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教育對談室】與陳仲騏對話:帷幕之後

2016/8/27 — 10:21

前言

為了今次的《藝術教育對談室》,我特意穿了全黑的裝束,帶大家去到後台。今次就由舞台及製作藝術學院製作科藝設計系的高級講師陳仲騏,帶我們到劇院後台,看一些特別的舞台裝置,如何製造舞台效果。

李:李俊亮;陳:陳仲騏

廣告

李:Ken,不如介紹一下你在香港演藝學院的工作或者你的職位?

陳:好,我的職位是高級講師,負責技術指導。我最主要的責任是訓練學生成為舞台上的技術指導員。至於「Technical Director」(TD)技術指導,是負責舞台所有技術統籌,包括燈光、音響這兩個常見項目。當然還有另一些你們見不到的舞台特技、特別效果,甚至樂池(orchestra pit)的安排,都屬於我們的管理範圍。

廣告

李:即是說,第一,你們的工作是統籌,不同設計師要求的舞台效果,你們作出統籌。第二,你們要想想有什麼裝置或主意,可以滿足大家的要求,做出效果。

陳:無錯。在製作的早期,設計師交出了佈景設計圖,我們如何將它演繹成真實品。我們要告訴設計師哪裡大了、小了,或者有些是不可能做到的。同時,還有燈光設計師、音響設計師,大家都想在一些地方掛到器材,而我們作為技術指導,就要指出什麼不可以做,像是交通上的安排與統籌,把不同設計師的要求放到舞台上盡情發揮。

李: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效果是你們需要做的?例如特別的機關及裝置。

陳:有!所有機關,通常都是我們負責。例如我們現在做的演藝學院三十周年《馴悍記》演出,裡面就有一個跌布效果。跌布效果在舞台上,尤其在香港,是頗普遍的。

李:(《馴悍記》) 那塊布很大,因為是在演藝學院最大的劇院歌劇院裡演出的,你想像到是半個足球場般大。

陳:無錯。於是我們將這效果搬上台時,我們在技術角度上也會有綵排,因為演員要綵排,技術也是要綵排的。因為今次的跌布效果不是簡單的一幅過跌下來,而是有角度的跌,跌之餘還要拖去舞台一邊。

李:即要「駛」走那塊布,因為之後戲要上演了。

陳:無錯。

李:Ken,現在我們手上有一個特別的裝置,是用來做剛才你提到的「Kabuki Drop」跌布效果。它的結構頗有趣,因為角鐵架很「本土」的,以前我們家用它來放東西。

陳:無錯!它是非常有香港本土色彩。要做跌布其實有很多方法,這是其中一個我們應用的方法。首先,我們用角鐵。角鐵的好處是,它有很多開口,而我們在布上打了洞,就可以利用角鐵上的洞來調整釘的位置和距離。第二,我們加入了另一個也很有本土色彩的裝置 - 電磁鐵。你看,它是通電後才貼在一起的。它的本土色彩在於很多大廈的大門都是用這裝置。

李:現在很流行,「嘟嘟」,每道門都是這樣「啪」一聲打開的。

陳:再然後,你就見到這兩個鈎。在現場,我們會將它掛在劇場的吊桿上。於是當通電時,電磁鐵貼住,而布掛在這兒,當DSM(執行舞台監督)發出指示(cue)時,我們一按掣,這個就跌下去,布也會跌下去。

李:打開看,這門鉸也很有本土色彩。

陳:無錯,整個製造過程都是由我們學生一手包辦的。我們跟其他部門不同的是,燈光部、音響部他們的器材可以在目錄中買到﹔相反,我們要用的東西很多時候在現實中並不存在。我們常常要靠我們看見的身邊的事物,將它們組合起來。

李:OK,這是很好的例子。在歌劇院,台面範圍很闊,那即是有很多組這樣的裝置了?

陳:無錯,我們製造了十二組,將它們掛在同一條桿上平均分佈,再用電線「手牽手」的連起它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