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就是無用──王天仁的木雕

2015/5/19 — 13:47

他的作品都是奇趣的動物型態,有民間藝術的親切可愛,又有卡板的味道和質感。

他的作品都是奇趣的動物型態,有民間藝術的親切可愛,又有卡板的味道和質感。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王天仁,木雕藝術家,生於 1978 年,畢業於中文大學藝術系,以廢棄卡板創作,而有「藝術頑童」之稱。作品多次入選香港藝術雙年展,並獲香港藝術館收藏,不時見於各藝術空間、公共空間及商場展覽,亦常受國際時裝品牌邀請創作作品。

 

廣告

廢棄物都獨特

裝載貨物用的卡板是街頭巷尾可見的尋常之物,但真正地與它邂逅,還是需要一點機緣巧合。王天仁大學畢業時要做作品,還未想好要做什麼,正好鄰屋是做裝修的,看到他們扔出來不要的卡板,覺得這種材質很有趣,又不用好多錢,於是便撿回來開始創作。

廣告

王天仁喜歡檢拾別人棄置的卡板,以傳統榫卯,加以螺絲組裝,拼砌出木雕作品。

王天仁喜歡檢拾別人棄置的卡板,以傳統榫卯,加以螺絲組裝,拼砌出木雕作品。

在中文大學讀藝術的王天仁,畢業時要做作品,正好鄰屋是做裝修的,看到他們扔出來不要的卡板,覺得這種材質很有趣,又不用很多錢,於是便撿回來開始創作。

在中文大學讀藝術的王天仁,畢業時要做作品,正好鄰屋是做裝修的,看到他們扔出來不要的卡板,覺得這種材質很有趣,又不用很多錢,於是便撿回來開始創作。

人家眼中的廢物,在王天仁眼中看來,每一塊都是獨特的。看卡板的表面、厚度,不一定要新淨,髒舊的大塊的,反而有時更好玩點。每一塊卡板經歷的都不一樣,以致顏色和紋理都不同,那種破破爛爛,其實很美麗。「我常對學生說,木很易用,你用膠水、螺絲、釘,甚至蠻力一篏都可以。」卡板作品若陳設在室外,受日曬雨淋後亦會變化,「一塊木頭脫離了樹之後,它的生命仍在繼續,不像買回來的人造的材料硬繃繃。」

卡板作品若陳設在室外,受日曬雨淋後亦會變化。他認為一塊木頭脫離樹後,生命仍在繼續,不像買回來的人造的材料硬繃繃。

卡板作品若陳設在室外,受日曬雨淋後亦會變化。他認為一塊木頭脫離樹後,生命仍在繼續,不像買回來的人造的材料硬繃繃。

 

香港的親切

王天仁笑言木板的靈活組合,其實很有香港味,「用鮑魚煮公仔麵又得,五香肉丁又得。」他把大塊卡板搬回工作室,空間馬上顯得窄小,轉身都要很小心,「是在香港做藝術才會面對這麼多限制,要以堆砌組合去創作。但我享受這種解決問題的過程。」

他把大塊卡板搬回工作室,空間馬上顯得窄小,轉身要很小心。他表示這是在香港做藝術的限制,但他享受解決問題的過程。

他把大塊卡板搬回工作室,空間馬上顯得窄小,轉身要很小心。他表示這是在香港做藝術的限制,但他享受解決問題的過程。

王天仁成長在八十年代,小時看很多卡通片,印象深刻的都是卡通動物的表情。潛移默化,明明木無表情的卡板,他看著便想到卡通動物。於是他的作品都是奇趣的動物型態,有民間藝術的親切可愛,而其中他又想保留卡板的味道和質感。

幾塊木板拼在一起,加上幾筆,就變成小巧有趣的工具。

幾塊木板拼在一起,加上幾筆,就變成小巧有趣的工具。

卡版拆拆拼拼,成了公園式的長椅。

卡版拆拆拼拼,成了公園式的長椅。

 

無用之用

藝術家常被問到「作品想表達什麼?」王天仁則覺得,視覺藝術不是 IQ 題、思考題,不一定要有答案。他的作品因「環保價值」而備受重視,但王天仁說,創作時其實沒有一直想著「環保」這訊息。「訊息要靠每個人的幻想和觀察去找,你看看我的榫卯,可以想到我要什麼效果。從視覺直接經驗出發再想,思考這個人為什麼喜歡做動物,然後你會自己建構一個故事去理解。」

他的作品因「環保價值」而備受重視,但王天仁說,創作時其實沒有一直想著「環保」這訊息。

他的作品因「環保價值」而備受重視,但王天仁說,創作時其實沒有一直想著「環保」這訊息。

對於藝術家來說,「環保」是個太直接的訊息了。王天仁說,自己關心的其實是「有用/無用」的觀念。「廢物利用,還是一種用。」王天仁覺得,「我們的社會太易判斷一樣東西有無用,標準太單一。你覺得沒用的卡板,我則看到它既『實淨』,木紋又美,用它來創作,成為美麗的東西,就是『有用』。」他教的學生也說,用廢棄的卡板創作,將無用的東西變成有用,比買新的回來更有意義。

他認為社會太易判斷東西「有無用」,標準單一。他眼中的卡板既「實淨」,木紋又美,用它來創作,成為美麗的東西,就是「有用」。

他認為社會太易判斷東西「有無用」,標準單一。他眼中的卡板既「實淨」,木紋又美,用它來創作,成為美麗的東西,就是「有用」。

他教的學生說,用廢棄的卡板創作,將無用的東西變成有用,比買新的回來更有意義。

他教的學生說,用廢棄的卡板創作,將無用的東西變成有用,比買新的回來更有意義。

社會上有種負面標籤叫「廢青」;藝術常常因為無實際效益而受質疑;最近連社會運動遊行示威都被認為是「無用」。虛無與實利,是一直漂浮在香港上空的陰雲。

《莊子》裡說過有一棵樹叫「樗」,主榦木瘤盤結,小枝捲曲凹凸,完全不能用,連木匠經過都不看一眼;而莊子說樗樹因為無用而不被砍伐,大家在樹下嬉遊休憩,就是無用之用。創造藝術,沒有實際的效益,但藝術是觀照的變化,改變你看世界和自身的方法,這就是「無用之用」。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九集將於5月20日(星期三)晚上7時,在港台電視31及無線電視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