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的話語權力圈

2015/11/1 — 14:19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社交場合,初次見面的開場白少不了問「你做乜㗎」。「我做藝術家」這樣的回答,對於極大部分的香港藝術家來講都是難以開口的。如果不是擔心即時跌落Dead Air,可能大家都厭煩了隨之而來要作出的大量解釋。遇上不識相的人,還要追問多句,「咁你做乜搵食㗎」。倒不如一開始就講「搵食」的工作,免得到時尷尬。

我也有搵食的工作,就係設計服裝。長久以來,我漸漸發現 Fashion Industry 與 Art Industry 在結構上有驚人的相似性。所以今次想從 Fashion 這個詞彙來粗淺解釋一下 Art World 的相關結構。

我任職公司卡片上的英文職稱是 Fashion Designer,中文譯成服裝設計師。Fashion 正確的翻譯是時尚,與 Clothing(服裝)是有分別的。一件 Clothing 是我們每人日常必要的服裝,設計者就叫服裝設計師。而一件 Fashion Clothing 就叫時裝,設計者就叫 Fashion Designer(時裝設計師)。但是,並不是每個服裝設計師都是時裝設計師。我們知道只有老佛爺(Karl Lagerfeld)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那些才算得上 Fashion Designer。就像我們知道全世界只有巴黎米蘭紐約倫敦四個時尚王國才能生產 Fashion(時尚其中的一個必要特性就是有能力有財力推動與影響「流行」),其他任何城市都只能是跟隨者,而非創造者。

廣告

我們會認為東京也很時尚,日本的時裝設計師(例如三宅一生與川本耀司)也很有時尚創造力。但他倆並非在東京被世人看見的。他們也需要來到西方的時尚王國並獲得王國代理人的首肯,亦即得到時尚權威的准許(最常見的方式是被那幾個奢侈品龍頭大哥收購),才能晉身成時尚。

眾所周知,時尚其一重要的靈感來自藝術。大概是因為藝術被認為走得更前衛。但在經營現當代藝術這個品牌上,西方藝術界完全地繼承了奢侈品品牌(Branding)經營的方式與結構。以前歐美一些大資本集資從 Louis Vuitton、Coco Chanel 等不善大力經營品牌的繼承人手上收購其父輩的小商店,發揚光大並向全世界輸出。

廣告

源自歐美的現代國際大畫廊就進行著同行的 Branding 計劃。這次收購的不是設計師,是藝術家;經營與輸出的奢侈品是藝術品。就如時尚王國的權威代言人擁有定義 Fashion 的絕對權力,歐美那些聲望顯赫的公營藝術館與私營畫廊都擁有同樣定義藝術的絕對話語權(現當代的中國著名藝術家與中國藝術也是由西方藝術界帶動與篩選的;香港西九 M+ 博物館基本上變成了烏利・希克的私人藏品博物館)。他們心照不宣地合謀形成這個權力圈。被收購進圈內的藝術家就得以在藝術市場上流通,當這股話語權力佔據了所有藝術空間與所有媒體的版面時,就自然地把圈外的在野藝術家推向更邊緣的角落。

時裝,並非每個人都需要;服裝,卻是人人都必需的。所以,我們學習怎樣去區分什麼藝術是服裝,什麼藝術又是時裝。就如香港有很多的服裝設計師,設計著人人都必需的服裝,但這些服裝不太可能出現在《時尚》(Vogue)雜誌上。香港也有很多藝術家,創作著人人都必需的藝術,但也不太可能出現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