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教育對談室】與洪海對話:在虎度門外的十年功

2016/9/3 — 10:26

前言

早在廿世紀初,西方劇場開始借鑒東方劇場的演員訓練及表演形式,而當中影響之深遠,不能不提中國戲曲。戲曲的演員訓練及表演形式,集中在演員身上,「唱、唸、做、打」的訓練,要求演員具備全方位的表演能力。其中「做」、「打」的虛擬表演程式,尤其突顯出戲曲中真實與想像之間的藝術要求。今次《藝術教育對談室》請來洪海老師,他會指導由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畢業的青年演員,如何由基本功開始,展現戲曲藝術中的虛擬性及程式性。

戲曲基本身段之腰腿功

廣告

「十字腿」及「旁腿」

我們練習踢「十字腿」及「旁腿」。踢「十字腿」的要求是一定要收胯,往上踢時往兩邊的魂精(太陽穴)踢,腿下來時要快,提氣收胯,落腳時不要放鬆,胯也不要變,不能隨著腳搖晃。踢腿時要快、脆、爽,爆發力要強,即上即落,讓人看到你的腿是往自己魂精(太陽穴)打的。

廣告

「片腿」及「蓋腿」

接下來我們練習踢「片腿」及「蓋腿」。「片腿」是在中間起腿,在旁邊落下,角度一定要打開,落時勾腳收胯提氣。「蓋腿」的要領跟「片腿」一樣,不過是反轉做,在旁邊起腿,在中間落下,角度一定要提起,要踢到手心。兩者都要求打開胯,落腳時收胯要快。

平轉

接下來我們練習平轉。平轉常見於舞台,表現到演員的平衡能力。通常它用於什麼地方呢?是演員要亮相,是一大段鑼鼓要收及紮架之前的過程,是強調一個過程。我們翻身一定要快,腰要擺好,爆發力要強。注意頭、腰、腳這三點,你就會拿掐到平衡。否則,頭轉得比腰慢,就會站不穩。另外,平轉是舞蹈性比較強的動作,所以要前腳掌落地,帶動腰去轉,頭部是一個指標。

「順風旗」亮相

二、二、三、四!好,在「順風旗」亮相中我們的手不能伸得太直、不能起角,起棱角是不美的,中國的美學觀點是以圓為美。另外,千萬不要正面面對觀眾,一定要側身,這在戲曲中叫「子午相」。亮相時,一定要眼跟手,啪!要清脆。

戲曲中的虛擬性

跑圓場

接下來我們練習圓場功。圓場是表現粵劇舞台上虛擬性的一部分。何謂虛擬性呢?角色在舞台上走一圈,咫尺代表千里,即行走了很多里數。除徒手跑圓場外,我們更可以用馬鞭跑圓場。馬鞭跑圓場是舞台上虛擬性的體現,代表我們騎著馬行進,在舞台上轉一圈就是咫尺千里,代表我們騎馬奔馳到好遠的地方。跑圓場的要求,第一是勾腳,步伐要細、要密,膝蓋要微曲,馬鞭要提起。最後,我們加一個倒手翻身落一字馬,代表馬經過長時間的馳騁後有一個小小的跌盪掙扎,遇到不好的環境而馬失前蹄。行圓場一定要行得快,不要跳,腰要擺正,不要擰。

戲曲中的程式性

耍槍花

槍花是舞台上程式性的體現。何謂程式性呢?在特定的場景裡做一些特定的事,就是程式性。何時耍槍花呢?通常是你與一群人開打,打勝了之後,你追趕對方,就會以槍花展現。槍花有兩個作用:第一,讓後面趕場的演員緩氣﹔第二,通常耍槍花的人是主角。主角玩弄槍是代表什麼?代表你的能力有多高、武功有多強。槍在你手裡輕如無物,又如玩物一樣。「宣」槍時,槍要打開,因為自己身上穿了很多東西。槍是要平的,距離自己的身體要遠些,頭部帶動槍的走向,翻身時拿掐到平衡才轉,耍到中間時才拋槍。

示範片段《扈家莊》

片段中的《扈家莊》,是角色扈三娘在舞台上的表演片段,她做了一個「下場花」。這「下場花」充分體現了戲曲的虛擬性及程式性。何謂其虛擬性呢?譬如扈三娘耍槍、做一些身段動作如踢腿轉身,其實她是在馬上做的,但她並不需要騎在一隻馬上出來。何謂其程式性呢?扈三娘耍一支槍時,就代表她在顯示自己武功,當她打敗敵人後,在觀眾面前露一把她的功力,這在戲曲中就叫「小技術」。「小技術」就是我們的程式及虛擬性,包裝了我們的舞台表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