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界的「文化短樁」?— M+全購藝團「張英海重工業」作品揭示機博物館機制隱性問題

2018/9/3 — 19:30

張英海重工業最近一次購藏更新的包裝。
(圖片來源:M+ 網頁)

張英海重工業最近一次購藏更新的包裝。
(圖片來源:M+ 網頁)

【文:市民】

香港西九文化區的視覺文化博物館M+,近日正式宣佈將首爾的數碼藝術二人組張英海重工業(YOUNG-HAE CHANG HEAVY INDUSTRIES)的全部作品納入其館藏。張英海重工業日後推出的新作和在國際上展出的項目,都將由M+擁有,這一購藏手法實屬全球首見。

消息一出,隨即惹起全城哄動。M+聲稱無意壟斷藝術家,無意變成藝術家的代理人,無意干預藝術家自主性,但收藏在世藝術家全數作品的措舉實在是疑點重重,因這代表著一個實實在在的「包底」概念 : M +獲得他們所有作品意味著它們將永久得到保護,M +策展人和保護人員將永遠投入資源,保存、研究和解讀他們的作品--反過來說,此舉大大壟斷了M+的購藏資源和藏品空間,此處所指的不獨指物理上的空間或M+購藏藝術品的資金;即便全購藝團「張英海重工業」作品的價格並未如想像中的高昂,但真正值得我們深究的是:M+憑藉甚麼可以「有信心永遠投入資源,保存、研究和解讀」一批全然未知的作品?

廣告

2004年,張英海重工業於南韓首爾的羅丹畫廊 (Rodin Gallery) 舉行曾次個展《把門砸掉!》(Bust Down the Door!)。在展覽中,成員張英海與Mark Voge將九部網絡雪櫃置於畫廊入口。張英海重工業為網絡藝術組合,素以互聯網作其藝術平台。二人利用這個平台的虛擬空間保存及展示其作品。因此,該展覽與二人的一貫網上實踐的方式背道而馳。 網絡藝術作品脫離原本的網絡空間,在藝術館裡展出。藝術家會否在未來選擇改用現成物的方式展示作品,尚為未知之數 ;而在世藝術家的作品不斷增加, 換言之,M+必須永遠投入資源去保管、修復、展示、研究這些無法預計的「創作成果」:作品可以是數頭大象/一架飛機/一所房子/一億份文件......M+難道需在合約中訂明作品數量或尺吋上限?博物館對「未知」的資源不設上限的投放是無可預計的,何種因素軀使M+對「未知」作品投下不設上限的肯定?

M+為何購藏張英海重工業全部舊作新品?

廣告

M+ 流動影像策展人Ulanda Blair於訪問指「博物館每次購置作品入藏都是許下永遠的承諾,因為博物館與其館藏均是永久的;博物館亦要達到保管、修復、展示、研究及教育的作用。M+今次購藏互聯網藝術先鋒張英海重工業,是因為他們是現今開創先河的藝術家,並對視覺文化史貢獻良多。」

以上原因能否足以令M+將藝團全部作品納入其館藏,我們必須先檢示數碼藝術的特性和時代意義:互聯網藝術意味著面對科技革命性的躍進下,藝術已進入一個不可知的新階段。巨大的訊息流引發不可估量的新型藝術創作:藝術創作無論在形式或內容上的變化周期將全面加速,形式變得多樣而複雜,有一點基本上無可否定的是:從此會有海量的藝術家於數碼領域開拓無數藝術先河,藝術模式亦變得不可預測,而無論身為創作者或購藏者,在作品「成就論定」之前,其價值實在難以準確預測。而當局竟然在此時於數碼藝術這個瞬息萬變的範籌下,決定收藏單個團體未來的「全數藝術品」,同時無條件地肯定了一個團體未來的變化可能?當未來有更多數不清的藝術家走在更先鋒的先鋒,當局也要考慮每年定期購藏其他藝術家一輩子的全部舊作新品嗎?

在藝術界中,在世藝術家作品被商家全數「買斷」的情況雖不常見,卻並非新鮮事,當創作者同意接受作品完全被「買斷」時,儘管作品在未來因升值而獲得高額收益,該收入都將依合約不屬於原創作者,買方因而獲利,此舉作為商家估算藝術家和作品未來的升值潛力而作出趁低吸納的投資決定,情況可被理解,但同樣操作放在公共博物館M+,情況則折然不同,M+並非私營機構,其每項決策均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如此「買斷」作品既然不能、也不是為了賺取利潤,其必要性何在?為何M+要無條件承擔全購藝團「張英海重工業」作品於未來不可預知的風險?這上疑問正正解釋了何以過往全球公營博物館均沒有全購在世藝術家作品之先例--因為此舉並無情理可言!

筆者不是要求每一件藏品都必須經過公共討論,才令公帑花得物有所值,但M+是公共博物館;60億是香港納稅人的錢,M+ Collection 展覽是公共項目,M+正在拿納稅人的錢參與一場賭博,M+的收藏策略指出「不論古今的藏品,都和當時人們所關注的議題、當代文化研究的新趨勢有關」,館方如何能保証藝團「張英海重工業」未來的作品必然乎合種種收藏條件?我們永遠無法預測藝術家未來作品面貌,對創作者而言,作品在其在世時便受到博物館肯定,無論是無形的榮譽或有形的報酬皆是一大成就。但值得深思的是,藝團具備何種條件可以獲得此項非一般的殊榮?

另一方面,館方至今仍拒絕透露購藏涉及金額,在疑點重重的情況下,保密機制是否仍適用?這凸顯出博物館權力的無遠弗屆,M+又一次無視公眾知情權,也又一次體現了博物館無法無天的獨立運作機制。

M+如定位為當代博物館,正如M+於官方網頁所言,其收藏策略是「反映文化創作的最新發展」,M+購藏作品實有責任觀察著現今社會種種變化,然而,在購藏資源必然有限的定律下,這種「閉著眼睛買作品」的懶人先例一開,每年持續增添一件張英海重工業誕生的作品,M+就錯失添購一件追上時代作品的其他可能。M+於當下急於將未來館藏的面貌下了定案,其用意何在?博物館憑甚麼假定張英海重工業在未來的全數創作必然具收藏價值?可見這種透支未來館藏資源的做法並不恰當。

以上情況除了解釋博物館此舉有欠公允之餘,背後更反映當局收藏機制早已出現種種漏洞:早於2015年,西九文化管理局董事局公佈轄下委員會最新成員名單,其中瑞士收藏家 Uli Sigg ( M+ 曾花1.77 億元購入他大批藏品)獲邀加入臨時購藏委員會及博物館委員會,有學者指邀請藏家入購藏委員會的做法在國際間少見,藏家一方面會以個人名義購買作品,一方面又有權力干預博物館收藏,實涉利益衝突。如今又出現全購藝團作品的「世界首例」,這不禁讓人質疑:現存的架構是否有足夠權力監察收藏準則?立法會的監察制度又是否行之有效?民眾、監察機制的警覺性是否足夠?

除收藏機制的問題外,近月報章揭發西九管理局開壞先例,繞過 M+ 承建商支薪,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他先後兩次在財委會會議上,向西九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查詢新昌的財務狀况及工人支薪安排,當時柏志高否認繞過新昌直接向分判商支薪。譚文豪質疑柏志高誤導,甚至存心欺騙議員。西九管理局亦沒有向市民交代今次終止總承建商合約的具體原因及合約依據。 

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獨立附屬公司成立之前,項目前期工作由 M+ 博物館團隊負責。管理博物館的權責分工存在「你做開不如搞埋喇」的問題。

面對港鐵爆出工程醜聞,傳媒要求港鐵提供更多資訊,當時港鐵主席馬時亨以一句「我哋話你聽OK就得㗎喇」;今日西九、M+接連出現行政失當,有關官員的回應與惜日港鐵高層敷衍失責的態度是如出一轍的。回顧過往西九文化區和M+的「案底」可見, 內部運作透明度低、行政架構的重重圍牆中,官員互相包庇,行政狀況又未有如實向公眾反映。如何防止西九繼港鐵後,成為又一個不受管轄的「獨立王國」?

總而言之,M+這種「生養死葬」、「新舊包攬」的收購模式如在「全球首創」的榥子下任意妄為,後果是不堪設想的。而諷刺地,在訪談中,對於作品能被M+全數收藏,張英海重工業也不諱言表示:「我們真的是鴻運高照。」。此「世界首例」的風波很可能不是一般的收藏機制失誤,種種跡象顯示事件更可能涉及故意隱瞞、層層包庇、蓄意誤導的嚴重事故。港人不可能一如「順民」般可以全盤接受以「創舉」為名的收藏特例,對於西九及M+的「文化短樁」,被剪斷的不單是代表著博物館誠信的鋼筋,還有市民對M+的信任。

 

相關連結:
《文化者》:全球首創 M+全購首爾藝團「張英海重工業」作品【獨家回應】
M+故事:M+購藏張英海重工業全部舊作新品的來龍去脈 
西九文化區:收藏策略
商業電台報道(2018年7月16日):議員斥西九管理局繞過承建商支薪做法不當

作者自我簡介:一位關注文化去路的香港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