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教育對談室】與潘惠森對話:戲劇文本與創意寫作的「教與學」

2016/9/22 — 10:35

前言

大家好,我是Indy李俊亮,是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中心的統籌,今次藝術教育對談室邀請了香港著名編劇潘惠森先生(潘Sir),亦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駐院編劇及戲劇文本創作課程組長,和我們分享他對劇本創作和創意寫作的心得,怎樣由了解生活、觀察生活和學習聆聽,從而去創作一些有趣的人物和故事,潘Sir對創意有獨特的看法,不如我們聽聽潘Sir怎樣說。

創意寫作Do & Don’t

廣告

我認為無論是寫劇本或是寫文章,最重要是從內心出發,最真實的感情,最貼身的經驗,這就成功了60%或以上,即是起碼能合格。我最怕見到同學做的習作太天馬行空,其實創作就是要天馬行空,但我不喜歡的「天馬行空」就是感情很虛弱,不是他們最有感受的東西。其實不困難的,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些很貼身的、深刻的感受,我們只要抓住那感受出發去寫劇本,從人物出發,當中說的是什麼人?發生什麼事?我們強調的是「事件」,發生什麼事,然後有了概念,再慢慢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的故事,這個過程其實一點都不困難,我們其實都喜歡講故事,又或者是我們每個人都起碼有一故事,你只需要將你的故事寫出來,這肯定是一個好的作品,是你的故事。技術上或技巧上可以慢慢學習,但作為一個入門學習,無需太過介意技巧,最重要是表達到你想表達的東西,透過故事、人物將你想說的東西表達出來。

創意 = 天馬行空?

廣告

不如我說一說我不喜歡的所謂「天馬行空」的例子作一個比較,我曾經看過一些年輕人寫的劇本,他們很有想像力,但可惜他們運用得不適當,我舉一個很經典的故事橋段,故事說有個賊,他走去富有人的家偷東西,富有人家裡有個富家女兒,這故事本身沒問題,問題出在那個富家女愛上賊,然後兩人離家出走,後來發現賊患了絕症,整個故事好像凌空了,開頭是沒有問題,一個賊偷東西很正常,當然是去找富有人家偷,有個女兒也很正常,但女兒愛上賊,然後兩個人離家出走私奔,再患上絕症,我不知道他們平日看什麼,但這個故事有什麼意思呢?當然未必是沒有的,一定有些意思,但那是否真是你最想說的呢?感覺就好像和生活架空了,像通俗劇般,通俗劇好像很貶義,其實通俗劇在學術上來說都未必是貶義,但我們不扯到這麼遠,我覺得應該實在些,要落地站在地上,看回自己的生活,我們需要想像,但想像不是要凌駕生活,無論去到多遠,始終都是要回到貼身的生活,而不是飛上去。

創作就是要破格

我認為每次做一個創作,每個人包括我自己都希望用一個新的講故事方式,大家常說的就是「起承轉合」,但如果每個人都「起承轉合」,就像用同一個程式創作。很多時我們都要反叛,例如可否不是這樣呢?有什麼方法是非一般呢?創作是說一些自己的、很獨特的形式或風格,這的確是要不斷嘗試和探索。

如果你不喜歡傳統的「起承轉合」,可以「合承轉起」,就是要嘗試,當然難度會高一點,我常鼓勵大家要試自己最感興趣的方法,不一定是「一二三四五」,可以「五四三二一」,又或者像洗牌、重組,很多時都是一種組合和組織,在講故事的過程中我們不停去組織,好像洗牌般掉來掉去,這亦是一個好玩的地方,而不是永遠只得一個程式,像數學程式的不變結果,創作不是這回事,大家都找一個程式去講故事,即使是同一個故事說出來都有很多方式,而每一個都會有自己的內容。

潘Sir秘笈:聆聽生活的質感

另一方面,我鼓勵大家多「聽」,聽別人說話,舞台劇、戲劇說的是生活,戲劇源於生活,其中最重要的是語言,我經常看劇本或演出時,總覺得當中的語言不是我們日常的語言,即是我現在對著鏡頭說話,肯定和我平日出街說話很不同。

但舞台上總有些人好像是對著鏡頭說話,走上街上在日常生活中,人們是怎樣說話的呢?怎樣才會有生活的質感?我想是要靠聽回來,不需要上堂的,課堂就在街上,注意街上的人所說的東西,不同人在街市裡的說話很不同,賣豬肉和賣菜的很不同,賣水果和賣藥的又很不同,他們各自有他們說話的方式、語言和節奏。為不同的人物找一個語言,每個人物都有屬於他們的節奏,當你找到的時候,整套戲就會很精彩,因為戲中的人物很有色彩。為劇中的每一個人物找到語言的質感,那一定會是一個很有神彩的作品,所以是要聽,留心聽別人的說話、怎樣說話,順便「執返多少」,意思是說,聽人說話有很多故事是很有趣,你要細心聽一下,不要常常只想自己,聽人說話有很多故事和題材。

我經常說我們做創作是「好抵」,因為生活中的事物都存在,街上的人、故事等的素材都已存在,這些事物你不利用就會消失,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選取,將那些我們有感受的、有獨特看法的東西像砌積木般,成為一件新的東西。

潘Sir秘笈:創作與孤獨之間

我認為舞台創作、寫劇本時是孤獨的,我們好像不敢去寫孤獨的東西,但其實孤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你要真真正正感受一下孤獨是什麼,當你寫劇本時你面對的是你自己,現在很少人會用稿紙,當大家打開電腦對著螢光幕,然後開始寫你第一個字,這個過程是非常孤獨,但這是需要的,我覺得任何一個創作開始時都是孤獨,孤獨會令我們會真正面對自己,我到底想說些什麼、思考什麼?你更加需要明白你自己,這是其一;開始是孤獨,但當你完成創作到將作品呈現舞台時,這就是另一個過程,這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個集體創造,在這過程你會接觸到不同的人、演員、導演和各種設計師,他們都各自在創作,幫助你去完成這作品,這是一個很有滿足感的分享,所以由孤獨去到分享這個過程,就像攀山越嶺,很刺激、很好玩,我希望大家盡量有機會就去嘗試,這是不用錢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