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聯覺」之下的日常體驗

2015/5/31 — 16:23

香港日記(Hongkong Diaries),Michael Elmgreen & Ingar Dragse, 2015, Ching 
Ho Yin攝,圖片由「Spring Workshop」提供。

香港日記(Hongkong Diaries),Michael Elmgreen & Ingar Dragse, 2015, Ching
Ho Yin攝,圖片由「Spring Workshop」提供。

還記得幾年前在廣州看過的白雙全個展「日(日)夜(夜)」[1],那時覺得藝術家在展覽空間中複製了一間自己工作室的嘗試將周而復始的日常,輾轉徘徊的創作過程連同最終的作品一併奉上,頓時拓寬了展覽的時空維度。Spring Workshop 此次的群展「日夜雙生」,同樣著眼於表現那些被喧囂忙碌沖刷殆盡的「日常時光」,請到九位元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參展藝術家,以他們各自熟悉的媒介和方式紀錄、敘述、描摹和呈現出了那些在獨處、思考和創作的歷程中捕獲到的「暫態體驗」。

正如喬瑟夫Ÿ博伊斯(Joseph Beuys)的作品「困境」(Plight)中那些環繞四壁的毛氈給人以壓抑、炙熱的切身體驗,韓國藝術家 Jewyo Rhii 的《冷卻系統》(Cooling system)[2]借由轉動中的風扇和溶化中的冰塊,一面瞬間激發出觀眾對炎炎夏日的感官記憶和共鳴,一面還原出當時藝術家工作室的種種;香港藝術家黃頌恩的《日出/日落》(Sunrise , Sunset,2011),以一卷卷在重力作用下緩緩展開的膠帶,組成一幅極簡主義的金色窗簾,細緻地刻畫出展場每天的光影變化,讓人不禁想起在不同時刻以同一視角描繪教堂微妙差異的克勞德Ÿ莫内(Claude Monet);加拿大藝術家 Moyra Darvey 的《地鐵書寫者》(Subway writers,2011)沿用了慣常的「郵件藝術」套路:通過一系列紐約地鐵上正在書寫的「通勤者」們的照片,記述下這個城市日復一日的脈搏。丹麥藝術家 Michael Elmgreen 和挪威藝術家 Ingar Dragse 此次特別為展覽在香港實施的計畫「香港日記」(HongKong Diaries),則讓五位香港本地日記作者在展覽的六周內書寫下他們的點滴(此項目之前已分別於 2003 年和 2013 年在伊斯坦布爾和巴黎進行):某晚在酒吧的片刻,某天感覺到天氣的潮濕,某日聽到一首王菲的《開到荼靡》⋯⋯在這裡,藝術家跟觀眾分享的瞬間是如此真實可感又詩意盎然。

黃頌恩 (Magdalen Wong),日出,日落 (Sunrise, Sunset),金屬膠帶,2011。
Kitman Lee攝,圖片由「Spring Workshop」提供。

黃頌恩 (Magdalen Wong),日出,日落 (Sunrise, Sunset),金屬膠帶,2011。
Kitman Lee攝,圖片由「Spring Workshop」提供。

廣告

在這個工業大廈的單位裡,展覽試圖從「日常」和「平凡」中提煉出一份獨特的「儀式感」:藝術作品與建築空間融為一體,沉浸其中的觀者從被動抽離的「觀察者」逐漸轉化成了身臨其境的「親歷者」。如果說卡羅爾·斯蒂恩(Carol Steen)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曾在繪畫中出色地實現過「藝術聯覺」(Synesthesia in art),那麼「日夜雙生」可說是完成了這一理念的一次策展實驗:通過跨媒介作品的並置,在這個「懸置」的場域內,不論是時間的軌跡還是感官的體驗,都仿佛被無限地放大和放慢,展覽以此帶給普羅觀眾一番前所未有的「沉浸式體驗」,也只有在這個靜止的、孤立的時光裡,觀者才得以從這些循環往復的日常中品悟、思索和冥想它們的超凡之處。

廣告

--

註:

[1] 廣州市維他命藝術空間,白雙全「日(日)夜(夜)」個展,2009年1月17日至3月31日。

[2] 這件作品共分為三個部分:1.Cooling System 2010-2013,2.Cooling System 2010,3.Monument of typewriter with undercover words,2010-2011;這些作品是Night Studio系列(2008-2013)的一部分,衍生於週期性開放的工作室時段,曾送至整個歷程仍然在進行中的法蘭克福和燕豪芬,後返回首爾。

--

展覽資料

「日夜雙生」Days push off into the nights

Spring Workshop

2015年2月28日-2015年4月26日

 

(原文刊於《藝術世界》 4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