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求生記

2017/3/22 — 11:05

烏克蘭飽受戰火蹂躪,人民生活艱難,雙簧管樂手安德烈要靠兼職修車維生。

烏克蘭飽受戰火蹂躪,人民生活艱難,雙簧管樂手安德烈要靠兼職修車維生。

【文:清風;圖:香港電台】

記得《少林足球》中,夢想成為偉大作曲家的醬爆嗎?電影用幽默的方式將其藝術夢演釋出來,而在現實的藝術世界裡,高手在民間的例子亦比比皆是。酒店清潔員是歌劇演唱家,汽車維修員是雙簧管樂手,倒垃圾工人是風琴手,醫生可以是大提琴家……知道他們的背景後,相信很多人都會驚嘆「好犀利!」但現實是,他們的藝術造詣雖達到專業水平,卻因為「搞藝術搵唔到食」而要靠其他工作維持生計。

瑪蓮娜經過兩年多的努力,終於獲得一個小角色,她希望有一天可靠唱歌養活自己。

瑪蓮娜經過兩年多的努力,終於獲得一個小角色,她希望有一天可靠唱歌養活自己。

廣告

瑪蓮娜.帕莎莉杜熱愛演唱,自七歲起在家鄉希臘一個兒童合唱團唱歌,十四歲開始有獨唱演出,兩年多前完成聲樂訓練後,在丈夫的支持下隻身到德國尋夢,希望能成為歌劇演唱家。她向名師學藝、找伴奏練歌、四出參與試鏡,希望能被藝術經理人公司選中,但以上的每一個項目都要花錢。為實現夢想,她在德國一家酒店當清潔員,每星期工作四十小時,她形容最初返工,猶如新入伍士兵面對地獄式的訓練,幸好她對音樂的熱情爆燈,每次唱歌都令她心情大好,足以將她由地獄拉回人間。為了追夢,她與丈夫分隔異地,做著辛苦又厭惡的工作,終於在試鏡中得到一個小角色,她把心一橫辭職,全程投入音樂世界中,希望終有一天能靠演唱養活自己。

廣告

瑪蓮娜隻身到德國尋夢,為維持生計要在酒店當清潔工。

瑪蓮娜隻身到德國尋夢,為維持生計要在酒店當清潔工。

 

安德烈認為將汽車零件組合起來,就如樂團合奏歌曲般優美。

安德烈認為將汽車零件組合起來,就如樂團合奏歌曲般優美。

烏克蘭人安德烈.古烈斯高面對生活的艱難,索性將交響樂帶入車房。從小已跟音樂結下不解緣的他,現在是基輔國家管弦樂團的雙簧管樂手,但自從烏克蘭東部爆發戰爭後,人民的生活更為艱難,不少音樂家以教樂器或做兼職維持生計。安德烈將對音樂的熱情,投放在修車的兼職上,他形容將所有汽車零件組合起來,就像一首詩、一首歌。他是家庭的支柱,日做16小時,一雙巧手時而在佈滿機油的車房中游走,時而在管弦樂團為雙簧管磨好吹口,每日穿梭於樂團與車房間,早出晚歸陪家人的時間非常少。安德烈說國家受戰火蹂躪,除了要乘受高漲的物價外,不少音樂家更被召入伍,但他堅持留在這裡,最大的希望是沒有戰爭,兩個女兒可以生活無憂,享受音樂。

以色列只得幾部風琴,羅曼全都彈過,風琴的聲音總讓他露出滿足的笑容。

以色列只得幾部風琴,羅曼全都彈過,風琴的聲音總讓他露出滿足的笑容。

風琴手羅曼.卡斯諾夫斯基非常注重雙手,但偏偏為了生計當上倒垃圾的工人,經常因工受傷。羅曼原是在蘇聯生活的猶太人,1990年蘇聯解體後,他到了以色列,可惜風琴手在此並無市場,一門手藝難以養活自己。以色列全國只得幾部風琴,羅曼全部都彈過,亦曾經到倫敦、巴黎、紐約等地演出,雖然在這裡無法靠彈琴賺錢,但他每天放工都會練琴,除了避免琴技生疏,亦因為音樂能紓解他對生活的不滿。一次工作拍擋拾獲一枝長笛轉贈予他,他的兒子迪馬因而學懂吹笛,兩人不時一同演奏。迪馬繼承了父親的衣砵,希望將來可以搬到紐約居住,成為職業笛手,加入最大型的管弦樂團。

有時收垃圾會發現一些被丟棄的樂器,羅曼的兒子亦因拍擋轉贈的長笛,踏上音樂家之路。

有時收垃圾會發現一些被丟棄的樂器,羅曼的兒子亦因拍擋轉贈的長笛,踏上音樂家之路。

烏利希在藝術家及醫生之間,選了後者為職業,但從未放棄追求音樂。

烏利希在藝術家及醫生之間,選了後者為職業,但從未放棄追求音樂。

四人之中最幸運的是德國人烏利希.克拉克,他本來有機會成為職業低音大提琴手,但在修讀醫科的最後階段,發覺心臟科非常適合自己,決定成為內科醫生。不用依靠音樂維生,但烏利希生命中也不能缺少音樂,他認為音樂可以助他抒發情緒、洗滌心靈。他加入世界醫生交響樂團,與其他醫生樂手合演難度甚高的舒曼交響曲,演出時的緊張和興奮令他猶如置身天堂,雖然之後回歸平常生活,但每次滿意的演出,足以讓他「叉電」,可再次投入治療病人的工作中。

烏利希加入世界醫生交響樂團,工餘時間會參與演出。

烏利希加入世界醫生交響樂團,工餘時間會參與演出。

四個追尋藝術夢的故事,雖然經歷、際遇不一樣,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心中一團火從來沒有熄滅。「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呀?」這句來自《少林足球》的經典對白,願大家共勉之。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世情2》逢星期四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