市,他尤其擔心處理香港題材時,被同業取笑「太表面」。這次他的作品《香港革命計劃》,根據港產片的槍戰想像,結合早前來港的街頭寫生,說:「我想表達的,不是傳媒描寫的那個,而是心目中的那個香港。」

陳侗《香港革命計劃》(2013)
炭筆、墨水筆布本
40 x 40 cm

陳侗《香港革命計劃》(2013)
炭筆、墨水筆布本
40 x 40 cm

在陳侗的畫上,我們找到了繁體字。陳侗解釋,這跟創作的語境無關,而是國畫題字的傳統,「不過我對香港使用繁體字係比較在意嘅」。繁簡之別,他不覺得有高低優次之分,而是一種地域轉移的記認。每次坐直通巴士來港,他都以此為析別,「有簡體字,即是未到香港;無簡體字呢?就係香港喇。」

張施烈小時候來港之前,爸爸已經迫他學習繁體字,然而語言能力不強的他,最終會考都未取得中英文合格的成績。今次展出的作品《The Sense of Uneasiness》,雖然跟語言文字沒有直接關係,但根據來港初年的親身經驗創作而成。

事隔廿年,張施烈仍然難忘同學望向新移民的眼光和態度。一批模仿攝影的繪畫,刻意模糊「相中人」的臉龐,他呈現的是一種距離,「我描繪那些人望我,其實也是我怎樣看香港人怎去望我。」

藝術家陳侗

藝術家陳侗

居港的時間,漸漸比在大陸家鄉的要多。張施烈回溯香港的記憶,幾乎都是趕忙的日子。一邊創作一邊教畫的他,感嘆香港上班族「愈來愈生活得不像一個人」,朝九晚五已成歷史,下班回家,吃飯睡覺,又一日,「一個星期不斷循環,其實真的沒有生活過。機器一般,做嘢做嘢做嘢。」

陳侗眼中的香港人也很類似,記得 2013 年來港寫生。荷里活道上,他架起畫架,一筆一筆慢慢地繪畫,卻沒多少路人駐足問故,卻笑言:「我喜歡靜一啲,所以喺香港畫畫好,因為無人嚟睇嘛,哈哈。」

--

「觀看香港」

展期:即日起至 2016 件 7 月 30 日
時間:10:00 - 19:00(星期二至六,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a.m sp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