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睇唔明先好買

2018/3/26 — 14:39

剪刀收藏品海報

剪刀收藏品海報

【文:TIN】

我是一個喜歡收藏的人,以前我專門收藏剪刀,常常去各個城市的跳蚤市場,拍賣網站一頁一頁地看,一把一把剪刀買回來,滿足了又重新為慾望找對象,重覆又重覆。大概七年前,那時候我二十二歲,以為自己懂得收藏,在荷蘭一間小藝術中心辦過展覽,在藏品中挑了一百把剪刀展出。今天看那時候那些剪刀還是覺得不錯的,它們還在,但我不再沉迷於四處尋找,都那麼多年了,大都見過了。我發覺當我愈來愈理解它,我對它的興趣愈來愈少。你可能會以為收藏家是因為很理解某東西所以收藏它,我的經驗是相反的,是因為不理解又很想更理解所以要把樣本找回來摸一摸,放著一年半載看清楚,跟其他樣本比較,發現。我想,藝術收藏基本也是這樣。

剪刀這東西十分古老,不同的文化都使用它,它有各種用途,使它有極多造型變化。收藏剪刀十分有趣,有點像Darwin研究各種鳥的咀。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年代和地方過著不同的生活用過不同的剪刀,我把它們收集起來得到了種種生活的一點證據,認識到這些生活的一小部分,收藏其他東西又收集到另一些証據,所以收藏算是一種人類學練習吧。我可以得到證據,但不能説得到他們的生活。藝術收藏得到的是藝術品,説得到了藝術就十分奇怪,我認為這是因為藝術品是藝術的證據。打個比喻,我覺得那些AbEx畫家畫一張畫的時後好像在下圍棋,下一筆如下一子,一筆一子影響著佈局,影響著下一筆下一子,完成的畫好像剩下來的一場打成平手的棋局。剩下來的棋局是棋手下了那一場棋的証據,看到棋局只能對那一場棋有一個印象,想再看清楚還得看棋譜,棋譜是更好的證據。我覺得看畫家畫畫比看畫有趣,更接近藝術,可惜好像畫家們都不喜歡觀眾,有觀眾的時候造不了好的創作,也不喜歡被看見不能完成的創作。

廣告

當有人問到什麼是藝術,我多數回答:「藝術是透過美學尋找某種真相的實驗。媒介和內容是實驗對象。照片的細節、畫筆和鑿的痕跡都是實驗的數據,記錄了藝術家的思想、選擇和機遇。”」舉個例子,我很喜歡Gerhard Richter那些模糊的畫,它們像對焦不準的照片,我覺得有很強的像是記憶般的感覺,東西畫不清楚卻向我澄現了另一種真相,不,應該說Gerhard Richter向自己呈現了一種真相,我認為視覺藝術指的是首先是藝術家本身的視覺。我心目中理想的藝術家創作的時候沒有「必要把藝術品完成」這個想法。説是實驗其實就是去做點什麼看看結果怎樣,是有未知而不能控制的,那麼每次創作的設定都必須留有機會造出不可能完成的作品。我想Gerhard Richter也畫過一埋不能完成的畫,達到了某種成果,開始看到某種真相後,為了重複印證和深化這個方法和真相就再一張一張畫。但當捉住了真相,覺得太清楚時就會開始對它不感興趣,要再做別的實驗開拓別的所謂風格,情況有點像我對剪刀不感興趣後又收藏別的東西。

Gerhard Richter 畫作,攝於 Chicago Art institute

Gerhard Richter 畫作,攝於 Chicago Art institute

廣告

我了解的藝術和真相是有直接關係的,因為我深切關注自身存在意義的真相,所以我了解的藝術是一種存在主義的探索行為。存在主義對於什麼是真相沒有客觀答案,所以我也認為由於人人尋找、關注和知道的真相不一樣,什麼是藝術也沒有客觀答案。真相可以是種種意識型態,對於某些時代和某些人,由於以為清楚真相,所以對於什麼是藝術也有絕對的答案。什麼是(好的)藝術和什麼是好的藝術品是不同的問題。好的藝術品不一定來自好的藝術,好的藝術只可能有主觀標準,但好的藝術品是有挺客觀的標準的,其中它美不美和實驗性強不強等都是參考。藝術不可能絕對地被理解,所以藝術品是很好的收藏品。把別人尋找真相的證據收藏起來,對於自己尋找真相應該是有幫助的。所以想知道在Art Basel 和 Art Central 應該買什麼藝術品,應該先好好想想自己的生命。

我的藏品中有數件藝術品,是朋友和前輩送的他們的小創作,我沒有主動去買過,因為十分貴!我依然是一個縱慾的人,現在跟不少男生一樣喜歡機械人玩具和砌Lego。玩具是為人帶來快樂的產品,我收藏玩具因為我不理解快樂。自小在各博物館看過大大小小古往今來的人像,它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全部都不合乎人體比列,理想化的體態都是誇張不自然的。我看機械人玩具是承接着造人像這個古老的藝術行為,加入了科技元素之後依然是人非人。我在媒體裏常常聽到科技帶來滅亡的説法,如對人功智能的恐懼,覺得自主的機械人會消滅人類。機械人玩具既是人理想化的形象,同時也是毀滅者的形象。進步與滅亡同體應該是十分現代的想法吧。砌Lego是一個集體雕塑練習。多變的積木為上萬計不精於工藝的人提供了共通的創作語言,自己在砌,也留意其他人砌什麼,這個體驗十分好。如果Lego公司是藝術家,Lego是一個藝術project來看是十分厲害的。

 

 

 

發表意見