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博對話】藝術熱潮的偽記憶

2015/5/4 — 17:47

現在回憶起來,今年三月中的 Art Basel 我只留下一個印象──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市場,只不過買賣的是藝術品,同時又有一班人各自追捧着一種自命高尚的潮流。既然是市場,談錢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在一個藝術大擂台,百家爭豔,賣出作品就是王道。這一點我們都明白。然而,當我們不是買家的身分,幾多人事物你會牢牢留意着?我們年年都嚷着要去藝術展觀摩。現在 Art Basel 已經過去了,熱潮過後,我們還剩下什麼?

一場藝術風暴吹過,我們或許只剩下一層薄薄的記憶。相對於藝術作品本身,這場風暴更吸引人探討的,反而是你怎樣在一個根本可以與你無關的藝術市場裏,經驗一次印象深刻的藝術快感。配合藝術熱潮,導賞服務往往成為讓一般人看藝術的入口,令活動由與自己無關變得有份兒參與其中。

參與有關導賞工作多年,我亦相信推廣藝術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對面介紹作品。正如 Art Basel 中的導賞服務,確實是一次觀賞這場藝術大比拼的最佳觀戰活動。本地藝術團體 Para Site 自 Hong Kong Art Fair 時期已為大眾提供導賞服務,介紹欣賞當代藝術的方法。歷年反應相當熱烈,亦惠及不少香港唸藝術的學生。據他們稱,原來巴塞爾藝術展只有香港站才有公眾導賞。

廣告

追索公眾導賞的源起,實不可考。有言早在五十年代前便興起。早期的導賞其實是生態遊,在林間介紹草木鳥獸。目的和今天一樣同是為了教育用途,以最直接和獵奇方式灌輸知識。後來有人學者開始鑽研理解、溝通和表達事物的方法,繼而推展至當代藝術教育,讓一眾藝術愛好者和初哥以互動方式體驗藝術世界。自此,導賞被用作推廣藝術的工具之一,亦成為一種趨勢,甚至可以發展成為一種辦藝術展覽必須附帶的責任。有藝術活動舉行,總有機會享受導賞服務。至今很多人愈來愈重視導賞,特別是能夠即時交流的導賞,交談期間更有可能創造出更多想像、更深入的了解,以及找到與你我生活的聯繫。作品對你的意義便出來了。

廣告

因此,導賞服務之所以重要,其實在於它是一個親身體驗的機會。體驗產生樂趣,樂趣產生深刻的記憶。記憶便成為再來 Art Basel 的動力,亦為 Art Basel 建立了良好品牌。故此,當問及你對今年 Art Basel 的印象有幾多,同時實反映出你在 Art Basel 中的經歷有多有趣。從活動策劃上,Art Basel 成功了。導賞服務成為了一種創造感覺的工具。看似正在推廣藝術,深處則正在建立平易近人的品牌。拓展觀眾群同時,亦似乎是在確保觀眾入場數字。除此以外,你還會看到專題講座,電影分享等節目。它製造了節目豐富的氛圍,同時營造出觀眾愉快遊歷的感覺,為觀眾們產生偽記憶。其實這個策略沒有好或不好。基本上籌辦所有藝術活動都會以偽記憶作前設,植入各種感覺。只不過是當觀眾的我們,在參加活動的前後,有否意識到製作單位的目的。而人的記憶很有趣。我們偏向記得活動的主題和感覺,卻往往忘記內容的細節。回想 Art Basel 的記憶,其實你知道自己在看什麼嗎?說到底,你所記得的會否只不過是一種感覺?

編按:2015 年 3 月,藝術大爆炸。大型藝博會和一串連周邊展覽、活動,日程豐富的三十日轉眼過去,關於藝術的討論就如此冷卻下來,甚至中止了嗎?如果我們相信,藝術文化源自生活,生活未尚中斷,藝文討論又怎會隨著藝博會落幕而結束?《立場新聞》文化藝術版特邀八名「臥底」,潛入各大藝術大爆炸活動,發掘有趣的討論,整合成【藝博對話】系列文章,引發各種後續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